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感受和情绪,都是生物层面的算法而已!   

2016-05-15 06:2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受和情绪,都是生物层面的算法而已! - 王育琨 - 王育琨
 

2016年2月23日,在巴塞罗那华为小型恳谈会上,我问任正非:“共建全联接的世界最大的难题在哪里”?


任正非脱口而出:“最大的难题在算法!”


从那以后,“算法”,就一直在占据着我的大脑。阿尔法狗大胜围棋顶级高手,进一步扩大了“算法”在我脑海里的地盘。而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以及4月27日的演讲,进一步拓展着算法的势力范围。


当然我依然坚信,外部的算法无论多么精妙,抹不去人类纯粹的天人合一或万物一体之心法的光明。

  

“人文主义通过感受来解决问题,但科学却说人文主义其实是一个神话。”

“感受和情绪,都是生物层面的算法而已。”

所以纵观整个人类历史,现在的时代其实非常特殊。过去几百年,整个社会由人文主义所主导,但现在我们感觉已经转移到了外部,转移到了算法上面。


根据科学的趋势,人文主义是没有一种神奇的亮光的,人文主义是不存在的。因为所有生物的发展流程,都要遵循两大原则:有些流程是有决定性的,是一定这么发展的;而且其他的流程是偶然性的。


根据现代的化学家和物理学家的想法,自由意志在宇宙中不存在。说自由意志是人的大脑创造出来的,就像说人创造天堂地狱一样。


那么人的感觉又是什么?人文主义通过感觉来解决问题,但根据目前的生物理论,人的感觉其实就是生物的化学算法。这些算法通过过去几百万年的自然选择得出来,帮助我们做决定做计算,在个人的生活中做决策。


几千年前,有一些不同的宗教,相信不同的主,但你有问题的时候,它们都会告诉你去问上帝吧,圣经吧。在人文主义时代当中,你有问题的时候,就要倾听自己的感觉,自己的内心。而现在有了数据的宗教主义,你的感觉都成了过时的数据,因为它们是7万年前在大草原上产生的算法。别听你的算法,听微软、谷歌、苹果的,他们了解你的程度远远超过你自己了解你的程度。



4月27日上午,《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在猎豹移动CONNECT大会上,给人文主义判了“死刑”。他阐述人文主义的核心是听从自我,所以依赖的不过是人类的感受和情绪。但科学的解释告诉我们,这一切不过是生物层面处理信息的过程。我们的感觉已经转移到了外部,转移到了算法身上。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历史教授尤瓦尔·赫拉利是分享知识与创意的TED上的“网红”,除了200万次的演讲播放量外,他的作品《人类简史》还在畅销书榜单上长销不衰。本书从智人时代开始,重新浓缩了人类的进化,最终总结到科技和连接是这个世界上前进的两大重要动力。


——王育琨记







  以下是赫拉利演讲全文:


  非常感谢各位,今天我想跟大家讲一些比较奇怪的事情,这就是宗教,为什么要讨论宗教呢?虽然今天我们大家讨论的是科技,但科技已经成为了改变现在世界的宗教。


  观察现在的世界,最有意思的角度就是宗教的角度。不过观察对象并不是中东,而是硅谷。就像今天的会议,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一个会议,但这场会议也在创造一个宗教,叫数据宗教。我们现在整个宇宙都是数据,所有根据数据发生的事情都是数据处理的过程,这就像生物都是算法一样。这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最基本事情,也是我们思考的最基本的事情。


  我们看一下人类,也看一下蘑菇,你可以看一下这些蜜蜂,其实看到的就是不同的算法,为了可以理解这个概念,我们首先要看一下宗教。


  宗教其实不是天堂上来的东西,而是地球上的东西。宗教不是说上帝,而是说权威。宗教就是我们要在世界上建立一个绝对的权威。如果你不喜欢宗教这个词,你也可以用另外一个词来称呼它,叫意识形态,它们本质上都是一样。


  过去有几千年的时间,全世界的意识形态都认为,我们的绝对权威是超脱于人的。比如天堂在上帝那里。当今社会有很多宗教改革,把权威从天堂从上帝转移到人类身上,所以人文主义变成了新的权威。


  人文主义是一种新型的宗教:我们认为每一个人都有神奇的地方,它帮我们建立起某一种权威——我们的自由意志,我们的选择——他们都是全世界各种权威的来源。如果我们有任何的问题,无论个人也好,集体也好,我们都不是去找上帝帮忙,而是让我们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决定,还有自己的意志来帮助我们,让我们倾听自己的声音,跟着感觉走。


