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发现一流企业的本真(二)  

2008-07-10 06:5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财富、知识、人脉的富有,会束缚一个人的创造力。而唯有那些能够“保持饥饿、保持愚蠢”的企业人,才可逃脱那难以避免的不智与下沉。

王育琨/

社会设计师马云改变了商业生态

 

《基业长青》的作者詹姆斯·柯林斯说:“未来的一批长久成功的大企业将不再是由技术或产品的设计师建立的,而是由社会的设计师建立的。这些设计师将企业以及企业的运作视为他们核心的、完整的发明创造,他们设计了全新的组织人力资源和发挥创造力的方法。”史玉柱可以算是单一产品和技术的设计师,马云则是将企业形式和企业运作当成核心的、完整的发明创造,他设计了全新的组织人力资源和发挥创造力的方法。

马云今天树一根柱子,明天砌一面墙,后天又搭个凉棚,人们还看不出阿里巴巴的整体影像。终于,在2008年初,阿里巴巴发布了建设电子商务生态链的战略,马云正在试图让阿里巴巴旗下的各个子公司一起搭建开放、协同的电子商务生态系统。人们这才对马云这个总设计师,有了一个具体概念。难怪比尔·盖茨说“下一个比尔·盖茨是中国的马云”。

无论新经济的冲击还是能源矿业的重新崛起,都没有挡住从街头拐角起步的折扣店沃尔玛的风采。沃尔玛创造了20年来雄踞世界500强前十的奇迹,并于2007年重登榜首。沃尔玛早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大卖场,而是一个强大的敏捷供应链主,主导着近4000亿美元的财富分配。

马云的阿里巴巴,是一个比沃尔玛前景更加广阔的虚拟社会。艾瑞监测数据显示,国内电子支付市场全年交易额实现了100%的增长并突破1000亿元。预计2008年仍将保持100%以上的增长。而在这个1000亿元的大拼盘中,支付宝一家就占了50%以上。按这个趋势,用不了4年,中国电子商务交易额将突破10000亿元。可以想象,一个控制了5000亿元现金流量的支付宝将具有何等威力。

而马云并不满足于这样的数字。在他看来,一个全球化公司70%~80%的业务是由电子商务完成的。那时,电子商务所占的份额,将有质的飞跃。再过10年,一个控制5000~10000万亿美元财富分配的阿里巴巴并不是不可企及的。

一个企业的发展,紧要处就那么几步。看上去,缺乏诚信是中国电子商务的软肋,而恰恰在这个软肋处,蕴藏着巨大的创造机会。马云凭借他的视野和想象力,创造了阿里巴巴系这个真正的大动脉。

“保持饥饿,保持愚蠢”的史蒂夫·乔布斯

《财富》杂志英文版2007年年底评出当今世界最强有力的25位商界领袖,史蒂夫·乔布斯位居榜首。他还是当今世界公认的最具创新力的领袖。通常,当一个人有了财富,有了权力和名望,也就开始了下沉,与创新力渐行渐远。可乔布斯是个例外。或许这与他的座右铭直接相关。乔布斯从少年起,就开始迷恋上一个警句,这么多年来一直作为座右铭陪伴着他:

“保持饥饿,保持愚蠢。”

财富、知识、人脉的富有,不可避免地会束缚一个人的创新力。而唯有那些能够始终“保持饥饿、保持愚蠢”的人,才可以逃脱那不可避免的不智与下沉。

财富的富有、知识的富有、人脉的富有,常常是一个人终生所追求的。哪怕获得一样,也足可以傲立于世了。可是,三样全有的乔布斯却始终把自己当成一个赤贫的小子,一直处于饥饿和愚蠢之中。不可思议,但却是真实。因为在他看来,财富、知识、人脉的富有,不可避免地会束缚一个人的创新力。而唯有那些能够始终“保持饥饿、保持愚蠢”的人,才可以逃脱那不可避免的不智与下沉。

