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富二代的承当与企业传承(下)  

2010-09-15 07:1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富二代的承当与企业传承(下)

——亚布力企业家论坛座谈会纪要

这个千年组织的传承法则就三条:“做好一件事;一个人从头到尾做好一件事;坚持做好一件事”。因为他们在甄选接班人问题上,不是从亲情、背景或个人忠诚出发,而是从一个人如何能够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中,仍保持一种旺盛的生命力的角度出发,这就保证了他们的组织的生生生不息。无论接班人的背景有多厉害,当他们知道在后续的惊涛骇浪中,如果不能保持平衡,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他们不会把他们自己的骨血往火坑里推。

 

新生代与企业传承问题的重点

王育琨:我们要是研究这个传承课题,该如何投入?这是大家的事,如果把这个课题研究清楚了,老一辈的传承问题就找到一种依归,同时也能把你们自己搞清楚了。

蒲肖依:我觉得可以跟整个国家的发展相切合,因为在中国,不管是人文人脉还是财富人脉,经过文革都被割断了。所以通过重新积累物质财富和人文财务,才有了第一代,包括改革开放之后,包括第二代现在也是一个转折,所以大家才关注这个问题。其实将来很可能有富三代,富四代,因为中国正在崛起,富二代又担当起国家中流砥柱的重要职责,所以值得社会关注。我相信精英阶级的第二代绝对可以担当重任。

王育琨:还是要有一种自觉意识。不然方方面面条件齐备了,大家可能就不去努力了。

*真正的富二代教育

蒲肖依:比如奕伦、鹏飞每年都去支教。

王育琨:这是很棒的富二代教育。勉一不是也去汶川了嘛!毛赛也有这方面的经历。这让我想起薛涌的一篇博客。其中说到美国的富二代教育。大致的意思,就是要让富二代去为无家可归者服务,在过程中体会什么是“为别人的人”以及如何尊重别人。

(薛涌:最近读《波士顿环球报》的报道,讲到首都华盛顿的一家精英教会高中男校的教育,觉得颇值得中国的“富二代”及其父母们参考。这所高中的校训是“为了别人的人”。为了把学生培养成“为了别人的人”,所有毕业班的学生必须从事至少40个小时的社会服务才能毕业。低年级学生虽然没有硬性要求,但受整个学风的影响,大多数也都积极投身于社会服务。其中主要的一个服务项目,是到无家可归者救济站面对面地给那些无家可归者提供饮食服务。而该校把无家可归者救济中心就设在了自己的校园内。

这些孩子多出身于富裕家庭,住在富人区,过去听说过贫困,但亲身的体验几乎没有。到无家可归者救济中心服务,是他们上的第一堂贫困课。这些无家可归者,许多有毒瘾,另外有些神经不正常,对付起来非常不容易。一位学生因为拒绝一位无家可归者咖啡里加六勺糖的请求,被粗暴地咒骂,最后那人不得不被押送走。有的学生利用午饭时间来服务,有的则干脆住在救济中心一周,帮助准备各种饭菜。一位十五岁的男孩儿负责打饭,看到排队领饭的人全都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一言不发。什么是人的尊严,一下子就让这个刚刚开始理解世界的男孩体会到了。他立即满脸春光地主动打招呼:“嗨,你过得怎么样呀?”来人一阵沉默,最后脸上终于绽出一丝笑意:“还不算太坏。”

这才是真正的“富二代”教育。正当的财富,都是你通过为他人提供服务而得到的报偿。所以,致富的正途首先是理解他人。富裕的家庭,最怕孩子对自己能为别人做什么丧失了理解力,所以才会掏腰包让养尊处优的孩子看看真实的生活,理解什么是人的尊严,怎样做才能增进人的尊严。)

