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最初的与最终的自由  

2008-07-04 07:2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滩赤子初始的喜悦与世界级企业家最终的智慧交融,让我们得以窥见创造的秘密:一种简单、纯洁、自由、无我的大爱,使得他们一刻接一刻地把握现实,从而得以发起一次次的从已知到未知的运动。

                                                 《解放企业人的心灵》开篇

 

真实无法被积累,也不会被毁灭。我们在周遭欢乐、压抑或冷酷的每一个思想、每一种关系、每一句话、每一个姿势、每一次微笑和泪水中发现真实。“真实”大多数转瞬即逝,少数却历久弥新。

20年的时间,抹掉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和大人物,也抹掉了跟国内外一流商业领袖和大师晤对时智慧碰撞的火花,甚至消融了先知们曾经令人振聋发聩的箴言,可是丝毫没有消减一个小男孩在夏日午后海滩上给我留下的印记。当我做书本的学生时,总是感觉到头脑被这样或那样的东西束缚着;而当我静下心来品读海滩赤子玩耍的一个多小时,却间或窥见一缕缕智慧的灵光,从天而泻,自心冉升,常读常新。

海滩赤子的率真、好奇与喜悦

正午。海滩。阳光。

一个3岁左右的男孩在尽情地嬉戏。随着海潮的进退,他奔跑着、忙碌着。努力用脚把潮头蹬回去,努力用沙子把潮水淹没,努力用拳头把潮浪击退……成功或者不成功,都伴随着他灿烂的大笑。一会儿他被冲倒,打个滚、转个身,又直面大海,做出挑战的模样。一个小妹妹在玩球,他扑上去,没得到,又转过身对着海潮开仗、大笑。欢乐满溢,他希望与人分享,便朝周边的小孩或大人身上甩沙子。我感受到他的好意,也把沙子甩到他身上,他回头开心大笑,再甩,再笑,没有任何不快与怨气。妈妈想给他穿上衣服,他挣脱,好不容易穿好了,三下五除二就被他甩掉了,海水卷着沙子冲进他的泳裤里,他干脆脱下裤子,将小身子毫无保留地融进自然。一会儿挑战、一会儿搏斗、一会儿嬉戏、一会儿大笑,整整一个多小时,开心的主题一个又一个,层出不穷。万物皆放射出天真烂漫的气息。

海滩赤子在海滩上来回奔跑时那种精气神的充分释放所产生的震撼,让我这个有几分阅历的人从内心深处生发出一种甘甜的喜悦。

喜悦之王的降临

一种狂喜,一种海阔天空的感觉,跟万物没有隔阂;一种丰盈的精神力,一种精神自由的境界,借海滩赤子显现出来。他完全顺着自己的喜爱,尽情地去玩耍、去喜悦!一种现实社会少见的天真、自在与圆满,在他那里呈现出无限的空间。赤子对自己“喜悦”的彻底释放,显现出一种超越了生命力和体力的更高贵的精神力。喜悦,可谓是好奇心与虚荣心之王。

率真的天性,在海滩赤子那里自然呈现,没有一丝隔阂和障碍,但是对我们这些有阅历的人来说却很难。我们历经沧桑,作为代价,我们对天性喜悦的感觉迟钝起来。看到那些背负重压的成功人士,不苟言笑,自己吃力地端着,就会生出一丝怜悯。他们习惯了被敬仰的威严和一个眼神企图抓住本质的深沉,却丢失了生命的歌韵,忘记了当初正是那种率真的天性,使他们伸展开自己,开拓疆野。

人们远距离观察,或是只截取几个横断面,往往会被商业领袖面对电视镜头或是重大事件拍板那一刻的果断所误导,会认为那是领袖人物非凡的洞察力和意志力在起作用。而真正使他们出类拔萃的,正是海边赤子身上所显示的那一种对喜悦的释放,是一种充分的自由。

商业一旦走上创造惊奇和喜悦的轨道,便会发展出一份开阔感,让我们从狭窄的认同,拓展成更广阔的见地。

海滩赤子初始的喜悦与世界级企业家最终的喜悦交融,使我们得以洞见喜悦之王的魅力。“喜悦”之王君临天下,好奇心才能够引导我们到处管闲事,虚荣心才能够禁止我们留下悬而未决的问题。商业一旦走上创造惊奇和喜悦的轨道,便会发展出一份开阔感,让我们从狭窄的认同,拓展成更广阔的见地。

全然的倾听者

海滩赤子是一个不带成见的全然的倾听者。他一刻接一刻地倾听着海浪、海风、玩球的女孩、甩沙子的我以及撞击他的每一个刺激。他全神贯注于自己的每一个冲拳、每一个踢腿、每一个转身的情绪和能量。一份摆脱了欲求紧张后的自由和放松,没有思想,没有噪音,一种内在的毫无强迫的宁静和一种切入真实的注意力,让他有了欣喜、欢乐、了解、拥抱的瞬间。

