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吴春波:华为的蓬与麻  

2016-01-27 07:1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春波:华为的蓬与麻 - 王育琨 - 王育琨
 

 任正非:


 “我个人谈不上伟大,我是个普通人,我自己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会。我什么都不懂,我就懂一桶桨糊,将这种浆糊倒在华为人身上,将十几万人黏在一起,朝着一个大的方向拼死命的努力。将十几万人黏在一起,朝着一个大的方向拼死命地努力”。


        “什么驱动力使华为成功,我认为是华为的核心价值观描述的利益驱动力,驱动了全体员工的奋斗,是一场精神到物质的转移,而物质又巩固了精神力量”。


        “我可以告诉你,释放出我们十一万员工的能量的背景是什么。就是近廿年来,华为不断推行的管理哲学对全体员工的洗礼。你身上的小小的原子核,在价值观的驱使下,发出了巨大的原子能”。


        “其实200多年前,美国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小殖民地,也是一种哲学精神、体制的力量,促使他们变得这么强大,并非什么上帝。而它面对别人的成功,去怀疑别人的背景,这是很好笑的。别人难道不可以也是哲学、制度力量推动的成功吗?”


吴春波:  “ 麻予蓬者以力量,以血性,以灵魂;蓬予麻者以滋养,以平台,以机遇,从而形成可循环的能力场,持续地为客户创造价值。蓬者,即不同代际的人力资源;麻者,即组织存续期间的一些共有的价值体系”。


田涛:“18年前,任正非首访以色列,震撼之余,他深刻意识到:资源是有限的,唯有文化生生不息。而文化的内核则是核心价值观。‘蓬生麻中,不扶自直’,何谓华为之‘麻’?价值观基础之上的制度体系,包括激励与分配的制度体系”。


——田涛和吴春波老师,都是我的老师加朋友。他们解读华为,精到而且在理论上有深度拓展。形成2016年中国管理的强音。


——华为开放的造物场域,可以开启华为奋斗者生命中巨大的无穷性,可以倾宇宙之力造物造人。每个地头、每个当下,都是场域能量的总体发力。华为场域灰度活泼泼,使得17万华为人聚精会神朝着一个方向拼命努力,使得华为原子能总体爆发。蓬是华为与众不同的奋斗者,麻是华为文化软件和平台硬件所构成的造物场域。


——王育琨记

 


  • 作者:吴春波,“华夏基石e洞察”智库撰稿人,著名管理学家,华为高级顾问

  • 原标题:《华为的蓬与麻》

  • 来源:华夏基石e洞察(ID:chnstonewx)


田涛先生的一篇文章《蓬生麻中,不扶自直》,在微信圈疯传(在传播过程中,这篇文章已经被标题党改换了多个题目)。


这篇文章以独特的视角,分析了组织中的“代际管理问题”,并以华为作案例,提出了一个有价值的命题:


“华为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力量、28年持续凝聚这样一个‘六世同堂’的非血缘共同体?”


田涛先生给出的结论很朴素,也很简单——就是这篇文章的标题:蓬生麻中,不扶自直!


此句出自荀子,原文为:“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对于一个组织来讲:


蓬者,即不同代际的人力资源——他们有着不同的时代背景,有着不同的价值观体系,有着不同的个性爱好,按照不同的时间序列,加入到组织,构成了组织中的能动的要素。


麻者,即组织存续期间的一些共有的价值体系,包括但不局限于企业管理哲学、价值观体系、商业伦理、机制、管理平台、行为方式等。


蓬生麻中,不扶自直,在管理意义的含义是:不同代际(也包括不同国籍中的代际)的人力资源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这些差异必定给组织的管理带来更多的变数或称不确定性,甚至是挑战。对于组织来讲,指责、抱怨和失望都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破解这一困境的出路是:依靠组织的强大的价值观体系,滋润、影响、引导、改造不同代际的员工,使之认同、传承和信仰组织共同的价值观体系。使蓬依附于麻,麻扶植于蓬。相互依托,共生共长。


否则,或者是蓬的野蛮生长,或者是麻的孤影形单,或者是蓬与麻的水火不容,相生相克,组织之地或荒芜杂陈,或寸毛不生。

 


