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刘永行:顺势而为,抓住时间能源   

2016-05-10 05:5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永行:顺势而为,抓住时间能源 - 王育琨 - 王育琨
 

【刘永行:顺势而为,抓住时间能源】


年初三亚碰到刘永行,简单朴实就是邻家的一个大哥。但是他一张嘴,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心。重金属行业已经哀声一片,可是刘永行却在欢呼春天来了。我从会议主题论坛把他拽出去,两个人在露天找个石凳上坐下来,一下聊了2个钟。要点是:


他说:别人综合成本100%,我只有10%。别人亏损,我依然活得很滋润。


我问:如何做到这一层?


他说:随顺自然。大自然既然把矿藏安排在新疆等偏僻的戈壁上,那我们就不能违背大自然的安排,就要到戈壁上去开办工厂。我们在新疆的铝产业园,资源、电力都在当地,甚至我们还做了一个20多公里长的传送带,不需要装车运输。一切都以最节省的资源组织方式来切入。你顺应天道,天道就奖励你。我们建好了产业园,新疆自治区又在附近建了个大水库。我们还在戈壁滩上发现了新的丰富资源。


在重工业一片狼藉的环境下,刘永行却活得很自在。他有一整套管理哲学,很值得借鉴。最吸引我的是哲学观念:“顺势而不随流,明道却非常路,习术要善纠正”。


刘永行所遵循的,不过是道法自然,顺势而为。顺自然大势而为,顺时间能源的走向而为!


四川有两位企业家让我分外敬仰。一位是他的三弟陈育新,另一位就是二哥刘永行。陈育新2岁半被送给别人家,后来82年自己创业希望集团,86、87年又把原来的刘氏兄弟召集到希望集团,后来公司太大了,哥四个又分立。本来其他三兄弟说要陈育新占5成,陈育新却坚持分成四块。二哥刘永行现在集中精力做大自然循环的重金属,三弟陈育新做土地循环的产业,投巨资于土地多层次生态修复。他们种地出身,靠土地发家,又把自己的事业和生命,紧紧地与土地的生生不息粘合在一起。他们接上了时间能源。


刘永行:顺势而为,抓住时间能源 - 王育琨 - 王育琨
刘永行:顺势而为,抓住时间能源 - 王育琨 - 王育琨
陈育新:向土地循环要能量


5月8日,听到王利文副主席(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工商委员会副主席)提到时间能源,就感到眼前一亮。美国两次世界大战中的崛起,是因为美洲大陆远离战争,抓住了时间能源。邓小平改革开放抓住了时间能源,是因为邓小平接地气,他可以从人民生死存亡的挣扎中,体悟到必须打破禁锢,让人自己寻找活下去的出路。


为啥成千上万企业家,而这兄弟俩可以看到转瞬即逝的时间能源?陈育新、刘永行兄弟俩与众不同之处也在于,他们接地气,直接从土地母亲的生态修复和循环出发,坚信“人法地”!而且人也只能法地!他们坚信,要真诚对待土地,要敬畏土地的循环,人们只能依偎在土地循环中才可以找到出路。


5月9日公众号文章《母亲节一封求助信引发的思考》中,我提到了时间能源:


时间能源就在当下!一颗沉睡纠缠在过去的心,连接不到时间能源;一颗走捷径损人利己的心,也连接不到时间能源。宽恕你的朋友吧!宽恕你自己!你就宽恕了这个世界。你就会轻装上阵,用你全部的真诚,接住瞬间即逝的时间能源!


从事陨石开发运营20多年的朋友吕亮明,对我提到的时间能源很有感觉。他说:


“因为天天和陨石一起,相信陨石是大爆炸的物质,相信大爆炸也是时间的起点,陨石上附有时间的能量,一直不解三大宗教为何以陨石作为最高圣物,有时候碰到一个修炼佛法的人能感受陨石的能量,尽管自己还未达到接收能量的度,但还是信陨石“有能量”、有人能“能接收”到能量。“能”是一种力或功,“量”是可以感知、测量。能源是能量之源。时间能源从宇宙意义看,有始向前,这本身是一种力与功,如同河流,滚滚向前,任何空间、物质与时间关联,成为力或功的一部分”。


