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戴志康的天问  

2010-06-29 06:4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戴志康的天问

《亚布力视点》卷首语

当年,面对“明暗不分混沌一片”,屈原发出了震撼古今的天问。当今,富士康12连跳、矿难、金融危机、毒牛奶、砍杀儿童、房价怨气、环境悲歌等等一波波迷迷蒙蒙现象,戴志康跳出利益的纠葛,心存敬畏,发出新“天问”:

我的财富是否可以保住更增长,还可以翻几个跟头,多长时间可以让我们翻跟头?财富是否可以使自己的日子过得更好?幸福在哪里?

我天天那么辛苦,忙得昏天黑地,我比以前更幸福了吗?

财富不断的增长,到底带给我们什么?财富从哪里来?会到哪里去?

财富到底是什么?什么东西是人类的财富?中国人再努力30年,我们积累的财富是什么?我们到底积累什么?

逻辑不是那个天,逻辑上面有更重要的东西,逻辑后边是什么?

刘翔和姚明是体育明星,是最有肌肉的人,应该说是最健康的。但是,他们两个总是被不健康、不平衡困扰。他们到底是健康平衡的人还是不健康不平衡的人?

一味增长,就是像姚明、刘翔,已经不可能再得冠军了,还非得让他去跑,过了这个时间了,对不对?

有必要总是讲经济增长吗?

美好世界在哪里?美好世界什么样?

用“老天”的眼,来看混沌的现实,戴志康有了别样的清明。他平心静气,用最平实的语言,把一个个看似无解的复杂事物,化解成一两个简单的问题。一下子便让人豁然开朗。

中国房价被各种利益纠结着,已经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空气污浊的牢房。各说各的是,各说各的逻辑。即便洞悉各种纠结内情的任志强也有点无奈。看上去他的万言书逻辑清晰,把每一个层面都说清楚了。可是却依然少有人买账。人们对那表面上强势逻辑视若无物。

戴志康来了,他并不如王石、凌克、许加印、胡葆森等房地产界的领军人物出名,更没有任志强、潘石屹、冯仑等房地产界的思想家头衔。但是,在他平白的文字里,却涌动着喷薄而出的思想,其视野的宽度和境界的高度更是让人侧目。

戴志康看到住房已经异化成财富,而80%的财富被20%的团伙赚去。80%的人认为房价长得太快了,而20%的人确认为房价涨得还太慢。说不清的利益纠葛,说不清的逻辑。而戴志康却看到了“逻辑不是那个天,逻辑上面有更重要的东西”。

戴志康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发展模式,不会像英国、美国,可能更像新加坡、香港、日本,就是人多地少。政府为什么非得把土地高价卖给开发商去做呢?政府为什么不能自己造了房子分给大家?这不符合市场原则,为什么我们把市场原则当作最终原则呢?为什么我们不用社会主义原则应对房价过高?

站在“老天”的位置上,戴志康看到了不同的风景:大量的白领进入城市,我们要发展金融业、服务业,要在上海搞高科技产业,我们需要大量的新大学生、白领进来,他们买不起房怎么办?配套给青年公寓,租给大家不行吗?为什么我们不去造工人新村呢?靠我们开发商?没指望的,必须靠党的领导来解决。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双轨制,或者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或者我们也可以做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

借了“老天”的视野,戴志康做出了大胆的预测:“未来每个政府的城投公司,将成为每个城市最大的住宅供应商,以后不会是万科、金地这些,肯定不是,这是今后30年的方向,大家等着瞧。”

有时,天堂与地狱之间,就是一层纸。或许恰恰是因为我们通常没有像戴志康那样对比逻辑更高的那个“真北”(终极目标)倾注激情,在逻辑的演绎中错失了整体。

注意力在哪,认知就到哪。戴志康关注人的幸福,关注美好世界,关注“真北”(True North),他也就心怀了“真北”。“真北”是由Dr. David Cochran提出的一套方法论。分为终极目标(True North),目的(Functional Requirement),手段(Physical Solution),以及达成的尺度(Measure)。对分析复杂事物最大的误区,就是掉进尺度或手段出不来。在戴志康的一个个天问中,注入了“真北”,便有了一种无人能及的力量。

戴志康看到美国乡下人,那么肥,开着皮卡,吃着肥大牛排,喝着冰水,健身房运动。牛肉是过分的碳排放,制冰又是碳排放,到跑步机又是碳排放。经济增长带来的物质财富,只能使这个人群更腐朽和不健康,或者更不幸福。有必要总是讲经济增长吗?

戴志康自问自答:“我们不能把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定阶段的东西推而广之,说全世界都要这个,不管什么时候都要那样,这好像不一定有道理”。

是应该从戴志康的“真北”,从人类和地球的命运出发,从“老天”的视野出发,问一问:有必要总是讲经济增长吗?有必要对生命的光环过于痴迷、而忽略掉真实的生命吗?有必要为了规模和利润的极度膨胀而淡忘了人的生存和发展吗?

有了“真北”,透视富士康的12跳以及其他看上去无解的混沌事像,便都会有了一抹灵明。更重要的是,我们会找到“美好的世界”。一如戴志康所说:

“我的幸福来自劳动创造本身的过程,而不是消耗劳动的成果”。

“上帝创造了物质,人类创造了精神和文化艺术。如果要寻找生活更大的意义,我们应该在劳动过程当中创造文化,创造艺术”。

 

王育琨

2010年6月7日

戴志康的天问 - 王育琨 - 王育琨

 

  评论这张
 
阅读(131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