倾听最容易,也最难。嗷嗷待哺的婴儿最先学会了这门技能,在全然的倾听中成长壮大。可是,随着经验知识的积累,我们的倾听能力却渐渐迟钝起来。我们是带着生命中的各种不同的见识来倾听的。看上去是在倾听,实际上总是带着先入之见,我们的各种思想、结论和成见的屏障在顽强地阻隔,在演化成各式各样的筛子,只放进那些认同我们固有观点的东西,以致全然的倾听成为一门人们最难掌握的艺术。我们很难领会其中蕴涵着的优美和广泛的了解。

商业最重要的是倾听。当2004年杰克·韦尔奇在中国作巡回演讲时,一名中国白领,痛哭流涕。她激动地说:“我们基层管理者有非常多的好想法,但很多人甚至想都不敢想把它们讲出来。为什么我们的老板就不能走近我们,听听我们的心声,听听我们的好建议呢!”韦尔奇很理解这位女性情绪化的表达。他在经营GE 20多年的商业生涯中,不计其数地做着“深潜”,到一线去倾听客户和员工的声音。汤姆·彼得斯更断言:“美国公司的头号问题,是老板不知道去倾听客户和一线员工的声音。”我认为,这也是中国公司的头号问题。

我们的企业家和高管团队,还没有学会倾听。全然的倾听就是放下各种各样的欲求和紧张,倾听我们的谈判对手,倾听我们现场的对话人,倾听我们的团队、员工、客户、合伙人、股东以及众多利益相关者。因为我们自身时时刻刻活跃着太多的欲求,以及达成或达不成欲求的紧张。我们缺乏一种内在的宁静。只有在这样的警觉而又被动的状态中,才能听见超越语言判断的内容。

一个人只有在全然的倾听状态中,才能够听出话语的歌韵。

我们缺乏一份从欲求的紧张中摆脱出来的自由和放松的注意力,我们一直想要赢或者去征服,我们无法企及彻底放松和达成内在的宁静。一个人只有在全然的倾听状态中,才能够听出话语的歌韵。

全然的敏感

海滩赤子一直处于毫无理由的激情之中,对浪花,对海浪,对沙子,对所有他能够触及的东西,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高度的敏感性。周围的一切都是可以去敲打和尝试的。他一直在摸索、探询、突破中,一直在寻找、了解、触摸并拥抱那超越了感觉和思想的美丽。一种全然的敏感,不是在一个特定的方向上,不是一种来来去去的情绪,而是用神经、眼睛、身体、耳朵、嗓音去感知和体验。智慧是伴随着敏感和观察而来的。

成长的代价之一就是激情衰减。激情不断被经验、见识、教训、习惯等所侵蚀,已经越来越不成样子了。我们很难像海滩赤子这样没有动机就可以进入激情火焰之中,我们无法保持对真实的高强度关注和全然的敏感。

我们每个人都对特定事物有着高强度的敏感性。比如对伤痛、悲惨、贫穷、发财和腐败的敏感。但是我们却往往会丢失对一棵树、一只鸟的美丽的敏感,对蓝天白云和夜晚星空的敏感。一个人若只保留处于对财富或权力的激情之中,就会产生深刻的矛盾和冲突,这往往会使他陷入莫名的紧张,甚至患上抑郁症。这是生命变得空虚而肤浅的一个信号,生活会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悲哀起来。对自然纯粹的激情,是一个人走出紧张和结束悲哀的法宝。

对自然纯粹的激情,是一个人走出紧张和结束悲哀的法宝。

这种毫无理由的激情,不是可以从市场上买得到的东西。它不是一件受人尊敬的事情,常常与多愁善感、老不正经或是不成熟的可笑等画上等号。因为它的存在,无疑会削减我们对财富和权力的关注强度,甚至有可能成为摧毁一切虚假的火焰。我们尽一生所能建立起来的财富和权力,也有可能因为真诚的复归而毁于一旦。

在职业生涯中一直讲诚信的韦尔奇,在退休以后才发现了一个真正的坏消息,那就是坦诚精神虽然是取胜的关键因素,但要给任何一个组织灌输这种精神,都是一项艰难而费时的工作。因为你要同人类的本性作斗争,同公司里根深蒂固的传统战斗。而且,如果有个人真在公司中以普及坦诚精神为己任,那么这个人会很快成为打横炮的“刺儿头”,会很快失去在组织中的位置。韦尔奇至今也没搞明白,坦诚精神的普及,需要的正是海滩赤子这样的纯洁心灵和毫无理由的激情火焰。

