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任正非念念不忘的七种品质,呼唤奋斗者的真空妙有   

2016-12-31 07:18: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正非念念不忘的七种品质,呼唤奋斗者的真空妙有 - 王育琨 - 王育琨
 

每年任正非的年初讲话,

都是华为人和非华为人所期盼的。

人们说那是任正非睿智,

用简单语言传递出最大的信息量。

其实,任正非的重要讲话都是“聚集”。


为琢磨年初讲话,

可能在半年前就开始筹划了。

一个个面对面交流,一个个总裁办公会,

一个个现场他都在琢磨科技和意识新动向,

如切如磋形成一个大纲,

如磋如磨再形成一个初稿,

公开在各层面寻求拍砖,

最后聚集集体的智慧,

形成有冲击力 的年初讲话。


2015年年初讲话《大道至简》,

就是在华为登顶行业领军企业后,

反映了任正非的忐忑,

也反映了华为团队的心劲。

任正非洞悉生命的律动,

他深知:一旦失去了谨慎、敬畏、恭敬、精进、素直、广大、包容的品质,

华为一夜之间就会倾倒。


在《大道至简》的讲话中,

他分明在呼唤每个奋斗者的天赋天命,

开启自性爆发拿出针尖刺破天的绝活:

何期自性本自清净,

何期自性本不生灭,

何期自性本自具足,

何其自性本无动摇,

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他在渴望“回到真源,拿出绝活”,

他在呼唤一刹那一刹那的真空妙有:

谦卑居下,空无所空,自性如如不动,

至隐至微,妙有妙用,妙动咳咳不停!


——王育琨记



当梦寐以求的画面就在现前时


华为2014年已然登上了全球电信设备商的巅峰。华为一家的盈利,比二三四名加在一起还要多。当誉满全球之时,任正非在华为2015年市场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大道至简》坦诚:华为还担不起世界领袖的担子。


当一直梦寐以求的画面就在现前时,任正非诚惶诚恐,峰巅无景!他首先想到的,过度自信会毁了华为!一个从公司创立之初就设定的目标一旦实现了,旋即,一种倒下去的危险却抓住了他。他立刻思谋摆脱这种命运的路径和方法。这种潜意识的条件反射,几乎成了他的特质。


从小在逆境中生长的任正非深知,挑战和压力才是生命的原动力。而那些虚头巴脑的名誉,只是通向死亡的路标。诚可谓“势无常也,仁者勿持。势伏凶也,智者勿矜。”



任正非念念不忘七种品质


任正非的讲话,首先提起了瓦萨号的典故——因国王的好大喜功和暴躁,虽然建成了17世纪装备最全、武装程度最高的战船,但处女航出海10分钟就沉没了。任正非是在借瓦萨号警醒自己和华为团队。他深知,华为一飞冲天,稍一疏忽就会栽下去!华为团队需要保持七种品质。七种品质不是义理逻辑上理清楚就行了,那是一种修之于身的功夫,是一种生命的活跃状态。


品质一:谨慎


在今天的数码生态时代,一切都在变动不居之中。任正非对这样一幅画面,心存敬畏。他生怕他的团队,因为登上老大的位置而合不上数码时代的旋律。他说:“我们要接受‘瓦萨’号战舰沉没的教训。战舰的目的就是为了作战,任何装饰都是多余的。我们在变革中,要避免画蛇添足,使流程繁琐。变革的目的要始终围绕为客户创造价值,不能为客户直接和间接创造价值的部门是多余部门、流程是多余的流程、人是多余的人。我们要紧紧围绕价值创造,来简化我们的组织与流程”。


任正非深知,天性的自由需要谨慎来护持。现实中的人们,常常事情就要成功了,却不可挽回的失败了。关键就是缺乏这份谨慎。一如老子所说:


“民之从事,常与几成而败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品质二:敬畏


得过两次抑郁症的任正非,头脑中有一幅恐怖的画面:绳索捆绑住了自己的天性,循规蹈矩浑浑噩噩一生。他生怕在数码时代的大变革中,因为满脑子的标准尺度,把生命中许多创造性的力量束缚住了。


任正非有自己的灵魂旨意,他相信每一个人都有灵魂旨意。他在华为一项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唤醒每个人的生命意识,让每个人致良知,并绽放自我超越的天性。每个人内心深处的良知会把握“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的底线。如果一味顺着自己的喜好,不顾惜公司整体力量,不顾惜周边人的利益和感受,看上去是顺应欲望,实际上是纵欲为恶。