蒲肖依:父母对他们进行了全方面的教育,包括对他们做人和回馈社会的指导。

赵鹏飞:我觉得所谓富二代大部分还是像社会上所认知的那种,也不是那么上进。像奕伦这样的好孩子挺少的。

毛赛:这是一个认知问题,还是给自己一些压力吧,你学不好的话,父母对你期望也会很低。你想要出人头地的话,就得努力。

赵鹏飞:如果二代素质不是特别好的话,是跟一代有一定关系的。可能一代比较忙,没有时间管孩子。也有可能一代素质不太好,不会教育孩子。所以对于二代来说,就要自觉。

王育琨:我想起另一个富二代顼世栋。顼世栋是1985年出生的,做休闲男装,现在已经做到3个亿了。他是“顶呱呱彩棉”老板顼同保的儿子。高一谈恋爱就不上学了,开始折腾。去英国学了一年,就再也不学了,开始创业。回国后,他有一次晚上工作到一点多钟,穿着拖鞋到公园里看到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在椅子上躺着。无家可归者在椅子上躺着,我们看到这种人会是另一种感受,但顼世栋看到后,他说这帮人真贪婪、真奢侈。贪婪、奢侈,竟然跟无家可归者挂钩!他认为一个人的生命时间就那么一点点,浪费自己的生命时间,这不是最大贪婪、最大奢侈吗!

你们都有独特的触角。我还是希望听你们说说,如何切入富二代问题。咱们把这个项目研究出来,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也提升了自己。你们想研究什么?该抓住些什么?

蒲肖依:就像我刚才说的,由于中国特殊的体制,不仅有富二代,还有官二代,应该研究怎样让富二代与国家接下来的一二十年调整相连接,因为他们最终将担当新一代企业家和新一代各行业精英的责任。

王育琨:新一代顶梁柱,怎么能够成长起来,这是主旋律。

*培养接班人需要从小抓起

赵鹏飞:我觉得,培养一个接班人的过程需要很紧,应该从小就开始。如果这个孩子从小不上进,不仅是课堂里不爱学习,在社会等各方面都不爱学习,玩物丧志。这种人就是扶不起来。这时候,企业应该找一个外人来做接班人。我们这次去支教,看朝鲜这个国家,都是世袭制的,是自己培养接班人,这样对企业也好,对国家来说也是最好的,毕竟是自己家里的人接班。当然,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接班,但他也许不是最适合的。

*寻找富二代的前进动力

王育琨:毛赛,你怎么这么黑啊?

毛赛:我在海南待了四年。我在想富二代前进的动力在哪里,如果父母做的太成功,对孩子来说,玩命干也干不过父母。大家都有种前进的动力,应该寻找这种前进的动力。

王育琨:富二代每个人都得找到自己。现在很多人没有找到自己的生命意识,就是来到这个世界上到底要干什么,李柳找到了。所以你得找到你的。每个人有自己的生命意识,老爸有老爸的,你的生命意识不见得没有他的精彩。

*寻找富二代与其他社会群体的矛盾根源

陈奕伦:我首先还是想重新提一下,富二代这个词,本身没有太多含义,它就跟高矮一样,是一个描述性的词。只不过现在被很多人赋予了更深一层的含义,富二代这个群体完全是没有很同质性的特征,这个群体里什么人都有。比如,抓出富二代中一个“子群体”,把它做成有自己性质的群体去研究,或把他结合到大社会趋势当中。我们单纯来研究富二代,很难做出任何有意义的结果。

既然现在已在谈这个话题,我们可以抓住并承认既有的社会对于富二代赋予的含义,比较美国或其他国家。同样在这种精英阶层,其实美国也有这种精英阶层,也有类似于世袭的这种现象,那为什么美国就没有发生这种富二代和穷二代或其他社会群体的生活矛盾。一方面,我们要和其他国家进行比较,一方面接受现在既有的定义,以及新的定义,我们追寻这个根源到底是怎么来的。

*寻找富二代与其他社会认知的交火状态

王育琨:很好,做一个课题,如果与其背景和与更大层面的交接不清楚,聚焦不到位,就是没有意义的。我们的编剧怎么看?你找到了你的生命意识。

李柳:首先这个现象出现了,而且受到更多的关注。那么是什么样的土壤产生这么多人关注这件事情?富二代这个词真的是中性的吗?未必是中性。大家对它褒贬不一,不同阶层的人对这个词看法不同。团体之外的人用这个词来概括,但是团体之内的情况是什么,大家未必非常清楚,所以需要把这个情况客观地展示一下。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展示您的观点。

另外被“富二代”这个词所形容的群体,他们对这个词怎么看?他们对这个被强硬的黏身上的词有什么反映,对自己身份有什么认识?这也是重要的。假设还原阶层、经济、社会地位所有的东西,剥开了这个词,会怎样?你又是什么样的人?“富二代”本身是被人说出来,就一定有所指。为什么没有用另一个词,而用这三个字呢?