“从社会意义而言,历史长河如同时间河流,滚滚向前,这是社会与时间的连接,使社会历史成为时间能源的一部分。人类历史的过去的,并不意味消失,相反作为一种力量与现在和未来连接,使人类社会完整汇聚在宇宙能量长河中。每个现实的个体人,是长河当下的一分子,也构成了社会、历史的一部分,每个个体所带的基因就是时间能源的反映。如果这个人没有融入到社会长河中,如同水分子被蒸发,就是您所说,沉睡之心、损人利己之心连接不到时间能源,其实被蒸发”。


我所以对时间能源情有杜仲,是因为我看到了左右中国未来50年的一张图:


刘永行:顺势而为,抓住时间能源 - 王育琨 - 王育琨


2012年10月,美国NASA哈勃望远镜拍摄地球生态图,俄罗斯郁郁葱葱,中国绝大部分国土焦化一片!两个原因:一是土墒板结化,二是地下水系被破坏。土地在焦化,人心在焦化。从土地母亲的视角看世界,每一个华夏子孙都痛入骨髓。我们必须担当!


危机深处都孕育着未来的大画面!真正有远见的企业家,都是而且必须有保护土地母亲的发心,这是未来50年中国的一副大画面!


陈育新与刘永行,是中国最大的德商。他们都深深懂得“时间能源”!他们都对土地有着深深的爱。陈育新直接做土地的有效循环和多层次土地生态修复,设计建设了“花舞人间”主题公园,刘永行直接做随顺土地资源配置而运作工业。他们都对土地资源的循环与平衡投入了巨大的热情和深沉的爱。这是真正有前瞻性视野的企业家。


其实,人只能法地,只能跟着土地母亲的脉动做点事情。宇宙银河系极点的颤抖,最终会直接传递给地球的土地,谁可以对土地的抖动最敏感,谁就可以抓住当下的时间能源。


其它都是虚幻的妄想。专注于人法地,不受小我贪婪虚妄的影响,就可以抓住瞬间即逝的“时间能源”。


美国两次世界大战后的崛起,就是抓住了时间能源!邓小平领导中国的重新崛起,也是抓住了时间能源!今后中国企业的崛起,毫无例外是抓住时间能源!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恰好看到作者王林农的新作《刘永行观点》部分稿件,其中有刘永行的文章:《管理其实很简单》。在这里刊出以飨读者。同时向作者王林农致敬!


东方希望集团经营管理的全部理念就在一张卡片上了。企业文化建设,他也守住了老子的教诲:“治人事天莫若啬”。人要做成一件事,确实要一啬到底。


学观念:顺势而不随流,明道却非常路,习术要善纠正。 


价值观念:诚信、正气、正义; 

                  榜样、教师、教练。要员工做到的,领导者自己必须首先做到。      

                  事事追求点点滴滴的合理化。不合理就要想办法纠正过来。

                  竭尽全力创造企业的相对优势。

                  我们的收获在其中,随其后,随之而来。


投资观念:既好、又快、还省。


管理观念:领导管理、时间管理和标准管理


刘永行:顺势而为,抓住时间能源 - 王育琨 - 王育琨

刘永行:东方希望的管理其实很简单

《刘永行观点》序言

我国经济目前虽然有一些困难,但我预测,20年后,世界500强将有一半是中国的。这有一个前提,这个前提不在民间,民间已经具备了这样的能力,前提在哪里呢?前提就是政府一定要坚持改革开放,一定要相信企业家、相信人民。邓小平说过,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我认为,提出改革开放这一观念才是真正的第一生产力,我认为观念才是真正的第一生产力。


希望集团所从事的农业一直都属于最困难的行业之一,我们的饲料如今已做到世界第一。从2002年开始,我们把在饲料业上获得的资金投入到重工业领域,人们普遍认为跨行业经营会很艰难,成功的概率很小,但我们做成功了。能获得成功主要靠遵循规律做事,这一切的根源在于东方希望的四大观念。企业管理一定要简化,东方希望的管理其实很简单,全部理念就是一张卡片、四个原则,总共不到200个字。