  这就是人文主义告诉我们,指导我们做的。在我和大家解释新的宗教,也就是把权威转移到数据身上的数据宗教之前,我们来讲一讲目前的人文主义信仰,大家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人文主义指的是什么?从政治角度来讲,人文政治就是在选举当中体现的,之前大家想知道谁最适合统治这个国家的时候,可能就会向上帝、向牧师、圣经来寻找答案。现在我们不会这么做了,我们会问自己。这就是人文主义的思想基础,也就是选民才知道谁是最好的。


  对于人文主义来说人才是最大的权威,我们可以提出各种政治方面的主张,经济上面也是一样的。在政治上面,选民知道的是最好的,选民才是最大的权威。在经济上,人文经济认为消费者永远是最正确的。经济最高权威就是消费者,没有人告诉消费者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比如我们可以把全世界所有的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甚至工程师等等召集起来,让大家在一起磨合5年,也许就可以做出最好的汽车。我们可以把这辆车生产出来,发送到全世界各个地方。但是没有人会买,因为消费者不愿意买。


  相反,你必须要告诉消费者他们自己有着什么样的想法。你不能跟他们讲这个是伟大的艺术家设计出来,这个是伟大诺贝尔经济学奖设计出来的,消费者认为这不是一辆好车,那它就不是一辆好车。这就是我们讲的人文经济。


  美学也是一样的,最初大家认为美的来源,艺术的来源来自于天堂,来自于常人之外。但现在人文主义的艺术都认为艺术和美学是来自于人的眼睛。


  我们都知道杜尚把一个小便池搬进了艺术馆,大家都在想这到底是不是艺术。如果你是个人文主义者的话,你就会认为只要人说艺术就是艺术,只要人觉得美就美。但在之前,美是由宗教决定的,它觉得这是美就是美。权威不是人,人的感觉都没用。


  再比如说中世纪欧洲的时候,如果上帝、教皇和圣经说同性恋是罪恶,大家都觉得同性恋是罪恶,人的感觉对在那个时代是没用的。在当今,当伦理学得到发展之后,同性恋在美国和欧洲都已经不是罪恶了。


  同性恋婚姻变合法了,为什么?因为人们感觉良好。如果两个相爱的男人感觉良好,他们也不会给任何其他的人造成坏的感觉或者坏的影响,那他们感觉就是好的。不像过去你可能感觉良好,但是上帝、教皇、其他人感觉不好就是错的。


  同样,人文主义也体现在教育当中,过去几千年所认为的唯一的权威不是别人,是自己。人文教育的最高目标。就是要独立思考。如果你去找人文主义的教授或者老师,问他们这个问题,你到底想教学生什么呢?这些老师会说我希望教学生独立思考,为自己而思考。这也是人文主义最高目标。如果你不能够为自己思考的话,你就和世界的最重要的权威剥离开了。


  再讲讲非人文主义。科学现在在说,人文主义其实是一个神话,是一个虚拟的,根据科学的趋势,人文主义是没有一种神奇的亮光的,人文主义是不存在的。因为所有生物的发展流程,都要遵循两大原则:有些流程是有决定性的,是一定这么发展的;而且其他的流程是偶然性的。


  我说的偶然性并不指自由,决定主义也不是自由。什么是自由意志?根据现代的化学家和物理学家的想法,自由意志在宇宙中不存在。说自由意志是人的大脑创造出来的,就像说人创造天堂地狱一样。


  那么人的感觉又是什么?人文主义通过感觉来解决问题,但根据目前的生物理论,人的感觉其实就是生物的化学算法。这些算法通过过去几百万年的自然选择得出来,帮助我们做决定做计算,在个人的生活中做决策。


  现代科学还说如果你可以收集到某人足够多的数据——不只是茄子的数据、细菌的数据——如果你有足够多的计算能力,有好的算法,就可以完美了解他/她到底在想什么,这个人身体中到底发生什么。可能不是100%准确,但是这就是一个外部的数据处理流程。


  如果有足够多的计算能力、数据,算法就可以了解我和我的想法,还有我的感觉。而且了解程度超过我自己。如果你可以在外部建立出这么一个数据算法,那么这个算法了解我的程度比我了解我的程度还要高,这个时候权威就从人身上转移到外部算法机器上了。


  这听起来可能非常抽象,我来举个例子:首先,生物的原则,也是说过去的150年最大的生物的发现,就是我们的感觉也是生物的算法,外部的这些东西都是。


  什么意思呢?让我找一个生存的例子来解释。在非洲大草原有一个狒狒想吃香蕉,但是不远处有一个狮子。狮子当然危险,但为了生存下来,这个狒狒要计算出这些可能性:如果不吃香蕉,我饿死的可能性有多少?如果我吃香蕉被狮子吃掉的可能性有多少?


  狒狒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想要通过正确的解决这个问题的话,狒狒得收集很多数据,也就是外部世界的数据,比如说香蕉在哪儿,有多少个香蕉;狮子的数据:狮子有多大,醒着的还是睡着的,能跑多快。狒狒还需要自己的身体数据:我到底有多饿,能跑多快?


