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王育琨:犹太人创新的扳机  

2015-11-25 08:0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育琨:犹太人创新的扳机 - 王育琨 - 王育琨
 

有一幅刻骨铭心要实现的未来大画面,从未来前进到当下,以空杯心态不断问为什么,就会跳出惯性,用直觉抓住针尖刺破天的机会窗。

2012年去以色列考察,有幸与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奥曼教授的两次晤面。一个上午的交流,双方感觉有更多东西可以共振。

他喜欢我问的一个问题:“为什么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爆发?是不是当今的激励方式就导致了三大失衡:人类发展地球生态失衡,企业财富积累与企业良知失衡,个人成功与个人心性失衡”。

他回应出经典的概括:“激励什么?谁来激励?这是今天人类社会没有解决好的一个问题,也是企业界没有解决好的一个问题!

于是我们又约了另外一个下午。我们就探讨一个问题:犹太人为什么创新这么厉害?

他的回答很简单:“问为什么!为什么,就是犹太人创新的扳机!”

      从未来前进到当下的犹太人,最擅长扣动创新的扳机。


探寻犹太人的创新密码,是我那次考察以色列的重点。我向希伯来大学81岁的奥曼教授请教,他用两个圆的交汇来说明犹太人的创新。每一个当下的人生,都是两个圆的交汇,一个是过去的圆,一个是未来的圆。对大多数人来说,因为过去的圆成就了你——里面有太多的经验、习惯、知识、技术、矛盾、纠结、理论、理念、教条、利益、身份、名望等等——它会形成强大的习性,一直拽着你沿着旧有的轨道下坠。而每个以色列人心目中,同时还有一个未来的圆,那是他们最初关于未来的梦想,是未来的一幅大画面。如果时时处处想着这个未来的大画面,分分钟与未来建立连接关系,分分钟从未来思考当下的做法,那就注定会有创新冒出来。

 

王育琨:犹太人创新的扳机

如果你已经满足现状了,满足于你已经取得的成就,满足于你的做法,你自以为是了,那么你就会进入一种稳定的惯性,就不可避免地会顺着过去的圆下滑。而假如你在那个点上,依然能够保持着饥饿的状态,保持着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与未来的一幅画面有连接,你就会从未来前进到当下,思考当下面临的问题与纠结,就不会被框住,就不会迷失在黑暗中,就会分分钟产生跃迁的驱动力。


这个扳机很奇妙。现在世界出问题了,美国有金融危机,欧洲深陷欧债危机,中国频频出现食品安全问题,人们一再为了手段忘了目的,正在踏上一条毁灭自然、毁灭自己的道路。带着这样的关切和忧虑,我向奥曼教授请教:“您的博弈理论,说是一种共生的决策,您从哪里出发来观察人的博弈?在那个致命的拐点上,如何能够让人类保持上行?”


奥曼教授说,这也是他非常担心的问题。由于人类的各种活动,每年导致超过3,000个物种灭绝。这是非常不幸的事情,他认为这件事非常重要,比世界上其他任何问题都值得我们去关注。他说人们做每件事都有自己的动机,而且大多是根据自己的意愿去行事,大多时候都是出于非常自私的意愿,是在满足自我需求。既然人们做事情是出于某种动机,那么我们关注的焦点就应该是如何激励人们去做值得去做的事,而不是去让人们破坏地球。所

有经典的经济学理论都是基于激励机制的,奥曼教授也认为激励机制非常强大,也可以认为是它导致了金融危机。


比如,在金融危机初期,各国就开始通过救助银行来救市,包括美国,而这加剧了金融危机,这是非常错误的决策。在救市政策的引导下,人们会去冒风险,因为他们认为一旦冒险成功了,他们将赚到钱;即便失败了,政府也会采取救市措施救他们。所以,所有形式救市政策的效果都是短期的,也许因为政府救市,人们暂时保住了工作;但从远期来看,这是一种不健康的机制,它所引发的种种问题不但没有终止金融危机,反而导致并加剧了危机。