东方希望的四大观念第一是哲学观念:顺势而不随流,明道却非常路,习术要善纠正。 


    “顺势”是指顺应大自然的规律,顺应经济规律。不要认为人定胜天,不要去战天斗地,那是人类的狂妄。大自然自有它的道理,我们要顺应大自然,顺应经济规律,但不能随流。流是什么?流是大家怎么做我就怎么做。随大流也许可以不犯错,但绝不会成为优秀的企业家,所以要有自己的独特性。“明道却非常路”的意思是方向始终存在,要按照自然规律去做,同时避免不受传统思想的影响。随后便是战术,在正确的地方、正确的路线上做正确的事,这便是扎扎实实的实践。“习术”允许出错但要善于纠正,战略上不要犯错误。切忌一会做这一会做那,饲料产业我们一做就是30年,不去羡慕人家,专注做自己的事。 


    第二是价值观念,其中第一条:诚信、正气、正义。 


    我们旗下的一家化工厂,在市场十分疲软的环境下,依然获得了十几亿元的利润,别人都很惊讶,问我们是怎么做到的,是不是巧取豪夺,是不是走上层路线。这家化工厂的总经理之前曾找我说过,说当地官员找他要钱,我说如果你给了钱,即使政府不追究你,你自己也会很难受,因为你不诚信,时间久了就没有人愿意和你做生意了。很多人为了获取短期利益,结果失去了长远利益。 


    价值观念的第二条:榜样、教师、教练。要员工做到的,领导者自己必须首先做到。 


    接下来第三条:事事追求点点滴滴的合理化。不合理就要想办法纠正过来。 


    第四条:竭尽全力创造企业的相对优势。这就是顺势和明道,在市场经济下,是消费者说了算,我们要满足消费者持续苛刻的要求。 


    最后一条:我们的收获在其中,随其后,随之而来。今天为消费者付出多一点、贡献多一点,将来必会获得回报。 


    第三是投资观念,“既好、又快、还省”。没有“多”和“大”这两个字,东方希望从来不提追求世界500强,只要努力,那是自然的结果。 


    第四是管理观念,分为领导管理、时间管理和标准管理


领导是制定标准的,如果不能制定标准就需要去学习,请专家一起制定标准,然后再培训员工。每个月都要有一个固定的时间用来做规划,看看接下来要做些什么。还有一点是管理例外,如果灾害来了,员工无法处理时领导要立即负责。对于时间管理,我一般每天不超过五个电话,而大多数是家里打来的。我到现在都没有微信,信息需要主动获取而非被动灌输。例如,我会主动给员工打电话、上网查阅资料。对于企业的差距及现状都必须数据化,追溯根源并制定正确的措施,保证及时落实到位。如情况发生变化,不能到此为止,一定要循环优化改进,这样,标准就有了意义。 


刘永行:顺势而为,抓住时间能源 - 王育琨 - 王育琨


刘永行:重化“笨路”

文|本刊记者 罗影

出自《英才》杂志2013年10月刊

   

独家高端领袖对话:没什么担心的


  我是刘“永行”


  《英才》:东方希望涉足的铝、水泥、PVC等,都是产能过剩、利润微薄的行业。难道就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吗?

  刘永行:我们既然做上这行,就要把它做透,不能见异思迁,看到什么好做什么,那样什么都抓不住。行情总是有好有坏的,低潮我渡过去了,机会来了之后,回报会很高。


  《英才》:现在铝业行情这么差,你完全不担心?

  刘永行:市场经济就是过剩经济,市场一向是按照满足高峰时期需求来配置产能的,所以经济一下滑,肯定过剩。但停产损失很大,大家都熬着,直到支撑不下去才破产。现在几乎所有电解铝厂都巨额亏损,只有我们极少数铝厂还有盈利,这才是竞争力。


  《英才》:有没有错失过良机?

  刘永行:做企业一定要考虑长远。你不能在行业景气的时候去做决定,比如2007年一吨铝有8000块、甚至1万块钱利润,你要是在那时候做决定,一定会头脑发昏。所以,一定要在行业最不景气、最差的时候做的决策才是最明智的。


  《英才》:重庆的水泥项目因为新技术调整时间长,少赚了十个亿。对于类似的事情,你会觉得后悔吗?

  刘永行:不后悔,虽然暂时少赚一点,但我们的竞争力是可持续的。未来会收回来的。


  《英才》:这一轮的宏观调控下,你觉得铝业要走出低谷需要多长时间?

  刘永行:我从来不看它走高,我希望它是常态,常态我就活得很好,这个利润我已经非常满足。你知道吗?现在对全世界铝业来说都属于最困难时期,我们铝的利润还超过2011年景气期世界平均利润率。


  《英才》:由于铝业行情低迷,现在有不少铝业公司觉得光做铝已经没有出路了,打算走多金属路线,比如中铝。你未来会不会也这样做?