人在做,天在看。当今在强烈的贪欲激荡下,人们忘了敬畏。敬畏一个事物的本真和天性,敬畏自然形成的条理,就不会伤害到我们的身心。一切事败,多出于轻慢,一切轻慢皆是少了敬畏。


品质三:恭敬


适应数码时代的大变局,适应今天的“班长战争”,华为要做一个根本性的变革:“让听到炮声的人呼唤炮火”!这是一种深切的合规意识,即合上数码时代混沌灰度的法则。


这个时代通行的生命法则是:“无依则生,有一则活”。对一事一物、对一人一言都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用敬品质,一种对人对事心存敬意的生命状态。犹如到人家做客,合乎人家成文不成文的要求。让一头狮子闯进瓷器店的做法肯定不行。合规意识是一种恭敬心,渗透到行动的方方面面,也是诸种关系的润滑油。而对于公司和社会的运行,合规意识的用敬尤其重要。


品质四:精进


任正非时时刻刻念想着精进。聚焦当下,聚焦有限生命的瞬间,聚精会神于当下现场,无限的可能性就出现了。甚至无穷宇宙的奥秘,都在当下的精进了。这样你也就拥有了勇猛精进无限的驱动力。任正非要给他的团队注入这样一种勇猛精进的力量。他说:


“面对着未来网络的变化,我们要持续创新。为世界进步而创造,为价值贡献而创新。创新要有边界,我们要继续发扬针尖战略,用大压强原则,在大数据时代领先突破。要坚持不在非战略机会点消耗太多的战略竞争力量。成功的美国公司,大多数是非常聚焦的。难道他们就不能堆出个蚂蚁包?为什么他们不去堆呢?当前,不是我们超越了时代需求,而是我们赶不上,尽管我们已经走在队伍的前面,还是不能真正满怀信心地说,我们是可以引领潮流的。但,只要我们聚焦力量,就有希望做到不可替代”。


压强,聚焦,勇猛精进。精进只在当下。在这个毫无保留地投入当下的过程中,你会体会到一种奇妙的力量在你身体上集聚和汇涌。那是一种美妙的体验,一种一个个极限突破后的爽朗。


品质五:素直


“无依则生”的任正非并不是一无所依。他凭借素直连通员工、客户与未来。


素直,是指做人做事不弯弯绕的纯粹。人们做事,常常拘泥于许多结论、框框和假设。结论与假设,有着很强劲的逻辑,我们就被那些逻辑给拘押了。


素直,可以与万事万物的机理相通,也就是随顺自然。纯然以他人心为心,以万事万物的心为心。


任正非看重素直。他把素直当做了胜利的基础。素直在华为有具体含义:“我们持续成功的三个要素。1.必须有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集团,这个核心集团,必须听得进去批评。2.我们应该有一个严格有序的规则、制度,同时这个规则、制度是进取的。这个规则制度的重要特性就是确定性,这是我们对市场规律和公司运作规律的认识,规律的变化是缓慢的,所以,我们是以确定性来应对任何不确定性。3.要拥有一个庞大的、勤劳的、勇敢的奋斗群体。这个群体的特征是善于学习”。


作为华为的领导集团,必须是开放的,必须是无私、无功、无名的践行者。一遇事,私我就出来弯弯绕,那就当不了领导。人们用自己观察到的和听到的了解世界和判断世界时,许多预设的判断已经像筛网一样插手其间,已经不是事实真相了。而得道高人却能保持素直,像天真无邪的孩童那样打开心扉拥抱世界真相。一如老子说:“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子”。


品质六:广大


人有了素直,就一定是广大的。不素直,不广大。广大了,必素直。广大,也就是不为一己的私利、功德、名声所侵染。任正非已经站在了行业之外看行业,有了不一样的生命自觉:


“我们一定不要用在高速公路上扔一个小石子的办法,形成自己的独特优势。要像大禹治水一样,胸怀宽广地疏导。我们不能光关注竞争能力以及盈利增长,更要关注合作创造,共建一个世界统一标准的网络。要接受上世纪火车所谓宽轨、米轨、标准轨距的教训,要使信息列车在全球快速、无碍流动。我们一定要坚信信息化应是一个全球统一的标准,网络的核心价值是互联互通,信息的核心价值在于有序的流通和共享。而且也不是一两家公司能创造的,必须与全球的优势企业合作来贡献”。


