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企业不能只有科学心而无悲悯心  

2008-03-17 07:1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革30年,中国公司正在自觉或不自觉地实现这两个转换:看重人脉关系的第一代企业家正在淡出舞台,那些以科学心专注客户和行业的新一代企业家正走上前台;损人利己的科学心日渐消退,由悲悯心支撑的科学心日益强势。

                                                                                                  王育琨/文

 我在博客“没有悲悯心支撑的科学心走不远”中指出:“未来的世界只有两种公司不会被淘汰,一种是具有悲悯心的公司,另一种是具有科学心的公司。而能够创立长青基业的公司,则必须是真正具有悲悯心的公司。当一个公司形成了一种由悲悯心滋生的意识时,这个公司也就成了一个不可分裂的整体,才会有无穷的竞争力”。

  这是我近一个时期以来,一直关注的问题。这个基本观点,在我对史玉柱与马云的对比研究中得到了印证。

  史玉柱备受争议的商业帝国或许正在转型?

  巨人商业帝国取得了巨大成功,却引发了持续的争议。核心问题是巨人的商业导向。大家看到,史玉柱怀揣50万元起步研发脑白金,没有成品就找一个相近的产品盒来以假乱真。等着市场有了反应,他心中有了底,再投入广告和渠道推广,再制造产品。先推广,后产品,延续了史创业时推广巨人汉卡和脑黄金的经验。正是这种先推广后产品的路子,引发了广泛的争议:难道没有核心技术只有推销策略,就是中国保健品的宿命?

  史玉柱的征途,取得的成功更大,激起的争议也更大。征途游戏中推崇的金钱至上价值观,以及对人们的金钱与权力欲望膨胀的刺激,都是争议的焦点。《南方周末》发表的“系统”一文,从一个玩家的角度,揭示了“征途”那些丰富多彩的金钱陷阱。从玩家的叙述看,征途这款游戏的成功,对于开发民智这个终极目标而言,有害无利。日、韩游戏产业的确很发达,但是他们两国游戏的目标市场却是中国。中国游戏如果一直迎合人性中低劣的成份,或是始终与金钱和权力绑在一起,势必将给游戏产业带来重重阴影。即将正式推出的《巨人》网游,延续了“征途”中的价值和逻辑,估计还是走不出阴影。

  两个月前,巨人宣布已获得运动休闲游戏《运动王国》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台湾、澳门的代理权。《运动王国》游戏的制作商是位于瑞士的“运动王国有限公司”,协议有效至2011年。《运动王国》允许玩家建立一个单一的角色来玩各种各样的运动游戏,如网球、篮球、滑冰等。这款游戏在时间上,正赶上中国的奥运热,想必或会激发更多玩家的热情。代理这款游戏,可能预示着史玉柱的悄然转型。但愿巨人游戏借此也能实现真正转型:把网游建立在提升人类福祉上来。这个转变对史玉柱和许多中国企业家来说,是不可避免的。早一天确立悲悯心的位置,就早一天走上康庄大道。

  马运走上了“建立自我,追求无我”的轨道

  人的心理通常有两极。一端是自我,另一端是无我。自我的一面将自己视为物质的和分裂的,通常是所有恐惧的源头。无我的一面将自己视为精神的和联结的,并且是所有爱的源头。理性的选择取向往往落在自我与无我的中间。对自我与无我的关系,李嘉诚把握得非常到位,他做企业的理念就是“建立自我,追求无我”。

  同众多中国企业家一样,史玉柱建立了自我,可是却没有产生“追求无我”的冲动和欲望。他的绝对控股、对团队严格的控制等行为,都表现出他内在的忐忑和不安。史玉柱是在人们追求财富和价值实现上与他的团队产生了共鸣。现在的史玉柱是一个过渡。史玉柱是一个勇于自新的人。相信他会最终在积累财富与提升国民福祉之间达成某种平衡。

  只做对人类有益的生意,这个定位一下子就把马云与通常的商人区别了开来。我们看到,马云在缔造阿里巴巴商业帝国的同时,已开始推行提升社会福祉的哲学。他不仅将注意力集中在团队建设上,不仅与客户、供应商和当地社群建立了战略联盟,同时还着眼为人类创造福祉的商业生态链的建设。

  马云在身体力行一种崭新的哲学:“服务的自由”。为他人“服务的自由”,是阿里巴巴的价值核心。马云在充分享受着为他人服务的自由同时,还将这种自由无保留地转移给了他的团队,转移给了客户,转移给了投资人,转移给了相关利益者,而且还通过出席各种论坛把这种自由转移给了中国商人群体。

  不是靠物质财富,而是凭 “让天底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阿里巴巴改变了人类的生存、生活方式和命运这一点,马云注定将在中国商业史上留下浓重一笔。

  史玉柱与马云,作为新一代企业家的代表给了国人若干新的启示。或许这是一个旧时代的落幕和一个新时代诞生:看重人脉关系的第一代企业家正在淡出舞台,那些以科学心专注客户和行业的新一代企业家正走上前台;或许这是一个旧商业意识的消退和一个新商业意识的展开:损人利己的科学心日渐消退,由悲悯心支撑的科学心日益强势。马云和阿里巴巴则向我们证实了,从悲悯心出发,在利他“服务的自由”创造中,同样可以成长起伟大的世界级公司和世界级企业家。

原始出处:《上海证券报》

  评论这张
 
阅读(227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