乔布斯深知自己,也知世人。惊奇是人类的瑰宝。当巨头们聚在一起创立标准的时候,乔布斯则躲在一隅醉心研究带给人惊喜的“小物件”,只想做出最伟大的产品。乔布斯并不需要去追问客户,什么东西会让他们惊喜。亨利·福特曾经诙谐地说:“如果我当年去问顾客他们想要什么,他们肯定会告诉我‘一匹更快的马’。”乔布斯对此有着强烈的共鸣。所以,乔布斯带领的苹果,只需要搞明白他们自己真正需要什么。他认为,“苹果已经建立了一套良好的思维体系,以确保其他许多人都会需要这么个东西”。

在苹果的历史上俯拾皆是推倒重来的事例。经过整个团队一年多的合作,千挑万选出来一个iPhone的封装设计。那时候离面世已经为时不远,甚至没有时间再做改动了。可是在某个周一的早晨,乔布斯走进公司说:“我就是不喜欢这个东西,我无法说服我自己爱上这个玩意儿,而这是我们做过的最重要的产品。”然后乔布斯按下了重启键,带着团队从地狱里重走了一遭,结果外形设计好得让人意外。

当人们深信伟力的时候,往往把一件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即“死亡”。乔布斯拥有了一种对“死亡”和“创新”的纯真,这种纯真来自他对死亡的彻悟。从17岁,他就很认真地思考死亡,直到十几年前那让人虚惊一场的癌症,让乔布斯对死亡有了更为通明的认识。据说,他每天早晨照镜子,都要默默地念叨:“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眼下这事是否还要做?”他能够以一种轻松和自由的方式来看待死亡这个“生命中最好的发明”。

苹果的用户最清楚,苹果产品的更新换代是最快的。其根本原因,就是左右乔布斯的生死观:一个产品一旦定型,就是死亡,必然要被新的产品取代。否定苹果业已成型的新产品和新做法,已成为“苹果生命中最好的发明”。

为了获得观念和实现观念而奋斗的硬汉任正非

任正非对“保持饥饿,保持愚蠢”有着很高的认同。他认为,穷困是有大作为的人的第一桶金,饥饿感就是一个人不竭的动力源。“忧劳兴国,逸豫亡身。”穷苦出身的任正非感谢生活给自己的馈赠。“华为最基本的使命就是活下去。”

穷困是有大作为的人的第一桶金,饥饿感就是一个人不竭的动力源。

任正非专注通信设备供应商,而对运营商巨大的利润视而不见。专注就是对1000个巨大的诱惑说不。任正非深知,一旦切入没有核心竞争力的领域,就是跳进了伪装成机会的陷阱,将万劫不复。他一定听到一种神秘的声音:离开商人唯利是图这个“一般”,要敢想敢做,不流俗、不平庸,做世界一流企业。这是生命充实激越起来的根本途径,他禁不住这种诱惑。

任正非甘愿把自己藏于九地之下。商人们花巨资才可以现身的媒体盛事,企业家们趋之若鹜的工商联副主席和全国人大代表资格,他守拙婉拒。别人的价值在广场上,他的价值在对企业经营的专注上。他是沉默、孤独、果决、不求闻达、坚持到底的人,具有敢于胜利的大勇,还能够对一切胜利者以及对每次胜利的偶然因素做出独立而精辟的分析。

一个历经人生冷暖的灵魂,从最低的山谷,走到了人生的正午,避开喧闹,获得一种静观。看事、看人、看物都有了别样的视野。他常常根据企业、市场、大环境的发展,不时抛出凝聚着深刻洞见和教益的美文,说公司、说战略、说做人,从而把教育员工与引导公众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他对中国人素质教育的建言、对“冬天”的忧患,以及对英雄主义的旷野呼喊,既能与一线员工保持共鸣,又能为广大公众所接受,有些思想甚至被国家领导人所熟悉和欣赏。

每个人都要懂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道理。身处任何境地都不可以对生活失去信心。

任正非以悲悯心经营。为了使华为公司的抑郁症患者走出困惑,任正非坦陈自己曾经是严重的抑郁症患者。任正非意识到,公司可以引导员工懂得高雅的文化与生活,积极、开放、正派地面对人生。但是归根结底,每个人都要懂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道理。人生是美好的,美好并非洁白无瑕。每一种美都有残缺,残缺美才是生动的美。身处任何境地都不可以对生活失去信心。

差距让人攀比,弱点添加忧虑。任正非说,他正是接受自己身上那些难以克服的弱点,集中优势发挥自己的优势,才使他成为华为的CEO。因为,克服缺点所需要付出的努力,往往远远大于强化优点所需要付出的努力。只有建立自信,才会更加开放与合作,才会有良好的人际关系。任正非强调:

“我相信每一个人都能走出焦虑症和忧郁症的困境!”