  刘永行:也许几年之后吧,现在我有事情做,要集中精力把铝做好。做铝业,我有优势,人家不行不代表我不行,我是刘“永行”。

  把PX妖魔化了


  《英才》:当初进入重化工业,有没有考虑过做钢铁?

  刘永行:最开始想做的就是钢铁,但后来发现我们根本拿不到批文、进不去。


  《英才》:幸亏你没有进去。

  刘永行:当初真要做,我肯定会做得很好,不一定规模有多大,但肯定很有竞争力。


  《英才》:有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在重工业领域不具备比较优势。

  刘永行:我不同意。虽然说中国进入了工业化中期,但工业化还要升级,还要更加环保。中国不像是日本,可以自己不生产了,去国外买。中国的7亿吨钢去哪里买?3000万吨电解铝去哪里买?这么大的量,就算有地方买,价格肯定也暴涨,所以我们必须自己解决。这就注定中国重化工肯定还会发展。只不过下一步要考虑的是,尽可能在合适的地方、寻找合适的资源组合、合适的技术、由合适的企业来做,而不是遍地开花。

  中国的重工业会有一个产业转移过程,从东部转移到西部。比如河南的400多吨电解铝必须转移到西部去,到新疆去。国家鼓励,这就是合理性地转移。


  《英才》:重庆的PTA项目停产,带来的损失大吗?

  刘永行:那个项目在今年1月停产检修,是为了迎接环保部验收,现在环评验收通过,已经重新开工了。其实PTA在2011年的时候非常赚钱,我们重庆的厂一个月就有1.6亿—2亿元的纯利润,但这个行业大起大落,现在大家都亏损了,一是因为经济下滑,产量过剩;二是中国人把PX妖魔化了,反对上PX项目,结果PX价格暴涨,反而让老外把这块上游资源的价格垄断、把钱赚走了。

  宁可慢一点


  《英才》:你很少做收购,为什么?

  刘永行:过去的设备一般都落后,产业链不配套,那些东西拿来做什么。欧美那边的资产质量其实很差,他们制造业很早就在往外转移,留下来的都是破破烂烂的。


  《英才》:那有没有考虑去海外收购资源?

  刘永行:现在的资源项目很多都是被炒作了好几手的,价格太高,要非常谨慎。去年力拓建议我去收加拿大的一个钾矿项目,我考虑之后放弃了。他们给出的价格是350美元一吨,当时市场价是480美元,听起来似乎很挣钱,但我预测这个价格肯定会下降,现在果然跌到了250美元,如果我收购了现在肯定亏损了。


  《英才》:搞重化工非常依赖资源。在国内,新疆、内蒙,各大企业都在跑马圈地,抢资源。你们资源好拿吗?

  刘永行:不好拿,你看我们在包头都10年了,交税可能都交近百亿了,但有些资源还没有到手,还在层层报批,我又不愿意去花钱公关,要是做点公关,可能早就拿下来了,但那是犯罪啊。我们不想害人害己,我宁可慢一点。


  《英才》:当年包头希铝规划的是到2008年100万吨产能,但现在还是88万吨?

  刘永行:是,现在还在等批文。其实我们一直都是磕磕绊绊的,政府需要发展经济的时候,叫我们抓紧时间做;一感觉过剩了,就让我们不要再建了。


  《英才》:现在的情况好点了吗?

  刘永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经过实践检验,我们是全中国最好的铝厂,是样板,很多人来参观,政府就不会让我们随时停产了,还有奖励。所以我非常喜欢金融危机。(笑)


  《英才》:你在2002年决定做重化工之前,最担心什么?

  刘永行:担心自己不懂,不知道做不做得成,不确定。完全陌生的领域,要重新创业,风险很大。


  《英才》:那你现在最担心什么?