在公司平台上,价值观、管理机制、管理平台与变革方向等是确定性的,需要坚守,需要传承,而不能因代际的替代与结构的变化妥协,因为这是公司成功的关键。天不变,道不变,“麻”亦不变。


而至于不同代际的个体的价值主张、兴趣与偏好,因时代的而变化,具有不确定性,不能求全责备,整齐划一。理性的办法就是开放、宽容与灰度,承认差异性,关注共同性。


其实,不论时代如何变化,代际如何更替,人性的基本假设没有变,人性的根本没有变。问题的核心在于:以内部规则的确定性,应对人性的多面性与复杂性,通过公司的核心价值观的导引,通过内部管理机制的牵引,激发人性中积极向上、不断进取和成就事业的一面,抑制人性中贪婪、自私和惰怠的一面,即激发正能量,抑制负能量。


正如田涛先生所说:28年来,华为凝聚了15万知识分子,15万人中有六代人,而且其中将近4万是外籍员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价值观的力量,价值观是国家、民族、企业和任何组织的最有力量的凝结剂。18年前,任正非首访以色列,震撼之余,他深刻意识到:资源是有限的,唯有文化生生不息。而文化的内核则是核心价值观。“蓬生麻中,不扶自直”,何谓华为之“麻”?价值观基础之上的制度体系,包括激励与分配的制度体系。


  • “我个人谈不上伟大,我是个普通人,我自己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会。我什么都不懂,我就懂一桶桨糊,将这种浆糊倒在华为人身上,将十几万人黏在一起,朝着一个大的方向拼死命的努力。将十几万人黏在一起,朝着一个大的方向拼死命地努力”。


这并非任总的过谦之语。


在企业创立和成长过程中,经过艰难的成功与挫折,经过痛苦的思考,任总提炼出华为的核心价值观:“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这三句话既简单,又朴素,但因其基于对不同民族与国家不同代际的人性的深刻洞察,因而更具有普适性,通俗性,能够直达人的心灵,如同中子撞击原子核一样,更能激发出人性的正能量。


任总曾讲过:


  • “什么驱动力使华为成功,我认为是华为的核心价值观描述的利益驱动力,驱动了全体员工的奋斗,是一场精神到物质的转移,而物质又巩固了精神力量。


    我可以告诉你,释放出我们十一万员工的能量的背景是什么。就是近廿年来,华为不断推行的管理哲学对全体员工的洗礼。你身上的小小的原子核,在价值观的驱使下,发出了巨大的原子能。


    其实200多年前,美国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小殖民地,也是一种哲学精神、体制的力量,促使他们变得这么强大,并非什么上帝。而它面对别人的成功,去怀疑别人的背景,这是很好笑的。别人难道不可以也是哲学、制度力量推动的成功吗?”


简单、朴素、指向单一且被信仰的价值观是华为的内在驱动力。


这就是任总所讲的“一桶糨糊”。


“一桶糨糊”其实就是华为的“麻”。


从这一角度讲,“什么都不懂”的任正非,既手柃着糨糊,又是一位植麻者,同时又是麻的守望者。


这就是田涛先生文章所讲的“蓬生麻中,不扶自直”中的“麻”。


有人言:你可以攻陷一个国家,但不能攻陷一座教堂。


有人给田涛先生的文章加了个副标题:不存在所谓“有问题的一代”。


由此也引申出一个问题,如何看待“80后”、“90后”甚至“00后”的问题?和无奈,甚至是失望或绝望。当我们看到“蚊子龙卷风”中的徐海明,在非洲屡被打劫的Lily,与客户如此之近牵手的游江涛,“有问题的一代”的命题不攻自破。


田涛先生的文章给我们一个新的解读视角,这不是“蓬”的问题,而是“麻”的问题。对于企业来讲,关键在于如何构建强大的价值观体系和制度平台,引导与影响不同代际的员工,抑制和约束其人性中贪婪、自私、恐惧和惰怠,激励和激发人的积极、向上、奋斗和勤奋。


麻予蓬者以力量,以血性,以灵魂;蓬予麻者以滋养,以平台,以机遇,从而形成可循环的能力场,持续地为客户创造价值。

 

 

原文:吴春波:华为的蓬与麻


吴春波:华为的蓬与麻 - 王育琨 - 王育琨
 
  评论这张
 
阅读(234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