一切的悲剧都从激励机制开始。奥曼教授的结论高屋建瓴。一场博弈的结果,与激励有着莫大的关系。上市公司的激励是错误的,经理人不对长期发展负责,只对近期收入和利润负责,这就激励了那些没有良知的经理人,只去拓展市场收入,而不问这种收入是不是给客户、给社会带来长久的利益。这种只着眼于眼前利益的激励,是体制设计上的大问题。公司如此,国家也如此,世界也如此。所以,无论是一个公司的架构师还是一个国家的架构师,关注点都应该关注激励结构的指向和设计。


奥曼教授,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办公室只有不足10平米。在这个斗室里,演绎着世界风云。上世纪30年代,他们一家曾为躲避纳粹的迫害,逃到了美国。1955年。奥曼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就像千千万万的犹太人一样,决然地回到一片荒凉的以色列国。他的博弈理论突出了合理性(rationality)。合理性,对于一个亲历纳粹迫害的犹太人来说,是一件很恐怖的事。他却看到了其中的合理性,从而能跳过所有的灾难,看到事物背后的合理性。不从善恶角度出发来判断事物,这是一种极大的勇敢与无畏。

 

奥曼教授的一席话,让我联想到老子的“大仁不仁,大善不善”的理论。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万民为刍狗”。老子崇尚自然,提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理论。


奥曼教授指出,激励对于把握那个创新的扳机很重要。激励最重要的是两个问题:谁来激励?激励什么?


领导者在设计激励结构和激励机制时,必须反复问:为什么要采用这样的激励方式?为什么这样的激励方式能够激励人?这两个“为什么”,会把激励方式的核心凸显出来,那是团队成员的心之所向。一个好的激励机制,无非是抓住了民心的走向,而民心所向是激励的本源。


我频频点头。但是还是追着问:“奥曼教授,您给出了激励问题的本,很说明问题。但是怎么把这个本落到实处呢?怎么可以保证本末一体呢?这里面有太多复杂的人性问题,让我们一筹莫展。到了这个拐点,到底是不可救药地下滑,还是活泼泼地上行?到底是什么让犹太人在混沌的世界保持向上的求索冲动?到底是什么把犹太人的好奇心给激发了出来?


他说:“哈哈,你这个人抓住微观不放。这很简单,就是一直追问‘为什么’。比如,给下属布置任务时,通常的做法是跟他说‘你把这事去给做了’。而犹太人则不会,犹太人认为每个人都是具足的,每个人都是有他的完整性,你只要帮他打开天窗,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这事要给你做?为什么是你不是别人?你会怎么去做?连着问几个‘为什么’,接收方就会拿出与众不同的解决方案。如果他也养成了这个习惯,那么他就会一刻接一刻地让你惊喜。你不在他关注的那个焦点中,你不像他那样心无旁骛地去关注要运作的事,他肯定比你有更多的发现。你相信这一点,这一点就会自然呈现”。

 

王育琨:犹太人创新的扳机

原来这样简单!犹太人坚信上帝造的人都是一样的,每个人都是具足的,每个人都是自在的。只有释放每个人身上的创造力,才会有一个强大的以色列。创新的源头是打开每一个人内心的闸门,全然打开,去到那个可以跟任何远近场域的智慧相连接的自在境地,连接之后,创新必至。而所有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用犹太人的话说,就是时时处处追问“为什么”。


有一幅刻骨铭心要实现的未来大画面,从未来前进到当下,以空杯心态不断问为什么,就会跳出惯性,用直觉抓住针尖刺破天的机会窗。

这个为什么,其中包含若干地头力的品质:未来梦想大画面,刻骨铭心,从未来前进到当下,觉知为什么,跳出惯性,以充盈的、弹性的力出啊朱机会窗,等等。

在这个扳机中,有奥曼教授还没有提到的内容,就是当事者的意愿力或称意志力。考虑这个因素,奥曼教授给我画的两个圆,可以拓展为三个圆,即主体的意愿:


原文:《以色列创新:一条活泼泼的河流》连载之二

来源:《商业评论》2012年11期。


  评论这张
 
阅读(333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