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任正非最懂“和合”的力量  

2012-02-28 07:1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正非最懂“和合”的力量

任正非把目标瞄准巨头,但是从来不放过可以跟巨头和合的机会。或者说,宣战就是为了和合。

王育琨

  任摩逊给儿女起名任正非和任正离,实际是给儿女种下了一颗种子:正即非,非即正;正即离,离即正。不要跟随主流,心里要有主流。离开主流,才可以推动主流。这是一种博大的哲学,在任正非后来的人生与事业中得到了最大的体现。

  任摩逊的“正非”说,核心就是不流于俗套,有不断超越的心志。“超越自己,改变世界,渴望超越”,被任正非用到了极致。他看穿了,人是注定要被超越的,巨型公司是注定要被超越的,现实既成的一切是注定要被超越的。任正非后来创办华为,走的就是通过颠覆实现与正统和合的路径。后来他还发明了管理的灰度理论,或许也可以在自己的名字中找到某些启示。

  任正非的母亲看上去瘦小,逆来顺受,实际上那是一种舍己从人的美德。“舍己从人”,这是太极拳的一个核心理念:不对抗,顺着对手与环境的力道走,在可以转化的地方转化能量。舍己从人,随时随地与环境和合,那是真正的大智慧。人与环境要随时随地和合,心与做事要分分钟相通。这样一种“和合”精神,是任正非遗传基因里就有的东西。

  这种和合的基因,是透视任正非性格及其走向的有效罗盘。他的父母向他展示了一种骨子里面的倔强:每一个挑战都内含一抹清明,无论看上去如何困顿迷茫;每一个担当都蕴含慈悲喜舍,无论看上去如何穷凶极恶。有时需要忍受,受了受了一受即了;有时需要出格,唯当机创造方能巩固生命力的根基。

  在任正非新近文章《一江春水向东流》中,他把华为的成功归因于“和合”。他不懂科技,不懂营销,不懂管理,从来不敢开会,就是一个劲地往下跑,去看到好的做法和好的想法,就最大限度地在公司推广。他说:“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柜,变成了一个文化教员。真正聪明的是13万员工,以及客户的宽容与牵引,我只不过用利益分享的方式,将他们的才智粘合起来。”

  华为供应链管理堪称一流,精髓就在“和合”。一个螺钉加工厂的女老板看我讲华为案例,她告诉我说,华为对协作商的服务非常周到,不需要任何回扣和通融,为你做管理流程,为你提供技术和管理支持,还为你送管理培训。

  任正非对“和合”精神心领神会。2002年思科与华为在美国开战,2005年思科总裁钱伯斯应邀到华为来访问。两个宿敌相拥而欢一时传为佳话。这就是任正非。他把目标瞄准巨头,但是从来不放过可以跟巨头和合的机会。或者说,宣战就是为了和合。

  华为发展出的商业模式,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舍己从人”。他从来不惧巨头,因为巨头尾大不掉,不会去关注客户近期的需求。任正非反其道而行之,把目光锁定在客户三个月的需求上,他会集中整体力量,去把握客户的心跳和呼吸,与他们共呼吸,结果最后往往能够把巨头的客户转化过来。

  如果说,父亲任摩逊的“正非说”给任正非注入了“渴望超越”的种子,那么母亲程远昭的“舍己从人”则让他找到了超越的途径。

原始出处:《中国经济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8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