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通用汽车与丰田信息化的本质差异  

2009-08-18 06:2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用汽车与丰田信息化的本质差异

当我们跪着看美国公司时,看什么都高尚。-------王育琨
    
    主持人: 您刚才也介绍了一下海尔张瑞敏在企业管理的过程中的一系列反思。还是让大家很获益的。这些一线的、一流的企业家关注到了平常没有被我们关注到的问题,并且进行了一些有用的反思。咱们聊一下之前备受关注的通用,通用从亏损到申请破产保护,到最后成立了新通用。我们知道老通用的末路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到2005年,它的亏损之旅正式开始,到最后申请破产保护,这里面有一些战略的失误,也有一些改革的失利,给我们现代企业留下了大量在管理上的经验和教训。您怎样看待老通用经历的这些历程?
     
    王育琨:实际上张瑞敏的这种反思也代表着对美国管理的一种反思。对美国管理的反思不是理论上的探讨,都是一个一个的企业实操的案例。通用汽车的案例比较典型地代表了美国的一种管理体制,美国的管理体制简单地讲就是数字精英的一种管理体制。这种数字精英的管理体制到什么程度呢?实际上就是出现了一大批的数字精英的官僚。

前几年我们企业学习美国,都感到这是美国的长处,实际上是它的问题点。比如,在美国,一旦在流水线上,你让员工怎么操作,就不可能轻易发生变化,根据新的情况,当我这个椅子落到这个地方,我肯定不能在这儿这么坐了,在这坐的时候,需要另外一种坐姿,但是你要是跟他讲要换个坐姿的话,他会说,不行的,操作规程教给我就是这么坐,我就只能这么坐,这个出错了我不管。你要检验我的操作标准是什么。我们有些企业家前几年学习美国,看到这种情况就说,你看看人家多懂法制!其实,那不是好现象,只不过我们跪着看美国,看什么都高尚。其实,这样一种习惯的形成,一线员工几乎成了数字管理的一种奴隶,他们不去想具体该怎么创造、怎么想。
   
    他的高管完全脱离现场,依赖于一线一个一个的报表,通过报表系统地指挥它的管理体制。实际上美国的金融危机,从表面上说是这些投行、这些金融机构的问题,实际上是美国的数字精英管理体制出了问题,出的问题是什么,出的问题就是他们的数字,不反映真实,然后就开始出现指鹿为马、虚增市值,这种情况在金融企业也有,在制造业企业里面也有。
   
    通用从2005年就开始亏损,你知道为什么亏损呢?因为他们进入新的世纪以后,换了新的CEO,这个CEO是搞财务投资出身,他对具体的汽车没有什么个性的、感性的认知,他把汽车看成了一般的数字,在做成一般数字的时候,这种经营汽车就和把汽车看成一个一个人的具体需求,我要针对你这个层次开发完全不一样。而由此导致的美国通用这种体制,实际上美国汽车的样子越来越单一,价格区间都比较接近,因为这个便于流水线生产,便于一致化的管理,结果由此造成很大很大的亏损,然后造成了这样的亏损。现在在构造新通用,我感觉到,新通用构建,再过三五年再看,我感觉还是有问题。为什么有问题呢?通用开始也想请丰田去收购他们,丰田说我们不能收购,因为通用汽车做事的方法已经是既定的了,你能不能调整?能不能改?我们感觉到,你调整不了,你改不了。因为它已经不去关注直接的客户需求点,拼命地去搞库存,有资金搞金融,融资起来就去搞库存,这种方式恰恰和丰田的方式完全相反。
   
    丰田也是以流程管理,也是程序都很严格,那些员工为了0.01秒的时间在节省,但是它们两个有本质的区别。区别在哪里呢?丰田的设置操作流程在一个岗位上的程序化、信息化,为0.01秒的时间节省操作的样子。它是由相近环节的员工,四五十个员工本身就是专家,他们聚在一起,为0.01秒的操作节省时间。而通用是从外面请了一大批做数字顾问、咨询的,就像中国企业这样,和本企业的一批高管制作出这个流程,然后交给一线员工,说你们就这么执行,错了以后我们负责,你们就严格执行。久而久之,员工只管我去忠实地执行这个程序。丰田公司就完全不一样,它是由员工设计。并且丰田还有很绝的一招,就是“现在的做法是最差的做法”。今天我们成功的做法,经过那么多经验检验的最成功、有效的做法,但是在丰田来说是最差的做法。如果你这个员工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一个月,你还没有提出操作程序、流程改变的建议,那么你这个员工就是“小偷”,什么“小偷”呢?就是工资的“小偷”。

当初美国通用汽车实际上也去了很多人到丰田参观,想学习丰田这种东西,但是后来发现,实际上这两种体制是完全建构在不同支点上的。一个是把员工看成无所谓,你就是一个生化机器,就是一个数字工具,另一个实际上把员工看成一个主人,把一个一个的现场看成最具生产力、最具决定性的东西。所以通用汽车这一块的经历,你提出的这个问题很好,很值得中国企业反思。
   
    通过张瑞敏的反思我们看的出来,中国一大批的企业,实际上无形中被美国这批企业忽悠了,我们全盘学它的东西。前几年说美国这些真好,你说应该换一种操作方式,他还是照着原来的操作方式,人家的法制观念强,我们没有想到这不是法制观念强,是他们已经傻了。真实的问题就像皇帝的新衣,他没有穿衣服,结果一个小孩说你没有穿衣服。

原始出处:《中国企业期待的管理变革》,人民网访谈

  评论这张
 
阅读(273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