  收集到这些数据之后,狒狒得计算一下,做出正确的决定。怎么算呢?是不是拿出一个计算机、笔、纸算呢?当然不是。狒狒的身体就是一个计算机。我们感觉到的情绪其实就是帮助我们计算可能性的生物算法。


  狒狒并不会看到数据,但能感觉到数据从身体流过。不到一秒时间,它的计算结果就会出现,这个计算结果也不是一种数据,而是一种能感知的情绪。如果狒狒决定拿走香蕉,它并不会看到“可能性=1.5”这样的数据,而会觉得自己的毛发站了起来,觉得张开身体冲向香蕉。如果狒狒决定不吃香蕉,那数据也会以情绪,比如说恐惧的方式体现出来。


  所以生物学家说,情绪只是生物化学的算法而已。这种生物算法并不是由计算机科学家,花一两年时间进行计算机编程写下来的。它是在几百万年非常艰难的自然选择中算出来的。每一个生物算法都经过了最严格的检验。这是自然选择的检验,跨时超过几百万年。


  我们现在是在两大科学时代的交替当中,科学的海啸即将出现。海啸的一边是生物科学的巨浪,生物学家开始真正地了解身体是怎么样运转的,生物化学的算法是怎么样运行的。与此同时,海啸的另外一边是计算机科学,现在计算机科学给了我们足够多的计算力,能通关算法破解我们的身体,进而超越我们的身体。


  现在两股趋势正在交汇。比如苹果、谷歌,他们现在雇越来越多生物化学背景的人,他们觉得自己不是科技公司,而是生物科技公司。这些流程的关键就是算法。


  这会产生什么的结果呢?我们会看到很多大数据系统,对你的了解程度要超越你自己对自己的了解程度。从此之后,权威从人类的自我感觉中转移到大数据系统当中。其实这件事情在医学界已经发生了,我可以很放心地打保票说,以后你对生活、对健康、对身体作出的最重要决策,都不会基于你的感觉,而是会基于计算机的大数据算法。


  举个例子,两三年前,安吉丽娜·朱莉做了DNA测试之后,发现她有一个很罕见的基因突变。数据显示她有87%的概率患上乳腺癌,50%概率患上卵巢癌。她很快就去检查了自己,发现没有乳腺癌,而且感觉非常好。


  但计算机算法却告诉她:你身体有一个定时炸弹,你得采取行动。朱莉很明智地倾听了计算机算法的声音,她进行了双乳切除术。这成了重大新闻,全球都有报纸报道。但倾听数据很有可能会成为你对身体作出医疗决定的方式。


  我们已经能在更多其他领域听到更多类似的故事了。几千年前,有一些不同的宗教,相信不同的主,但你有问题的时候,它们都会告诉你去问上帝吧,圣经吧。在人文主义时代当中,你有问题的时候,就要倾听自己的感觉,自己的内心。而现在有了数据的宗教主义,你的感觉都成了过时的数据,因为它们是7万年前在大草原上产生的算法。别听你的算法,听微软、谷歌、苹果的,他们了解你的程度远远超过你自己了解你的程度。


  我们其实已经看到它在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影响了。比如我要买一本书,我可能跑到一个书店里面去,跟着自己的感觉选书,我觉得和这个书和那个书有心灵相同之处,这是人本主义买书的方式。但你去亚马逊,首先会调出来一个通栏推荐,这个推荐根据的是算法和大数据,告诉你应该买哪本书。这只是第一步,亚马逊的推荐书单,只是是基于一丁点的数据,基于并不算好的算法,但是这个技术还是在不断地发展。


  今天,如果你在kindle上读电子书的同时,把Kindle和面部识别技术联系在一起,或者把它和计量生物数据的传感器连在一起,和可穿戴设备联系在一起。那么你的感觉如何,你所读到每个字对你血压的影响、血糖的影响,Kindle都会知道,而且每一分每一秒都知道。基于这个数字亚马逊不光光对你提供新书的推荐,还可以推荐更多的东西,比如你应该娶谁嫁给谁,我想这是人类生活中最重要的决定。


  过去人们结婚之前,会询问父母或者牧师,问我要娶谁,嫁给谁。但是数据宗教说不行,我们必须从数据的角度来走,你要想知道跟谁结婚,有候选人A、候选人B。谷歌和亚马逊都可以告诉你。


  比如我问谷歌的时候,谷歌会说:“我认识你,我从你一出生就开始跟踪你,你所有的邮件、读过的书,心率、血压,你的DNA等等生物特征我都知道。不只是你,我还跟踪很多人。根据这样的深度了解,从这样大的统计层面来看,我可以告诉你,你和A结婚的机会可能有87%。你应该跟A结婚,不要跟B结婚。