  刘永行:没有什么可担心的。2004年那么严的宏观调控都渡过了,现在还怕什么。我奉公守法、不行贿不受贿、企业做得好、对员工好,有什么可担心的?任何政府都希望有好的企业和好的企业家。


  基层小事


  上楼梯时,刘永行一定要紧紧抓住扶手;坐车,第一件事系安全带。他的司机甚至养成习惯:7人座的商务车,只要有一个人没有系好安全带,车子绝不会发动。


  在《英才》记者跟访的近12小时里,刘永行的手机一直开着,但却没有一个电话打进来。据说,下面的人很少主动打电话找他,“公司所有的问题,都按程序走,找部门经理就能解决,不用找我。”


  不出差的时候,刘永行一天给自己安排3个电话,主动找各片区、各分公司的总经理谈,“重工业这块,一个星期所有的总经理、总裁都能谈一遍。”


  出差在各个工厂调研时,数学系出身的刘永行,对生产中的每一个数据都了如指掌,随着他不断地提问,工厂负责人在旁边拿着计算器飞快地按着,而刘永行完全不需要,他可以很快心算出结果,没有人能糊弄他。


  一队人在工厂走着,他会突然停下来,弯腰捡起地上的一个烟头。


  在车间里,他发现一台机器上挂着的检修牌,显示应该检修的时间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立刻质问工作人员:怎么还没修?为什么拖这么久?


  出了厂门,他又回头叮嘱道:大门口洒下来的煤灰粉要扫起来,运回去烧掉。

  ……


  “大事”不用汇报,“小事”却管得这么细,不是很奇怪吗?


  刘永行反问道:“什么叫大事?什么叫小事?100万的投资看起来大,但却是一次性的;一个生产指标的数字看起来小,但改进了就是永久的,就能提升竞争力。”


  在刘永行看来,中国人从来不缺战略,缺的是战术、细节上的东西。战略的确很重要,但它是长期的,企业的战略定下来之后,应该至少10年不变,剩下来的事情就是战术上的了。如果一家企业整天都在做宏观、做战略,但细节还那么差,它肯定不会是一个好企业,“中国人随意性太强,所以我们要跟这个弱点做斗争,要把混沌和随意性转变成优势,就是灵活、创新。”


  “你想想我们的企业跟世界500强的差距在哪里?就是人家所有细节都做得很好。怎么去节约一吨水、一度电?怎么去减少一个劳动力消耗?当你所有的细节都合适,就成就了一个战略。不然不管什么战略都是空的、是虚的、是唬人的、骗自己的。”


  刘永行的管理原则是:注重细节,但并不事事亲力亲为。东方希望旗下共有156家公司,其中有一半,刘永行一次也没有去过。


  这些子公司在财务上独立,日常运作中所有的问题,以工厂总经理为首的管理层几乎都有权决定,刘永行并不过问,只有超过100万元的投资才需要他亲自签字——有意思的是,在去年刘相宇主管集团财务工作之前,这个数字是1000万。


  “我在财务上有时候粗糙一点,他比我更细致。”提起唯一的儿子,刘永行笑容满面。他甚至还主动给记者展示手机里孙子的照片,这时候的“老刘”,与任何一个慈爱的祖父没有两样。


  在东方希望的总部上海,刘永行至今没有属于自己名下的房产,他和老伴的住所是多年前用儿子名义买的一套房,而刘相宇一家则在外租房住。


  或许,有足够安全感的人,不需要靠房子来支撑。刘永行很认同这个观点:“我的安全感的确非常强,行得端坐得正,没有什么太怕的东西。”


  当了30年企业家,刘永行还是不善于“搞关系”,他笑称,擅长社会活动的四弟刘永好做的是“上层建筑”,而自己是做“最基层的”:“你让我去参加一个宴会,我就发毛、就难受,互相敬酒、说场面话这些事情,我不会做,也做不好。”


  因此,他宁愿放弃一些机会、宁愿老老实实做别人不愿意做的“笨事”:“我只想做完全按照市场规律来的事情,不想做那些需要幕后公关的事情。”


  有人说:在中国的政商关系中,企业在其中的风险和收益成正比,风险越大,收益越大,反之亦然。


  不过,刘永行对此看法乐观:“当然,做企业,良好的社会关系是非常需要的。但是,基础是你的企业要非常优秀。说得不好听些,地方政府官员都是要政绩的,就是搞腐败的官员,除了腐败,他还是要政绩的。所以,我们是能满足他们的——我们的业绩、税收、环保,我们的社会形象。”

  

而史玉柱曾这样评价刘永行:“最多只犯过小错误,但没有摔倒过”。


————————

刘永行:顺势而为,抓住时间能源 - 王育琨 - 王育琨

 

  评论这张
 
阅读(524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