在任正非话语的背后,有一种自然的美。寡头习惯于维系垄断。维系垄断传统的手法是掌握一大批Know-how专利,给通行的管道设置一些别人无法拆解的障碍。任正非素直,他看到的是在一片混沌之中的实相:共融与共享。除了共融与共享,没有人可以垄断。


任正非有一颗广大的心,他可以跳出华为、行业、国家,俯瞰数码时代大系统的演化,那是一幅涉及文化、哲学等领域深刻变革的大画面。


一如老子说:“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品质七:包容——灰度


任正非曾经向国企保证要好好做,要追回被骗的200万元,但国企容不下他。一个43岁创业的中年男人,一个历经人生冷暖的灵魂,来到了人生的正午,有了别样的视野。他豁然顿悟,生命力与生命的光环全然是两回事,回归生命力,就是回归原初“柔软的中心”。由这个“柔软的中心”,苦难和资源,恐惧和喜悦,危险和契机,都可以被觉察、包容和接纳。任正非说:

“我们在吸引社会高端人才的同时,更要关注干部、专家的内生成长,不要这个看不顺眼,看那个看不顺眼,对做出贡献的员工,放手让他们发挥作用,试试看。我们要能接受有缺陷的完美。没有缺陷,是假的”。


常人只看到任正非火暴的性格,偏执狂似的创生,刻骨铭心的超越,却不知道,偏离只是表象。真正活在他内心的,是一刻接一刻的回归,一刻接一刻的平衡。做人,办企业,绝对不会是沿着一条既定的坦途走大道就行的。


一如走钢丝的平衡,任正非不是按照既定的模式或套路,而是在混沌、颤抖中把握节律和平衡的实际体验,是很多尝试和失败的精华。你或许会感觉到某些东西在那里,但它是难以捉摸的,更无法指出它,无法描述出它。任正非把这种状况叫做“灰度”:


“坚定不移的正确方向来自灰度、妥协与宽容。一个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产生的,是从灰色中脱颖而出,方向是随时间与空间而变的,它常常又会变得不清晰。并不是非白即黑、非此即彼。合理地掌握合适的灰度,是使各种影响发展的要素,在一段时间和谐,这种和谐的过程叫妥协,这种和谐的结果叫灰度”。


灰度,是需要时间和失败教训才能感悟到的。那是无数次的心惊肉跳,无数次生不如死的颤抖,终于有了一种整体观。从灰度那个高点看下来,宇宙无边界,人的潜能无边界。而人们却往往不妥协,不接受灰度,非要来个黑白分明!结果,自己把自己活活拘死。妥协,是管理实践中最讲究的艺术。年轻人知道,但很难做到。因为他们充满活力,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承担失败。


中国历史上的变法大多失利,为什么?任正非仔细研究后发现:历史上的变革者太激进、太僵化、太苛刻、太短促、太急迫、太全面,缺少宽容、缺少妥协、缺少开放,缺少灰度。他们不知道在混沌灰度的世界里,是非、善恶、高下、前后、长短等等分分钟在转化。灰度中保持平衡的智慧是: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弊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惟有知雄守雌、知荣守辱、知白守黑,方可为天下溪、天下谷和天下式。


上面,我们从任正非最近的讲话中,梳理出他的七种品质——如履薄冰,严密周祥的谨慎;如登高峰,慎终如始的敬畏;如做贵客,进退合度的用敬;如泄瀑布,积极向前的精进;如太阳光,连通万物的素直;如大草原,空虚无边的广大;如初混沌,无所不容的包容。


任正非深谙生命的律动,他深知这七种品质才构成真实的生命。当生命有了这样的律动,也就是一个有觉性的生命了。虚幻的名相,对生命的长生久视,反而是一种干扰。


这七种品质,实际上是老子在《道德经》第15章对得道高人的描述。这是老子对圣人、至人和真人最具体的描述,常常被誉为是对领袖人物的品质刻画。能够安心头拱地的人,都是得道高人。老子说:


“古之善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豫兮,若冬涉川;犹兮,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客;涣兮,若冰之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浊。孰能浊以止?静之徐清;孰能安乃久?动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


老子在这一章提出了圣人需要修持七种品质与两种能力:谨慎、敬畏、恭敬、精进、素直、广大、包容,以及化浊为清的沉静力和破堕通变的创生力。任正非特别看重的个人和组织的两种能力。


