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任正非:在浮躁的时世中坚信常识  

2016-12-13 06:3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磨好豆腐,出绝活,接近美,接近神,见自性,见天理!


“不要管理复杂化了。小公司只有一条,就是诚信,没有其他。就是你对待客户要有宗教般的虔诚,就是要磨好豆腐,终有一天你会得到大家的认同的。中小企业还想有方法、模式、思想,我说没有,你不要想得太复杂了。你就盯着客户,就有希望。就是要诚信,品牌的根本核心就是诚信。你只要诚信,终有一天客户会理解你的”。


这是任正非在今年初巴塞罗那恳谈会上,对如下问题的直接回应:“华为对于正走在起家路上的中小企业有什么方法论的建议?”


任正非说,中小企业不需要方法、模式、思想,而实际上他说出了一个最大的思想:“磨好豆腐,拿出绝活”!为啥要磨好豆腐?因为你的爹要吃,因为你的娘要吃,因为跌孩子要吃!


当把遍布全球的客户,当成你的爹,当成你的娘,当成你的孩子,你实际上就与客户自他一体了,你实际上就拥有了万物一体之真善美。


磨好豆腐,出绝活,接近美,接近神,见自性,见天理!


抱元守一,守住这个无名之朴,就守住了商业强盛起来的至尊法宝。


任正非坚信常识:“你给客户满意的产品,客户付钱养活你。做企业就是要对得起客户,要恪守住不变的诚信。”


任正非反复在说,华为走到今天,就是靠着对客户需求宗教般的虔诚和敬畏,坚持把对客户的诚信做到极致。


商业上没有捷径,华为没有秘密。很多企业学华为,只看到了表面的成功。却没有几个企业能够坚守商业常识。你抱着自私自利走捷径的视角看成功,永远也学不了华为;你抱着创造客户最终价值的视角看成功,华为与你高度共振。这里的关键是看待商业和成功的视角转换。意识不转,学也白学。


中国企业被一轮又一轮的语言泡沫搞得晕头转向,总是想走捷径去寻找“飞上天”的“风口”。这种现代版的“守株待兔”所以流行,是因为一种走捷径的狂躁症正在中国商界肆虐。中国企业到底该怎样活?华为对那些在困顿中迷失的中小企业到底想说什么?


任正非说:“供给侧改革的中心,就是提升产品的品质。首先我们要抓住货源要保持高质量,供给侧一定要保持高质量。第二,产品要高质量,有了就会有客户群。供给侧改革中核心是质量。质量的关键是要提高成本。低成本就不可能有高质量,低成本必然带来地沟油、假冒伪劣。高质量为什么不能卖高价格呢?卖不了高价格,政府就要减负,企业才能有余钱投入创新。我在达沃斯讲的我们坚决不走低价格、低成本、低质量的道路,这会摧毁我们二十多年后的战略竞争力。”


任正非在说,你不提高品质,就会驱赶老百姓到国外去爆买。提升产品品质,需要巨大的投入和决心,需要几十年积累,一步一步,厚积薄发。你一味低价,就没有办法动员更多资源提升品质。而消费者根上的需求是好产品,是高品质的产品。


华为走到今天,就是一心一意提供好产品。为此,几十年如一日,每年都拿出巨额资金搞研发。过去十年,华为累积投入2400亿元搞研发,17万员工中研发人员的比例高达45%。华为在全球设立16个研发中心,31个联合创新中心,加入170多个彼岸准组织和开源组织。截止2015年12月3日,华为累计获得专利授权50337件。全世界第一流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纷纷聚集在华为。


任正非是次还透露,华为准备去乌克兰建立研究中心,那里有一流的科技人员需要一个环境贡献出他们的才智。


我插话:那里在打仗呀1


他说:现在是乌克兰人民的困难时期,特别需要与良知的企业去投资振兴经济。


任正非无我,他不以自以为是的视角看世界,他会站在对方的角度看世界,他会以万事万物的真来看世界,于是他在危机丛生的地方,看到了华为可以贡献的价值点,看到了华为可以聚集的最为珍贵的智慧资源


200多年前,美国作家托马斯·潘恩撰写《常识》,让在犹豫不决中的美国建国之父们,如华盛顿、富兰克林、亚当斯这些独立战争时期著名的政治家,找到了政体上的真北。


潘恩的《常识》影响深远。常识,在所有的识见中,最珍贵;常识,是在大多数人“不敢说的”怯懦时刻说出真相;常识,是在大多数人不明白的困惑时刻说出真相。潘恩的《常识》之所以成为影响美国人的优秀读本,就是因为他所言说的常识令人蓦然惊醒:啊,原来是这样的啊。


当下,一种走捷径的躁狂症正在肆虐中国商界。五彩斑斓的泡沫,各种各样的虚妄之相,各种各样迷乱的执念、各种各样有形的无形的捆绑,已经让国人失去了自由屏蔽掉自性。我们到底该咋办?或许,唯有常识才可以撞醒国人的原力!