我想说的是,这个团体的自我,他们自我认知和社会对他们认知,以及不善待他们的人的认知,这三方面之间交火的状态是什么。

王育琨:这个词用得好,多个层面交火的状态,要把冲突点转化出来。也就是陈奕伦说的环境背景。你的说法更具有穿透力。要通过富二代这个词,了解它承载的诸多层面的冲突。谢谢,怪不得你做编剧。

*从大的社会背景来看新生代

陈奕伦:刚才想到一点,其实目光还可以不仅仅局限于富二代这个现象上。比如富二代、90后这些名词本身没有价值判断,富二代指的是家里有钱的第二代,90后是90年后出生的,但现在被赋予了一种价值判断。这是一个大的社会现象,这是否折射出中国现在的某种经济状态?这种经济状态的产生是因为中国具有怎样的经济条件?我们还是再上升一步,从大的社会现象来看。

王育琨:对,要更多关注。其实富二代、贫二代,都是新生代。在这批新生代中,富二代只是一个部分,应该研究这部分整体的生长背景环境问题,对吗?

陈奕伦:现在等于是社会强行划分出很多这种人造的群体,割裂开来研究并没有意义。

王育琨:这种割裂的研究是有点限制,把这些所有东西联系到一起,反而更明确。

陈奕伦:我们要反思,为什么我们现在的中国社会会出现这种分割。

王育琨:奕伦说的让我有强烈的共鸣。他观点的包容度在于,新生代都是在这个环境中长大的,应该一起来研究,不要去区隔那么清晰。一区隔清晰就失掉了这批人整体风貌。

*应该研究仇视“富二代”的人的心理

蒲肖依:社会上对于90后或富二代的定型,是众多压力下人们寻找的一种突破口,就是一种仇视的对象,人们仇视富二代凭什么他们什么都有并且占据那么多资源。包括90后,毕竟他们真的是在物质极大丰富的状态下生长起来的,所以他们体现出来那种特性。所以对90后定义,其中还有定语,就是脑残的90后,再比如“张狂的富二代”,已经被划分的更狭窄。让我们这些80后都很难以忍受。

这项研究不是聚焦富二代和90后,还要研究给他们定义的那群人,谁给他们定义成脑残、富二代?这群人到底为什么关注并仇视这些人?实际上他们内心存在压力,觉得社会对他们不公平。整个中国有特别尖锐的矛盾,所以有这么一批人,应该研究他们的心理。

*研究不同群体的成长环境和特点

赵鹏飞:富二代依赖的是什么?无论是环境,还是性格,我们可能某方面少一点,某方面多一些,可能是见多识广或创新思维比其他人多。我们还要研究富二代和普通的二代的成长环境,或者这个“富”字赋予了他们什么东西。把他们特征找出来,看是什么特征让他们如何与其他人不一样。

王育琨:还是要对这个群体做一些细分?

赵鹏飞:看他们有什么特点,看他们成长的环境有什么特点,这些环境让他们怎样与其他人不同。

王育琨:这个问题,我挺感兴趣的。稍概括出一般特点,就偏颇了。我们往往为了概括一般的结论,就把个性抽掉了,也就没有生命了。首先是把自己的活法梳理出来,这很重要。每个人的活法都不同,别人给你梳理的不是你的,别人看的不过是一般属性。你怎么会跟毛赛一样?绝对不一样。你白,毛赛黑,这都是你们的个性。

*对比一代和二代的不同成功案例

叶坚广:我觉得富二代不应该作为一个话题去研究,越研究,就越会把他分离出来。现在二代也慢慢地起来了,二代和80后已慢慢不会被人厌烦。为什么大家说富二代不是一个特别强烈的贬义词了?因为现在富二代的成功案例越来越多,现在的富二代都是80后的。现在的贬义词又被注入到哪里了?就是90后,脑残的90后。肯定会有一个东西被攻击。