来源:中外管理 


附件:任正非在2015年市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一定要大道至简


以下是任正非在2015年市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变革的目的就是要多产粮食(销售收入、利润、优质交付、提升效率、账实相符、五个一……),以及增加土地肥力(战略贡献、客户满意、有效管理风险),不能对这两个目的直接和间接做出贡献的流程制度都要逐步简化。这样才可能在以客户为中心的奋斗目标下,持续保持竞争的优势。


我们要接受“瓦萨”号战舰沉没的教训。战舰的目的就是为了作战,任何装饰都是多余的。我们在变革中,要避免画蛇添足,使流程繁琐。变革的目的要始终围绕为客户创造价值,不能为客户直接和间接创造价值的部门为多余部门、流程为多余的流程、人为多余的人。我们要紧紧围绕价值创造,来简化我们的组织与流程。


在一些稳定的流程中,要逐步标准化、简单化,提高及时服务的能力,降低期间成本和管理成本。将一些不确定出现的问题,转交由不管部门处理。


未来五至十年,我们将从中央集权式的管理,逐步迈向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呼唤炮火。当前正在进行的管理从以功能部门为中心,转向以项目为中心的过渡试验,就是对这种模式的探索。若五至十年后,我们能实现管理权力下沉,后方支持的优质服务质量上升,那么我们及时满足客户需求的能力及速度就会增强,我们就能在大流量汹涌澎湃中存活下来。

一、变革的方向


为了实现这种目标,我们人力资源的金字塔模型要进行一些异化。在实行分享制机制的基础上,我们探索按多产粮食来确定薪酬包、奖励……,同时对干部在合规运营、网络安全、隐私保护、风险管理等方面要综合评价;并按对战略贡献来提拔专家、干部……,这样就能不断地自我激励。这种方式,一定会加大收入的差距,我们要习惯并接受。我们要加强对骨干员工的评价和选拔,使他们能在最佳的角色上、在最佳的时间段,做出最佳的贡献并得到合理的报酬,这些与他们的年龄、资历、学历……无关。我们要适应评价的多元化。天底之下有杆秤,但刘罗锅只有一个秤砣。我们在人力资源岗位称重时,要多有几个秤砣,分类应用,对标电子工程师只是一个秤砣。


对在特殊情况下,克服困难,但一时粮食产量也上不去的地区、部门的一些突出的基层骨干,可以上报一层给以一些评价。战役的失利是领导之责,抢滩登陆的广大英勇将士仍然光照千秋。我们要及时调整因战争、疫情……产生困难的国家的基线管理,将富余的人员转到战略预备队去。


我们要理解做出大贡献的员工,通过分享制,要比别人拿到手的多一些,或多得多。工作努力的一般性员工的薪酬也应比社会高20%~30%,当然工作效率也要高20%~30%。我们要注意优秀种子的发现,以及给以他们成长的机会。在互联网时代,学习能力很强大,只要自己多努力,多践行,努力奋斗的人,总会进步快一些,我们要创造一些机会让他去艰苦地区、艰苦岗位、艰难的项目去放射光芒。那些在安逸小窝中的小鸟,终归不能成为鲲鹏的。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奇迹不可以产生。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就是一个直接从上尉提拔为上将的人。华为要做到群贤毕至,充分发挥组织潜力、奋斗者的潜力,优先给他们创造实践机会。要允许相当多的优秀员工快速升级,多担责任。我们要尊重有经验的各级干部,让他们在流程中发挥重要的骨干作用。但,按序排辈、按资历排辈会使一部分优秀员工流失。人的工作生命周期很短,我们要让它在最佳时段放射光芒。我们经历二十多年的艰苦奋斗,形成了全覆盖的大平台,而且有数万富有经验的人在经营管理这个大平台。允许一部分“自由电子”、“中子”冲击内核,会激活核能,产生更大的能量,有什么不可以的,也不会不可控的。人的生命是短暂的,我们要让一些优秀人员,在最佳时段上,走上最佳的岗位,做出最大的贡献。激活组织,焕发个人潜力,充满最大能量。各级组织对不善于学习的人,使用要慎之又慎。


