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算法突破最难——灰色哲学之五   

2016-04-16 06:2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算法突破最难——灰色哲学之五 - 王育琨 - 王育琨
 
共建全联接的世界,算法上突破最难,最关键!难怪2016年华为的形象广告,要有一幅上帝粒子的图片,旁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数十年的厚积薄发,隐约听到了上帝的脚步声”。

“未来是虚拟社会时代,虚拟时代中国的玄学、哲学是有极大的价值的。西方要在中国大规模搞研发机构,才能在未来占领制高点。因为西方的思维方式比较机械,主要受形而上学的影响;未来的虚拟世界,中国的玄学应该是有作用的。中国不一定是无为的,也是有为的。有为怎么走我们不知道,整个来说是会出现更多的叛逆,对优秀分子的怪异会有更多的宽容”。——任正非


王育琨


算法突破最难——灰色哲学之五 - 王育琨 - 王育琨

在巴塞罗那恳谈会上,我原本想要问的是:华为要共建全联接的世界,美国对华为会从安全角度考虑排斥,美国恐怕是一座难以攻破的堡垒。华为准备怎么办呢?任总把我的话听成了问华为美国公司如何达成共识。他说出“聚集”法宝。算是超额回报了。时间在滴滴答答走。已经有电话来催促任正非了。我当机立断问另一个问题:


王育琨:“换个角度问这个问题,华为这次提出要‘共建全联接的世界’,在思想上、意识上、技术上最大的难题在哪里?” 后来看这个问题,怕是当天众多问题中科技含量最高的问题。


任正非答:“最难的说穿了还是算法上的突破。我们公司擅长搞数学逻辑,在搞物理上不行。在去年达沃斯我讲过我们不进入物理领域,所以日本人就坚定死心塌地跟我们合作,因为日本人就是搞物理逻辑。你刚才说的‘氮化镓’那个词,就是物理”。


任正非说到这里,停下了话头,在纸上一笔一划写下“氮化镓”三个字,随后递给了坐在侧对面的我。这个下意识的动作,不是话题的截断,而是话题在无声中继续。那一笔一笔的认真,表达了他对“物理逻辑”的虔诚。然后他继续这个话题。


算法突破最难——灰色哲学之五 - 王育琨 - 王育琨


任正非:“我们在日本有很大的研究所。我们只是研究新材料的应用,不会研究新材料本身,所以我们在全世界研究的过程中没有伤害所在国和所在企业的利益,只是梳理逻辑。我们在应用技术上发挥我们的作用,最大的难题还是数学的问题不能错,但是我们公司已经有十年的储备”。


“人类世界未来是啥样子,我们现在都不能想象。第一点,生物技术的突破你不能想象;人工智能的突破,你不能想象;人工智能最后的突破,两极分化更厉害,资本是雇佣机器人,不再雇佣真人。工人如果没有文化,不高度重视农村教育,农村孩子没有文化,现在我们一胎农村尚且没有完善的教育,二胎只有五六年时间就上学了,这五六年时间怎么能完善?如果我们没有做到完善,他怎么在信息时代就业?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凭人口红利就能取胜的时代,这个时代是后技术时代,如果这个时代西方重新恢复竞争,你用机器人我用机器人,不就是插个电嘛,如果西方重新恢复制造雄狮了,那我们制造也会垮了”。


任正非在谈中国、人类发展很宏大又很具体的问题:什么样的教育可以让又一波婴儿潮的人们在高科技时代就业?那是一个智能机器人无所不在的未来呀!我们如果教育不搞好,这不是要出乱子吗?!


任正非提到的数学逻辑和物理逻辑的关系吸引了我。


我问:“任总,您刚提到的数学逻辑和物理逻辑的关系。您说华为偏重于数学逻辑,日本很多地方是物理逻辑。我这个文科男可以弱弱地问,数学逻辑可以引领物理逻辑吗?”


算法突破最难——灰色哲学之五 - 王育琨 - 王育琨

任正非坐在我侧对面,常常眼睛看着我说话,看到他的微笑很美,就拿出手机拍照留念。


任正非:“不可以这样说。不是引领。物理本身就是客观存在的,5G几千万年前就有,只是我们不认识,我们拿什么工具去认识呢?就是用数学的工具把他认识出来。物理现象早就存在,我们认识它们需要工具。数学引领物理世界不可能,物理世界早就存在,只是我们没有掌握。


共建全联接的世界,不经意间,任正非说出了一个强音:算法上突破最难,最关键!难怪2016年华为的形象广告,要有一幅上帝粒子的图片,旁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数十年的厚积薄发,隐约听到了上帝的脚步声”。