作为研究来讲,我倒觉得更应该研究富一代和富二代不同的成功案例。每次听人说一代是怎么富起来的,肯定有傻子瓜子,第二个案例肯定是倒爷,其实没这么简单。富一代为什么会成功?他们的思想和我们思想的区别是什么?应该去做一些对比。为什么我的父亲能成功,别人的父亲没有成功?肯定是有区别的。把他们的东西跟我们做一些对比,再让我们去学习,这可能更重要。富二代也并不都是闷的、傻的,不是只会花钱,大家慢慢会承认他。没必要总让富二代解释自己,说自己的压力痛苦。

王育琨:这个提议很漂亮,很棒。在老一辈跟富二代的对比之间,把他们不同的背景环境、不同的个性特点,不同的张力、生命力找出来。

*应该模糊群体概念

王炜晔:我觉得坚广说的很对,如果非要单独揪出来的话,就感觉又是孤立起来了。实际上有的时候我们很多担心没有必要的,过去60后的人会被担心,那个年代的大学生都穿着大喇叭裤子,跳着舞,听着崔健,但是后来发现他们也成为那个社会的中流砥柱了。然后又开始说70后,后来又担心80后,随着80后的成长人们又开始抨击90后脑残,我觉得就是人为的把那个群体孤立起来了。现在应该渐渐模糊这个边缘,反而是要做一些相对承认的东西,慢慢模糊掉这些概念。因为事实已经是这样了,他就是富二代,你无法改变什么。

*应改变一代的传统想法

叶坚广:再补充一点。很多人都希望改变80后的想法,父母和老师都想改掉我们的小缺点,为了10年20年接班时能做得更好。但我觉得不应该完全改变我们的想法,而应该改变上一代人的想法,上一代为什么要我们接班?在其他国家,很多大公司是不用第二代接班的。中国为什么富不过三代?是因为要接班。而国外大公司为什么能传承几百年,因为他们是让身边最好的人接班,而不是他的儿子。所以,应该改变老一辈的中国传统的接班想法。我学的是建筑,我一心要当建筑师,而我父亲要我回国帮他的生意,我会帮他30年,但当我做到50、60岁的时候,我还会去做自己的设计院。虽然现在没办法,但我内心就是有股劲,在我入土之前一定要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父母给我们做了榜样,如果有些事情不能听他们的,就会觉得愧对父母,所以就给自己很多压力,这种压力必须是自己扛的。所以,如果能改变他们的想法,这种不得已的压力就没有了,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王炜晔:你将来能对你儿子做到这点吗?

叶坚广:因为我是被我父亲影响的,我很有可能比我父亲好一点,我希望我的孩子能比我再好一点。中国五千年传下来的这种思想,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全部磨灭掉。

王育琨:谢谢补充,这个点很好。

*独生子女制也为富二代附加了很多东西

赵鹏飞:我想说一点,比如清朝,是一个大家族来选一个人继承皇位,不全是皇帝的儿子,也可能是其他几个贝勒爷去接位。法国和英国的家族接班人也是有很多选择。但我们这代人每家只有一个孩子,多的有两个。中国家庭只有一个孩子,也给富二代追加了一些东西,似乎只能由他来接班。其实可能还有更多选择。

陈亚男:我同意他的观点。其实像香港还有国外,每个家庭都可以有很多孩子。尤其是香港,很多企业也发展百年了。有些人就说,生儿子不如生闺女,因为生闺女就可以选择优秀的女婿来接班。而在大陆,都是一个孩子,所以就是给了这些人一定的压力。国内的企业传承问题,跟独生子女制度也有关系。

毛赛:不过现在好多有钱人都去国外生孩子。

*不要把矛盾点只聚焦在二代身上

孟迎晨:一些二代让我们看到了反面事例,但能够成长更高的肯定是二代。因为,首先二代所拥有的资源和生长的环境是别人无法媲美的。第二,在研究二代时,可以从人性来考虑。只要是人,人性就不会变。为什么我们不能从历史上来研究二代?我们常说的一个贬义的二代是谁?是扶不起的阿斗。最褒义的二代说的是谁?是孙权,曹操说“生子当如孙仲谋”。阿斗和孙权一个在蜀国,一个在吴国,为什么他们生长是不一样的?