公司的一些功能部门,以及一些服务部门,它们的工作特征是以过程为主的,它们更需要经验的积累,资历对他们是重要的,针对他们的人力资源政策应以稳定为主,淘汰别太快了。


我们是赶着牛车创业的,现在是高铁时代了,有些人没有“买”上票,许多人还不能当高铁的“司机”,当我们调薪时,有一部分人降薪就不奇怪了。当然,这还是比过去的艰苦时期,挣得多得多了,牛车也卖的是“风光牛车”票,贵多了。不要与坐上高铁的人比待遇。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合适的岗位,踏踏实实在那儿贡献,使自己在随时代进步的时候,不至于落得太远。


我们在吸引社会高端人才的同时,更要关注干部、专家的内生成长,不要这个看不顺眼,那个看不顺眼,对做出贡献的员工,放手让他们发挥作用,试试看。我们要能接受有缺陷的完美。没有缺陷,这是假的。


让听得到炮声的人来呼唤炮火,一定要大道至简,一定要分层分级授权。使管理标准化、简单化。一定要减少会议、简化考核、减少考试,不能用学生式的管理方式进行管理,更不能按考试得分影响薪酬。主要精力要集中在产粮食上,按贡献评价人。


我们要形成一个奋斗者喷发欲出的态势。国家可以“遍地英雄下夕烟”,“六亿神州尽舜尧”。我们为什么不能是大多数人是英雄、模范呢?任何一个岗位,都能产生做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人都是可以有作为的。


未来20-30年内,传统社会一定会演进为信息社会,虽然实现形式我们并不明白,但趋势已经明显。这是人类社会千年来最重要的转折,充满了时代的期盼与使命,我们一定要在信息的传送、处理与储存上做出贡献。为满足这样的社会需要,网络一定会发生巨大变化。我们要站在全局的观点上,对未来信息传送的思想上、理论上、架构上,做出贡献。未来的网络结构一定是标准化、简单化、易用化。我们一定不要用在高速公路上扔一个小石子的办法,形成自己的独特优势。要像大禹治水一样,胸怀宽广地疏导。我们不能光关注竞争能力以及盈利增长,更要关注合作创造,共建一个世界统一标准的网络。要接受上世纪火车所谓宽轨、米轨、标准轨距的教训,要使信息列车在全球快速、无碍流动。我们一定要坚信信息化应是一个全球统一的标准,网络的核心价值是互联互通,信息的核心价值在于有序的流通和共享。而且也不是一、两家公司能创造的,必须与全球的优势企业合作来贡献。


面对着未来网络的变化,我们要持续创新。为世界进步而创造,为价值贡献而创新。在坚持延续创新的同时,要容忍不同意见和不同创新。创新要有边界,我们要继续发扬针尖战略,用大压强原则,在大数据时代领先突破。要坚持不在非战略机会点,消耗了太多的战略竞争力量。


面对未来大数据的潮流来看,技术的进步赶不上需求的增长是可能的,我们一定要走在需求的前头。除了力量聚焦外,我们没有别的出路。我们要看看成功的美国公司,大多数是非常聚焦的。难道他们就不能堆出个蚂蚁包?为什么他们不去堆呢?当前,不是我们超越了时代需求,而是我们赶不上,尽管我们已经走在队伍的前面,还是不能真正满怀信心地说,我们是可以引领潮流的。但,只要我们聚焦力量,是有希望做到不可替代的。


尽管有一些产品不能形成技术优势。但,要在标准化、简单化、免维护化上下功夫。也要在商业模式上、管理模式上、人的奋斗精神、能力与责任心上,构建合理的优势,形成差别,以获取胜利的喜悦。我们决不走低价格、低成本、低质量的道路。若果那样,将会摧毁我们二十年后的战略竞争力。


我们不仅仅要在技术、市场、服务……上取得优势,更要关注质量体系的建设,未来网络容量越来越大,安全稳定越来越困难,质量是我们的生命。我们要高度关注大流量的大质量体系建设,过去我们的质量建设大多是关注产品、工程……的。我说的大质量体系,是个系统工程,要确保我们在未来大流量时代的及时、准确,传送大的数据流量的安全、稳定、可靠,对大质量体系的认识,要有一个大的构架。这涉及文化、哲学……无限的领域,我们要充分利用世界各国的优势,首先形成以中、德、日为基础的大质量能力中心。


我们的技术战略路线,这些年在聚焦上有了不少进步,才使今天效益显着增长。要明白我们不是万能的,大象踩死一只蚂蚁,是必然可能的,没有什么稀奇的,在主航道外,争做鸡头的方法是不好的。


我们十五万员工,历时二十多年,努力划桨,终于把华为这只航母,划到了时代的起跑线上,而且在这条起跑线上的大船并不多,为什么我们不继续努力在信息领域为人类社会做出大的贡献呢?