这是我这个文科男不熟悉但又直觉是个全联接世界根本性的问题。开放的造物场域,可能成为未来的一种资源组织方式,或许会经由“算法”上的突破,再配以超强的计算能力,才可以形成一个足够强大的认知架构,去破解网络连接的密钥,那时才可以清晰这个开放的造物场域具体隐含的物理逻辑。


“算法”上的突破,要以“心法”上的突破为前提。而具有灰色哲学灌顶的华为文化,心法上的突破是不言而喻的。心法上至高无上的点,就是老子提出的“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用庄子的话说就是“与天地万物共精神”。王阳明则进一步概括提炼为“万物一体之仁”。这些高大上的心法,统统可以用“灰色哲学”来表达。任正非在回答我的问题时,所以说“算法”上的突破最难,那是把“算法”与“心法”作为一个整体来概括的。“心法”不可能独立存在,它必须附着于一个载体上,或者是“算法”,或者是任何一个存在。而任何一个存在和算法,后面都包含着“心法”。


算法突破最难——灰色哲学之五 - 王育琨 - 王育琨

好友武建东在给我将要出版的书《地头力·能量场》写序中,具有前瞻性地指出:


“工业体系里,世界以物理机制为基础运行;信息体系里,寰球以数据或者比特为基础操作;智能网络里,天下以生物连接为基础能动。虽然生物连接、数据连接、物理连接造就了不同的知识体系和能力结构,但是人类始终拥有不断生长的领导型知识和突破力量”。


“中国的道家体系划分为有、无两派,行走有心法、算法两脉。算法一脉催生了今天的二进位制理论,德国数学家莱布尼茨G.W.Leibniz,1646—1716)通过自己的朋友白晋(J.Bouvet,1655—1730)从中国带来的《六十四卦次序图》和《六十四卦方位图》激发了建立二进位制理论的原旨”。


“道家的思想体系包括独立的能量观和思维观,具有解释商业能量加速和个人心理场能量爆发的多种体系和先进模式。从乾到坤的六十四卦的排列是一个有机体,恰好为从63—0的自然数顺序无缝排列,这些先验而又客观的复杂结构能够转化为社会和个人认知的的巨大能量,整体不等于并且大于部分之和,组织和个人的整体能量结构可以良性互动。因此,如果要创造性地解决问题就必须发现整体架构和核心规律,人类既可以借助计算机、也可以借助古代算法的体系开发商业能量的积极潜力,使用先验知识可以把人的特殊认知行为与世界的普遍规律更好地有机结合。当然,现在社会和个人能量的开发绝不限于道家的境界,应该使用各种先进的科学、计算、心理、社会等知识集成我们强大的智慧和信念”!


“联合国统计认为外国文字发行量最大的世界文化名著中,《圣经》第一,《道德经》第二。德国诸多著名学派重新诠释了道家有、无两派的认知能量架构,发现认知能量具有巨大的开发潜力,华为公司既是中国优秀公司的代表,也是中国企业认知力量爆发的实践,探索华为的企业能量场实际上就是开发现代企业创新的核心竞争力”。


武建东慷慨有力的语句,让我记起了3年前与任正非交流他说的话。2013年5月14日,任正非和田涛老师约我在贵宾楼饭店喝下午茶。当时我们谈到稻盛哲学。我说:


“您和稻盛和夫都是无为的。稻盛和夫找到了一种把京瓷文化京瓷魂传到世界去的方法。他的这个方法我感觉到我们中国的企业家还没有掌握。我常常为中国企业家着急。稻盛和夫的这种方式,是以一种无形的文化,他不是说理念口号,他是在说从创业开始一个一个现场的那种神灵突然降临,那种一刹那的心的启示”。


任正非说:“未来是虚拟社会时代,虚拟时代中国的玄学、哲学是有极大的价值的。西方要在中国大规模搞研发机构,才能在未来占领制高点。因为西方的思维方式比较机械,主要受形而上学的影响;未来的虚拟世界,中国的玄学应该是有作用的。中国不一定是无为的,也是有为的。有为怎么走我们不知道,整个来说是会出现更多的叛逆,对优秀分子的怪异会有更多的宽容。优秀分子就是优点很突出,缺点也很突出。一旦吐口水的时候,优点也不太好发挥了。乔布斯为什么在中国不能出现呢,因为中国缺少宽容”。


见面之前,我还不确信任正非对老子《道德经》有感觉。任正非的谈话进行到这里,打消了我的顾虑。


任正非这段话很深刻。充分显示了他对灰色哲学的信心。西方要到中国来搞大规模研发机构,因为这里有玄学,有灰色哲学的土壤。而只有灰色哲学这个制高点,才可以有一系列算法上的突破,形成全新的认知架构,帮助人类拨开迷雾。

 

算法突破最难——灰色哲学之五 - 王育琨 - 王育琨

待续……


——————————

算法突破最难——灰色哲学之五 - 王育琨 - 王育琨

  评论这张
 
阅读(395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