常识,那是人们世世代代经历过考验的生命法则。曾几何时,人们为“站对了风口飞上天的猪”而羡慕潮涌?飞上天的猪是死亡。任正非,一如《皇帝的新衣》中的赤子,说出了人人都可以知道的大白话。而有时,人们偏偏忽视了常识、法则或公理中的智慧。


老子对常识——生命运行的法则和规律,很是看重。他做了个很强势的判断:“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而对抱素厚朴恪守常识的人推崇有佳:“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道德经》16章)。


曼德拉说:“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老子、潘恩、曼德拉与任正非一样,都在说常识。抱素守朴,抱元守一。说起来简单,行动起来很难。各种各样的虚妄之相,如“飞上天”、“走捷径”、“先赚钱生存下来第一”等等,都会涌出来搅乱你的静心,让你离开客户最终利益的大地。而只有那些理想主义者,才可以在黑云压城的环境中,默默地头拱地往前走!不要以为自己今天凭忽悠客户赚到了钱,就自以为是了,要知道违背客户根本利益,迟早要得到报应!人在做,天在看!


富有理想主义的任正非带领华为,走出了一条坚守常识现实报的康庄大道。任正非所谈常识,是一种觉性。一如潘恩当年的《常识》,撞醒了美国建国之父,让他们找到了政体上的真北;任正非的常识,最先撞醒的一批人在哪里?他们会找到商业的真北吗?




延伸阅读:


任正非:世界永远是顺序渐进的!


世界都是顺序渐进的,我不相信大跃进可以成功。我们公司从来不搞大跃进。


如果中小企还提什么商道、模式,那就错了。品牌的根本核心就是诚信。你要对客户需求有宗教班般的虔诚。诚信,只要你诚信,你就可以活下去。


上帝粒子研究最新发展,那是厚积薄发;跌倒了的乔伊娜,依然抬起头来冲锋拿冠军,那也是厚积薄发!


一个浮躁的社会,一个泡沫化的社会,这需要一个很长期的修复过程。父母已经严重泡沫化了,你怎么可以让儿子孙子不泡沫化?


我们是理想主义,谷歌也是理想主义。苹果是现实主义。苹果注定要衰落。而理想主义必定有未来。


王育琨


读者@王玮Albert对《任正非:对客户诉求要有宗教般的虔诚和敬畏》一文发表评论说:“人们总是热衷于歌颂已有的成功和王者,却对累累白骨的创业小公司群体视而不见。假使任正非出生于85后,他也一样为生计而发愁。想想BAT的大佬,都是年纪相仿。行业机会窗口一旦出现,也就那么三五年就过去了,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我当时给他回复:“今天的85后、90后,如果只盯住了飞起来的风口,就是典型的守株待兔。那种太过偶然性的机遇,不会光顾。就是光顾了,飞起来的猪不就是死吗?任正非也是一步一步爬过来的,他一路上两次得癌症,两次的重度抑郁症,还不是历经磨难走到了今天?世界都是循序渐进的。没有捷径可以走”。


给网友回复时,我记起了任正非在巴塞罗那小型恳谈会上开门见山的话。


▌世界永远是顺序渐进的,做企业不能有大跃进


在巴塞罗那华为小型恳谈会上,我们一进门,还没有坐稳,任正非就借着跟人打招呼,直奔主题说起了开场白:


“世界永远都是顺序渐进的,跳跃性的世界是不稳定的。自由电子很不稳定,怎么可以创造价值呢?1000年前,欧洲处于中世纪的黑暗,中国那时是清明上河图时代。欧洲1000年来,进步都是一步一步的。有时候我们看到,欧洲人当时怎么那么傻?那是我们用今天的眼光看过去。谁都做了许多傻事,都是一点一点走到今天的。世界都是顺序渐进的,我不相信大跃进可以成功。我们公司从来不搞大跃进。爹还是那个爹,娘还是那个娘,辘轳、泥巴、女人和狗一个都没有变化,你怎么就成了富二代呢,这不现实吗。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