唯有全然的敏感,才能带来智慧。

内在的与外在的自由

中外古今名家纷纷给出了无穷尽的自由解读。历史上许多仁人志士也曾为自由而抛头颅洒热血。然而,诚如阿克顿所说,那些淹没在主义和信仰后面的自由,“都对自由本身漠然置之”。对我来说,真切体会自由境界,却是在反复品味海滩赤子无拘无束的一个多小时玩耍中实现的。赤子无虑亦无忧,展示了一种很强的融合能力。所有的正向反向刺激,都被他自然地演化成喜悦。

在孩童时,人类自由自在。随着年龄的增大,人们有了定力,有了执著,也就慢慢地把自己圈起来而与辽阔隔断。一旦激情有了一种理由,就有了执著,就是悲哀的开端。我们已经不知道如何面对真实了。我们不知道如何不带偏见地看待一个问题,我们已经越来越丧失了这种能力,因为我们想要从问题得到一个结果,我们想要一个答案,我们期待一个结局。或者我们试图根据自己的快乐或痛苦去解释那个现实,或者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既定的如何处理问题的答案。深刻的矛盾是:挑战总是全新的,可是我们的反应却总是旧的。

一旦激情有了一种理由,就有了执著,就是悲哀的开端。

当人们进入成熟期,达到一定的境界,回过头来看,孩童最初的自由,又成了人们着力追求的。那种一刻接一刻的觉知,不积累任何先入为主的经验和判断,也不带有任何既定的模式;那种一刻接一刻的最初的自由,实际上也是一个人智慧顶峰状态所能达到的最终的自由。

当赤子的妈妈,硬要给他多穿一件外衣时,我不由得担心起来,怕那件衣服会窒息那个孩童烂漫的天性。令我快慰的是,阳光下的赤子不仅没有接受,还索性把短裤和背心快速脱了下来,甩到一边,赤条条地在海滩上撒欢!他完全沉浸在环境之中,没有任何东西能使他三心二意。他身上有一种自然而可贵的东西。

他没有一种“必须”和“不可以”,不受我们惯常的强迫,他的思想、情感和智慧就发生了,创造着理解。这不是一个知识丰富的头脑,这是天真丰富的头脑,未曾有过经验划痕,摆脱了时间限制。它不是过去的经验和知识的奴隶,而是当下的主人。这时,它进入了一种创造性的空间,一种自由境界。

自由是纯粹的觉察,没有方向,没有对回报与惩罚的恐惧。

这种自由境界,是许多人向往却始终懵懵懂懂的境界。通常,我们的行动是基于知识的,而知识是基于时间的,所以人或多或少总是过去的奴隶。与时间和过去分不开的思想,永远是有局限的。因此我们生活在无休止的冲突与挣扎中。我们很少有超越时间的洞见。海滩赤子没有这样的冲突和挣扎,在他那里,自由是纯粹的觉察,没有方向,没有对回报与惩罚的恐惧。

《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常常面临没有选择的境地。但是他却能把强加给他的每一件小事当做生命的全部去全神贯注地投入。他做绕杠旋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在考虑到这样或那样的条件和影响时,他几乎上不去杠,经过长期锻炼最多只能做38个。可是当他忘记了数字,忘记了黑压压的人群时,奇迹发生了,他一下子绕杠333个。这是个他根本无法想象的数字。他没有很高的军人荣誉感,也不知道责任感的崇高,却因此得以窥见潜能的无穷性。同样,我们常常看到,那些出类拔萃的企业家之所以有无穷尽的创造,正是因为他们保持着海滩赤子般的自由境界。

爱是一个圆融的整体

海滩赤子没有“成为”的目标,便有了一种普爱。那种发自纯洁心灵的,对了解真实和做事本身的爱,一刻接一刻地恒新着。爱使他所有的理性、情感、情绪和诉求形成一个圆融的整体。他不知道后面会有什么。他不是从已知到已知,而是不断从已知到未知。一种赤子的普爱,让他一刻接一刻地去发现真实,去发现自我,去发现喜悦,去了解好奇,去实现他的创造激情。

海滩赤子心中没有围墙、没有立足点、没有障碍、没有休止符,他完全随着生命在动,无时无刻不在推进、探索、爆发,他的心一直在创造。当下的每一个发生,都是狂喜的由头,都是创造的载体。创造就是破坏,创造就是死亡,无时无刻不在的新生,无时无刻不在的死亡。创造即是破坏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各种防御和安全系统,创造就是那些既定的东西的死亡。这是一种强健的本能,也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自由境界。阅历、习惯、定见和教条,都在千方百计地阻止我们这些成人进入那样的醉景,以致我们对统领创造的赤子普爱已经全然陌生。