每个人的生命都需要价值。如果一个人在工作中经常充满愉悦的感觉,忧虑、烦恼和痛苦就会远离自己。任正非深谙此道。他愿意用自己所有的东西去换取华为员工健康的心灵。可是,国际竞争环境的严酷,却使华为不得不维持生存所必要的压强。人性在企业压强与社会温润之间扭曲,这是这个社会激烈的价值冲突在一个企业中的呈现。企业不能只有科学心,企业还要有悲悯心。这是时代给中国企业提出的问题。

马克·赫德引发的四个悖论

反观世界商业史,那些出类拔萃的企业家,在企业真正强大之前,从来不那么光彩照人。他们专注,更像默默无闻的地下采掘者,不求闻达,只图向前。一如当年外行郭士纳能让IBM大象跳舞,名不见经传的CEO马克·赫德,却能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让正在彷徨的惠普重新走上快速增长的轨道,一举超越IBM而跻身全球最大IT公司。更深入的研究发现,马克·赫德引发了一场静悄悄的管理革命。

马克·赫德的革命,看上去很容易,没有高深的理论,也没有复杂的战略架构,就是他每天不停地走近员工,走近客户,与他们一起交流公司发展中的问题。伴随着马克·赫德的走动,惠普复杂的矩阵式结构瓦解了,取而代之的不是传统的金字塔结构,而是客户与员工在上的倒金字塔结构!惠普的爆发力,正是由这个倒金字塔结构产生的。

马克·赫德的走动式管理,实际上就是潜入员工和客户心智,使得企业经营策略和战略得到客户与员工心智的认同。

马克·赫德的走动式管理,实际上就是潜入员工和客户心智,使得企业经营策略和战略得到客户与员工心智的认同。这些看上去谁都可以做到的简单做法,却引发了一系列颠覆现代管理的真实悖论。我们姑且称其为赫德悖论。

赫德悖论一:一般的认识是,远见卓识的企业家铸造强势,目光短浅只注重实操的企业家走不远;而在惠普的现实中,远见卓识、开阔视野的卡莉·菲奥里娜却只是造就了真正的弱势,而目光短浅、只专注实操的马克·赫德,却能铸成真正的强势。

赫德悖论二:自以为第一等聪明的人,是世界上最笨的人;笨到绝顶见人就问的人,却是第一等聪明人。

赫德悖论三:一个逻辑非常清晰强劲的决策,最后可能荒唐透顶;而一个貌似愚蠢的决策,反而可能成为一个好决策。

赫德悖论四:CEO一旦启动民主,往往会遭遇莫衷一是的尴尬。做企业又需要仰仗乾纲独断的果决。可是一个唯我独尊的独裁者,常常会把公司带向绝境。

今日之政客个个算得上企业家,而企业家个个都跟政治沾边。然而,我们不要因此而把政客与企业家画上等号。政客特别注重形式,为了形式可以牺牲一切。形式就是他们的生命。企业家为了做强做大,绝不恪守形式,甚至可以不要自尊,而必须拥有特殊的战斗力。与一般人想象的不同,这种特殊战斗力表现为一次次“回归零”的能力,表现为与自己和企业的每一个新发生接触的能力。

马克·赫德的企业方式之所以取得成功,就在于他不是一个政客化的企业家,他能很深地切入企业家这个专业,始终从公司运营的本体出发,观察事物、把握真实问题,以回归零的心态和力量寻找切实可行的路径。

原始出处:《发现一流企业的本真》,王育琨著,商务印书馆20086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301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