前期的成功,也许会使我们的自信心膨胀。这种膨胀不合乎我们的真实情况与需求。我们还不知道未来的信息社会是什么样子,怎么知道我们能领导主潮流。我们从包着白头巾,走出青纱帐,不过十几年,知道全球化也才是近几年的事。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我们还担不起世界领袖的担子,任重而道远!虽然聚焦不一定能引领主潮流,但发散肯定不行。


我们在管理上,永远要朝着以客户为中心,聚焦价值创造,不断简化管理,缩小期间费用而努力。任何多余的花絮,都要由客户承担支付的,越来越多的装饰,只会让客户远离我们。因此,我们明确任何变革都要看近期、远期是否能增产粮食。


我们未来十年的变革,逐步从屯兵组织,转变为精兵组织。我们这样理解,对前端的不确定,使用富有战略眼光、富有组织能力、意志坚强的精兵组织;对确定的事情,由后方组织在战略机动上适当屯兵(逻辑),以加强平台支持服务能力的提升。


我们要持续的表彰那些为ITS&P、IPD、ISC、海外ERP、IFS……做出贡献的人。昨天他们努力时,看起来是笨拙的,今天看他们是如此美丽。昨天我们穷,没有办法奖励他们。今天的高效率,是昨天他们刨松了土地,不要忘了他们,就是在鼓励明天的英雄。不要忘记历史,就是要鼓舞奋力前行。


今天我们在强推LTC,为实现账实相符、五个一而努力。一定要把代表处、站点的IT连接作为重点任务。不然不能支持未来五至十年时间的发展,我们要使代表处从屯兵组织逐步转变为精兵组织。我们要重视战略后备队的培养,要不断地总结经验、案例,在五年内实现公司优化管理的目标。总结这些时,也要对一部分优秀员工介绍这些成功的大时空背景。

二、胜利的基础


以上我说了三个方面管理的看法。下面说说,我们持续成功的三个要素。


1、必须有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集团,这个核心集团,必须听得进去批评。


2、我们应该有一个严格有序的规则、制度,同时这个规则、制度是进取的。这个规则制度的重要特性就是确定性,这是我们对市场规律和公司运作规律的认识,规律的变化是缓慢的,所以,我们是以确定性来应对任何不确定性。


3、要拥有一个庞大的、勤劳的、勇敢的奋斗群体。这个群体的特征是善于学习。

三、长期战略利益与短期效益之间的关系

上面说了长期战略问题,但,得活到那个时候,才会看见长期战略的价值。没有短期的成功,就没有战略的基础。没有战略的远见,没有清晰的目光,短期努力就会像几千年的农民种地一样,日复一日。


持续有效增长,当期看财务指标;中期看财务指标背后的能力提升;长期看格局,以及商业生态环境的健康、产业的可持续发展等。商业成功永远是我们生命全流程应研究的问题。管理要权衡的基本问题是现在和未来、短期和长期。如果眼前的利益是以损害企业的长期利益,甚至危及企业的生存为代价而获得的,那就不能认为管理决策做出了正确的权衡和取舍,这种管理决策就是不负责任的。


商业活动的基本规律是等价交换,如果我们能够为客户提供及时、准确、优质、低成本的服务,我们也必然获取合理的回报,这些回报有些表现为当期商业利益,有些表现为中长期商业利益,但最终都必须体现在公司的收入、利润、现金流等经营结果上。那些持续亏损的商业活动,是偏离和曲解了以客户为中心的。


长寿企业与一般企业在平衡长期与短期利益的时候有不同的原则,而不同的原则来源于对企业目的的认识。企业的目的是为客户创造价值。



新年序列:回到真源,拿出绝活

“回到真源,拿出绝活”之一:

印度少年天才数学家梦见3900个复杂算法

“回到真源,拿出绝活”之二:

数学之美:刺破黑暗的灵感,只关照有准备的人

“回到真源,拿出绝活”之三

《任正非:回到真源,拿出绝活》

“回到真源,拿出绝活”之四:

《任正非:一江春水向东流——华为30年真经》

“回到真源,拿出绝活”之五:

《任正非念念不忘的七种品质》

————————


王育琨:北京地头力管理机构创始人

               希贤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




  评论这张
 
阅读(14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