如果让“阿斗”去接班的话,如诸葛亮这样优秀的人才,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多么悲凉。我们不能让公司里优秀的成员,因为一个不适合的领袖,而使整个团队覆灭。所以一定要让二代的团队得到锻炼,一定要让二代得到提升。有些二代就像李煜一样,虽然是皇帝,但他喜欢写诗,那就不要要求他执掌国家政务。所以要关注二代的团队,不要把矛盾点只聚焦在二代本身。比如国外是选择最优秀的人才来做管理,其实那是二代的团队。

*富二代将对世界产生正面影响

陈勉一:不要把富二代孤立出来,这会加剧社会矛盾。如果真要研究富二代,还有一个角度,就是看富二代对中国在世界上地位的影响。二代接班后,世界对中国的看法将不一样。因为现在90%二代都在国外留学,有相当一部分在美国。我是在美国读的大学,美国的精英大学几乎聚集了全世界的富二代、三代。若干年后,全世界所有国家的精英阶层都是从美国接受的教育,这样也许可以减少国际冲突,促进国与国之间的理解。想象一下,如果两个国家发生冲突,结果发现国家领导人的团队都是在一个学校里读书的,那结果会如何?所以,将来受过海外教育的二代接班以后,会对世界或者中国在国际上地位产生正面的影响。

 

 

研究方向小结

王育琨:你们说的很好很深刻。有全新的视角,给我很大的冲击和滋养。总体下来,有8个点:

第一个点,新生代终归要起来承当。

如何承当?如何具备方方面面的素质?如何在实践中强壮起来?这是一线创业者与新生代都要考虑的问题。这涉及富二代的教育方式,涉及富二代有没有摔打的自由,涉及企业体制和社会文化背景。我们可以去总结一个个站起来承当的富二代,他们的具体经历和具体故事。在这些故事中,传递出重要密码。

第二个点,新生代前进的动力到底是什么?

我们有动力,动力在哪儿?把这批人研究出来。一大批富二代,也有去吸毒的人,他会说,动力在哪儿?什么动力都没有。你们能调动其他人去寻找动力,所以这很重要。从你们的谈话中,我领悟到,一种对自己生命意识和生命意图的觉醒,是最为重要的。那才是你持续不断的动力。每个人的觉醒因缘和契机是不同的,觉醒的程度也不同。这就构成了我们研究的丰富多彩。

第三个点,在交叉边缘上把握新生代。

新生代不是孤立的群体。而是在社会纵横坐标上标新立异的一代。这个背景坐标,有他们成长的家庭关系,有受教育的同学师生关系,有公司的体制和关系,有社会交往关系,有社会文化背景等等。只有在这个广阔的背景下,透视新生代,才有可能得出符合实际的结论。

第四个点,把一代跟二代做对比案例研究,

研究两代人的特点、背景,他们能力的生长点,比较优势、劣势。比较之后,我们能够对整个群像和我们肩上的担子,看得更清楚。

第五个点,一些老的传承观念要改变。

干嘛非要有人来接班?“我不情愿还非要我来,我这一辈可以忍了,下一辈能不能再忍。”这实际上是一种观念,现在的治理结构在慢慢改变,只要能够想出怎么获取财富就行,用不着非要二代去接班。

第六个点,要在历史空间上把握富二代。

你们的视野很开阔,一下子就把新生代和传承问题,拉到了五千年的中国历史背景中。历史强调比较重要,比如我们说了阿斗和孙权,要从历史上把握富二代,以及二代的团队。

第七个点,新人类接班后对世界格局的影响。

这代人的接班,很多都是国家课题研究者的事情,勉一提出的这个点很重要。

第八个点,真正的富二代教育。

真正的富二代教育,远不是拿来美国的或是已经完美传承的企业案例去解读一下就可以的。中国企业家论坛,也想做出一个尝试,就是把一线企业家与新生代拉到一起。让他们相互听倾听对方。在相互倾听和互诉衷肠中,实现真正的富二代教育。这次的聚会讨论只是第一个尝试。我们会在今后的亚布力论坛上,增设这样的互动版块,也可以专门开设这种圆桌会议。圆桌会议的主题不一定局限在接班问题上,可以根据特定时期的特定话题,把这些话题变为一个载体,让一线企业家与新生代一起同频共振。

这八个问题归结出来,我们的研究变得像模像样了。再次对你们的真情投入表示感谢。

原始出处:《亚布力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238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