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梵高:在这薄情的世界上深情地活着  

2016-12-26 06:5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为了让灵魂前进,一切都要让路。

接近美,接近神,见自性,永恒!


6月应华为之邀去法国观摩欧洲创新日,

见到了顶级数学家的《数学之美》,

还在梵高的麦田、旅馆、墓地,

整整逗留了一天。

从那低矮的旅店走出来,

转过一条街,

就是梵高瘦骨嶙绚的塑像,

再转一条街还要经过一座教堂,

豁然就是那片果实沉甸甸的麦田,

我陶醉在那片麦田里,

那里飘荡着梵高的灵魂!








我第一个找到了梵高的墓地,

在碑林林立中,

最为平实的墓地,

梵高与相依为命的弟弟在那里。


我的脑子里富有画面,

为了让灵魂前进,

所有一切都要让路,包括生命!

梵高在丰盛的自然中,

向自己开了致命的一枪。

他或许又想起孤苦伶仃的弟弟,

一种求生的渴望,

让他捧着肠子又走了1000多米,

爬上二层楼的小旅店。

那一路上他究竟在想啥?

或许,他想画出麦田最后的辉煌?


梵高曾给自己一副自画像:

“我没有金钱,没有健康,

时而糊涂,外表丑陋,

骨瘦如柴,双眼通红,神经衰弱,

五脏六腑仿佛都坏了,

每天只会画着这些卖不出去的画”。


唯一懂他的女人买了他唯一卖出去的画:

“将来,任何两个喜欢绘画的人交谈时,

只要出现你的名字,都是神圣的,

你的身躯虽然可以被摧毁,

但你的心灵却永远善良。”


强大善良的灵魂吸纳完最后一丝精气,

高高地飞上了永恒的天,

照耀着人类的精神山脉。

接近美,接近神。

梵高,一个大写的人。

他告诉我们,

不必屈从任何不可一世的权威,

为着你的先天真源,

为着自性爆发,

可以在浮躁的世界上深情地活着!

您灵魂的高贵和灿烂,

不在任何人 的唾液中,

而在回到真源拿出绝活的扎实努力中!

接近美,接近神,见自性,见永恒!



——王育琨记



原文:梵高:在这薄情的世界上深情地活着

 编辑 / 齐晓晶  

来源: ARTFIRE888



大家好

我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1853年,3月30日,我出生了


24岁时,在一家画廊当售货员。一天,来了一位贵妇,挑选了很多幅画,结账时随意性的问我“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我回答“就是瞎子选的也会比你好”贵妇愤怒离去,我从此失业了。


我来到了一个很贫困的矿区做牧师,就在刚领到第一个月工资时,矿区发生了爆炸停工,矿工们没有饭吃,我把50法郎工资分给了矿工,给死去的矿工举办宗教仪式,并且代表矿工像矿主交涉,最后被革职,从此我又失业了。


这时,我没有金钱,没有健康,没有理想,没有希望,有的是悲惨,贫困,痛苦和孤独。




我弟弟每个月寄来的100法郎,后来是10天寄来50法郎,本来尚可解决温饱,但我从27岁起开始学习素描,油画,要买颜料,画布。卖自己那些根本卖不出去的画,还要把钱分给比自己更穷的人,有时我饿了只能靠喝几杯清水撑着。


倘若我病了,就静静的躺在地上,默默的忍受着这一切,接受着这一切。



再后来我叔叔去世了,分给了我300法郎,我高兴坏了,租了一间简陋的小屋,并邀请另外一位饥寒交迫的画家合住。要知道喜欢画画的人,没有什么比布置画室更另人兴奋了,我们相互赠送礼物,均为自己的自画像。



不久,由于我们的艺术观点常常出现分歧,又加上我们性格偏执,开始是争吵,后来是挥拳,最后是动刀。


社会容不下我和他,我们的性格与别人格格不入,也同时患了精神病,有一天,他发现我一个人拿着刀往家走,他便不敢回家,逃走了。


我突然脑子里出现了幻觉,想起曾经邀请一位妓女做写生模特,画完后我对她说:“我没有钱,如果你看上什么,你尽管拿好了”


她摸着我的脸,手摸到了我的耳朵,开玩笑的说,“我喜欢你的耳朵”。


这个场景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拿起刀割下了自己的耳朵,并包好给妓女送过去,妓女当场被吓昏了。



日后,我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的画画,我喜欢画自己,喜欢画阳光,喜欢画麦田,喜欢画自然。每画一幅画都夹着一封信寄给我弟弟。弟弟把我的画放在自己的画廊里,但始终没人购买。


我这一生里,曾有位老太太花400法郎买过我一幅画。并非喜欢我的绘画,只是原于可怜,借卖画理由施舍,这是我从生到死唯一卖出去的作品。




我病情越来越严重,别人眼中我是个怪人,没人喜欢我,没人愿意接近我,但有一名女子却向我表白


我回绝到:“我没有金钱,没有健康,时而糊涂,外表丑陋,骨瘦如柴,双眼通红,神经衰弱,五脏六腑仿佛都坏了,每天只会画着这些卖不出去的画”



她告诉我“你的画虽然现在卖不出去,但是以后这些画会挂在美术馆里,出现在拍卖会里,印在美术书里,会把你的一生写成剧本拍成电影,将来,任何两个喜欢绘画的人交谈时,只要出现你的名字,都是神圣的,你的身躯虽然可以被摧毁,但你的心灵却永远善良。”


这个评价是当时对我唯一准确的评价,说在了所有美术评论家们之前。


的确,我的艺术其实就是我的心灵,我强调要画出感受来。


1890年春天,我在奥维的金色麦田里度过了自己最后的时光,创作完最后一幅麦田,我举枪自杀。


这就是我的一辈子


……



(生前最后一幅油画)



(梵高墓:左边是梵高,右边是弟弟)



· 在我去世以后 ·

......................


之前跟我合住的画家得知这个消息后,便写信通知了我的弟弟。


死后第2年,即1891年,在巴黎举办了我的个人回顾展,好评如潮。


当时有为评论家称赞说:“爱我胜过爱父亲。”


(你们早干嘛去了!)




我就这样成为了世界上的传奇画家,人们从我特有的绘画风格中看到我的内心,感受到了我的感受,喜欢我的那个女人的话终于实现了,但一切显的太迟了。


这个女人叫玛雅,是第一个肯定我作品的人。


我弟弟叫提奥,一切作品多亏有他保存。


与我合租的画家叫高更,后印象派的伟大艺术家。



(大家好,我就是高更)


我们曾合租在法国阿尔的一个村庄里,那个小屋纪录了两名传奇艺术巨匠。





1853年出生,荷兰人


27岁开始画画,37岁自杀。


一生成名作2000于幅,其中一幅《向日葵》曾在拍卖行上拍出世界上最高价格。


任何一家书店的美术类书架上,都可以看到我的画集或传记。


许多人用我油画的复制品来装饰房间。


2011年的10月,首都博物馆的油画展中仅来了我一件作品,却多少人不远万里,慕名而来。




我被称为后印象派代表,


成为了历史性的艺术家。


但是生前,我是精神病患者


我是个卖不出去画的画家


我是文森特.梵高


……






这是我给弟弟写的信

不是遗书!




我的自画像

我这一生创作了大量的自画像

因为我没有钱请模特







哇,还能动,瞧把你们能耐的









— END —

  评论这张
 
阅读(8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