刺激我们溯本求源的,与其说是事物的大小,毋宁说是事物的新奇性与我们全然敏感的爱。

这个孩童自在、强健,尽可能地保持着内心向每一个刺激开放,成为将褊狭的个人与辽阔连接起来的基本通道。他没有抵触心理,精神饱满地去迎接每一个刺激。眼睛看惯的东西,我们会习以为常,不会再感到惊奇,已经麻木了。刺激我们溯本求源的,与其说是事物的大小,毋宁说是事物的新奇性与我们全然敏感的爱。我们浑然不知,这种麻木正是人生三大本能——好奇心、虚荣心和喜悦的缺失与湮灭。

对于一个拿着锤子的小男孩来说,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是可以敲打的。与当下每一个新发生接触的能力,是一个人创造能力最终的来源。这是一种观察世界的基本态度,一种分析判断事物的方法论。

商业领袖的自由境界

英雄是自由的,而旁观的庸众,却往往要循着自己的思维给心目中的英雄加上许多框框和道道,甚至修成一座座金身,百毒不侵。沃尔玛的创始人山姆·沃尔顿,也不能逃脱这样的厄运。山姆·沃尔顿常常被一些权威人士定格为一个战略管理者,即制定一个长期战略然后持之以恒地贯彻执行的典范。对此山姆的小儿子吉姆·沃尔顿很不以为然。他说:“我们时常窃笑那些把父亲看做伟大战略家的作者们。他们认为,父亲能凭直觉制定复杂周详的计划,并一丝不苟地执行。其实父亲的事业是在不断改变计划中繁荣起来的,对他来说,没有一项决策是不能更改的。”

这就是山姆!一个真正的智者,不会被事物恒久不变的表象所欺骗,而是牢记着时间的作用,时刻警醒着事物昙花一现的本质。在碰到挫折、遭遇阻力时,并不按着原来的计划一竿子捅到底。他怀着极大的热情欢迎和搜索着不同的声音,及时修改自己的判断和意见,不讲面子。“这事我错了”“我还真没这样想过,你再说说看”“原来这样,好啊!那就这么办”“以前没想那么多”。当别人还在为事情怎么可能是这样而错愕时,他却已经绝尘前行了。

山姆毫无负担。什么前人的经验、行业规矩、通行准则、个人资历、关系网络、权威视野等等一切都左右不了他,唯有现实的问题能引导他追求一个又一个方法和一个又一个更新的自我。山姆像一个赤子,没有支撑着过去事物的庞大而且沉重的负担,乐于否定自己接受新的启示。

一如山姆·沃尔顿,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这个当今最具创造力的商业领袖,显示了同样的秉性。

《财富》杂志英文版2007年年底评出当今世界最强有力的25位世界领袖。其中有企业家,也有政治家,还有科技泰斗。位居25位世界领袖榜首的史蒂夫·乔布斯,就是这样一位有着赤子一般澄明心灵的人。

乔布斯深知自己,也知世人。惊奇是人类的瑰宝。商业对乔布斯来说,不是金钱,不是规模,而是刻骨铭心地创造“小物件”。一如海滩赤子追求着他的喜悦,醉心于创造“小物件”的乔布斯不能自已,巨大创造力在不懈的追求中被充分释放出来。当巨头们聚在一起创立标准的时候,乔布斯则躲在一隅醉心研究他的“小物件”。

当人们深信伟力的时候,往往把一件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即“死亡”。苹果的用户最清楚,苹果产品的更新换代是最快的。其根本原因,就是左右乔布斯的生死观:一个产品一旦定型,就是死亡,必然要被新的产品取代。在乔布斯那里,每一天都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每一个成型的产品都是“死掉”的产品,必须有新的“物件”来取代。

他拥有了一种对“死亡”和“创新”的纯真。这种纯真来自他对死亡的彻悟。从17岁,他就很认真地思考死亡,直到十几年前那场虚张声势的癌症,让乔布斯对死亡有了更为通明的认识,他能够以一种轻松和自由的方式来看待这个“生命中最好的发明”。否定苹果业已成型的新产品和新做法,成为“苹果生命中最好的发明”。

无论是对童稚的精灵还是对成功的企业家,喜悦既是精气神的自然展现,也是一种高超的自由境界,还是一个人创造力的指示器。

无论是对童稚的精灵还是对成功的企业家,喜悦既是精气神的自然展现,也是一种高超的自由境界,还是一个人创造力的指示器。无论是二十多岁的高燃、李想,三十多岁的沈南鹏和黄光裕,还是在四五十岁的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和杨元庆,甚至在七八十岁的沃伦·巴菲特和雷石东,当我们看到开怀的大笑和喜悦的眼泪,时不时地在他们脸上浮现时,我们没有理由不对他们的事业做出更大的期许。

商业一旦走上创造惊奇和喜悦的轨道,便会发展出一份开阔感,让我们把狭窄的认同拓展成更为广阔的视野,进入创造的自由境界。

 

原始出处:《解放企业人的心灵》,王育琨著,商务印书馆20086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79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