华为在2016年开年,接连释放出高能量的信号。外面只知道华为终端将在5年之内,创造年收入1000亿美元的神话,2015年爆炸性成长也才200亿美元。任正非这回还提到这事,说前两天跟余承东在一起聊天。余承东说经过仔细推敲各种各样的可能性,1000亿美元的目标还是有望提前完成。前一天我们还参加了华为终端MateBook发布会,几千人的发布会现场水泄不通。绝大部分是西方人,西装领带早早地在那里坐好了。发布会一阵又一阵的热烈掌声,发布会后蜂拥而至体验区的人群,都给人一种爆棚的感觉。其实,这仅仅是华为的冰山一角。华为在运营商网络、在企业网两个主导板块上,还有更精彩的大剧没有揭幕。


在全球经济普遍低迷时期,华为却以6000平方米展位宣示一派大跃进景象。


而任正非确凿地说,所有这一切,跟大跃进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还特别拿2016年的三幅企业形象广告说事,上帝粒子研究最新发展,那是厚积薄发;跌倒了的乔伊娜,依然抬起头来冲锋拿冠军,那也是厚积薄发!他对时下走捷径的浮躁风很是忧虑。


▌锄头是种地用的,不能去炫耀锄头忘了种地


任正非认为,互联网虚拟经济就是实体经济的工具。不能把工具当成目的。锄头是用来种地的,不能因为锄头多、造型美,就在那里耀武扬威,不去种地了!不种地,锄头没有一点意义。


互联网有泡沫,假货横行,粗制滥造,以至于没有什么产品可以放心地让人去使用了。


正因为价值导向出了问题,正因为我们习惯于走捷径,正因为大家都在期盼着“坐等风口飞天猪模式”,做企业很少有人专心提升产品品质,逼迫着富裕起来的中国老百姓到别的国家去扫货。日前他见了一个日本代表团,他们都很高兴。说这两年中国人到日本狂购,就花掉了3万多亿元人民币!这是中国企业的耻辱。


任正非说不屑于就一些具体人具体观点较真,他更关注宏阔的历史渊源。


他说:


“法国大革命讲自由平等博爱,但是没有讲清楚谁来做蛋糕。没有蛋糕,怎么会有自由呢?所有一切就没有了根,法国大革命的那些目标都是虚无缥缈的,都是没用的。因为它没有解决一个创造者,一个生产者。再好的理念目标,都要清楚是以什么作为承载”。


“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的工具,不可以因为工具可以直接带来许多真金白银,就直接去追逐真金白银了,这就错了!华为不会为了钱去上市。华为不缺钱。干嘛要上市?上市就要受干扰,不可以专心致志地锁定华为的战略目标了。这是赔本的买卖,华为不去做。我们永远不会上市。我们上市,就是赚几百个亿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对钱看不上,我们就是对长远的战略感兴趣。”


▌一个泡沫化社会,需要一个长期的修复过程


中国经济前景如何看?中小企业该如何往前走?对中国经济你还有信心吗?对一连串问题,任正非的回应直接而有力:


“中国还是要搞实体经济。你没有实体经济,怎么解决就业问题。一个劳动法,就把工业逼到第三世界国家了。低端搞掉了,高端就没有了基础。工业是从低端走向高端的。如果把低端都给搞没了,高端怎么来?现在磨豆腐没人磨了。炒房就能来个几十万,谁还专注做实体。我认为,还是要扎扎实实做实体。”


“中国实体经济最紧要的就是一句话:诚信。对客户要有宗教般的虔诚。如果中小企还提什么商道、模式,那就错了。品牌的根本核心就是诚信。真诚。你要对客户需求有宗教班般的虔诚。诚信,只要你诚信,你就可以活下去。我们的经验说到底,就是一个诚信。”


“一个浮躁的社会,一个泡沫化的社会,这需要一个很长期的修复过程。父母已经严重泡沫化了,你怎么可以让儿子孙子不泡沫化?”


“日本人去年获得诺贝尔奖,日本人就反思:为什么几十年前的研究获奖,而现代没有新的研究获奖?现在日本人泡沫化了,沉不下心来了。日本人还可以自己批判自己,说明他们是清醒的。而去年我们中国屠呦呦获奖以后,中国则是沉浸在过去的温床上,一种复古的潮流又在兴起。这就是差距。”


“我们要回到世界文明的主航道,还是要回到理性上来。我们在创新上,第一要向美国学习。第二个要向德国、瑞士、日本学习工匠精神。日本一个小公司几十年就研究一个螺丝钉。德国许多高级的东西,都是德国的。他们一个村子里的小企业,就可能在讲占全球份额有多少。”


“我们是理想主义者,谷歌也是理想主义者。苹果是现实主义。苹果注定要衰落。而理想主义必定有未来。”


在泡沫化严重的今天,中国需要理想主义,中国需要任正非这样的理想主义,中国需要接地气的理想主义。



————————



  评论这张
 
阅读(8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