  “但是我特别了解你不大听别人的意见,比如你为什么讲A和B呢?因为我知道B颜值比较高,其实我也没有说完全忽略掉这一点,我把颜值也算到算法里面了。何况你在选择结婚问题上,把颜值比重给得太高。但可能很多年前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你给我的颜值的比重跟现在颜值比重是不一样的。所以建议还是跟A结婚。”


  最终这只是经验上的问题,可能下一次谷歌说得对。人类就听它的意见,越来越的多人听它的意见,这样权威就变成了一种算法。


  最后和大家做一个简单的测试,看看大家是不是数据宗教的信徒。你去动物园看到熊猫,或者来到大会会场看到我之后,如果你是一个人文主义者,你可能说感受比较重要,我终于看到熊猫,我的情绪怎么样;如果你是一个数据主义者,那你会把手机拿出来拍照,上传到朋友圈上面和Facebook上面,因为你期待外部的环节外部的数据处理的过程,可以给你的经历带来一些意义。


  所以纵观整个人类历史,现在的时代其实非常特殊。过去几百年,整个社会由人文主义所主导,但现在我们感觉已经转移到了外部,转移到了算法上面。


文章来源:新浪科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参考。




浓缩《人类简史》


来源:艺术与哲学


《人类简史》,作者是一个以色列年轻的历史学家。人称怪才Yuval Noah Harari。讨论范围跨度很大,从人类如何进化到食物链顶端,讨论到人类社会的构建,以及帝国的形成、殖民,到现代社会的科学革命。但是易读性超好,比如资本主义的部分,几个例子讲明白如果看经济学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也未必明白的原理。



印象最深刻的几个结论


1,现代人脑容量不如采集社会的祖先脑容量大


2,人类跃居食物链顶端的原因是因为合作,可以合作的原因是因为人类的语言,有“虚构”功能。人类的贸易网络就是建立在国家、货币这些虚拟概念上的。


3,靠八卦能维持的社会单位时150人,再往上就需要故事,无论是宗教故事,民族主义还是公司愿景。


4,采集时代已经形成最初的富裕社会,农业革命和定居的推动力可能是一些宗教需要和气候变化。


5,蜂群的分工信息是靠DNA存储,而人类的分工信息靠大脑存储,大脑会随个体死亡而死亡,DNA不会,因此造成人类社群的不稳定。


6,非洲人基因上的先天优势却造成其在社会分工上的劣势,社会变迁往往是由偶然因素造成,然后不断强化。


7,经济泡沫依赖于实验室速度,一旦不同步就趋于破裂。


8,公司化、证券交易所都是欧洲殖民时期的产物,公司比国家名义更容易筹款。


9,全球化令和平比战争利润更高。


10,佛教所崇尚的内心平静与现代生物学殊途同归。



第一部分 认知革命


大约135亿年前,宇宙物质、能量、时间、空间有了现在的样子,形成物理学。


大约38亿年前,分子结合起来,形成精细结构——有机体,成就生物学。


大约250万年前,类人生物出现。大约200万年前,整个世界存在不同人种,包括东非的鲁道夫人,东亚的直立人,欧洲和西亚的尼安特人,但知道大约1万年前,只剩下智人这一种。


大约7万年前,“智人”开始创造更复杂的结构,形成“文化”,文化继续发展,形成历史学。在历史的路上有三大革命——7万年前的“认知革命”,大约1.2万年前的“农业革命”,大约500年前的“科学革命”。


60公斤哺乳动物的平均脑容量是200立方厘米,而250万年前的最初人类,脑容量600立方厘米,现代智人的平均脑容量是1200-1400立方厘米。但为什么没有进化出会微积分的猫?面对生存,大脑也是负担之一,占体积的2-3%,但却消耗25%的能量。所以代价就是肌肉萎缩,以及花更多时间寻找食物,如同国防经费拨给教育,人类也把工二头肌的能量拨给神经元。


直立行走后可以扫视草原,手解放出来可以传递信号,人就此越来越着重神经发展,且不断对手掌和手指的肌肉做修正,逐渐人类可以使用复杂工具。变大的大脑为颈椎带来负担,成为人类的苦恼。对于女性来说,直立行走使产道宽度受限制且婴儿头部逐渐变大,于是进化出了更短的生产周期以降低生育风险,相对生下来就会跑的小马,人类都是早产儿。为了获得食物养育孩子,需要全部落的努力,人类进化出突出的社交技巧,同时由于脱离子宫时进化不完全,有更强的可塑性,可以用教育和社会化方式改变。


大约100万年前,人类虽然有大容量脑和石器,但仍然在食物链的中间位置,很少猎杀大型动物,靠采集植物、挖找昆虫,以及吃大型动物吃剩的腐肉维生。早起石器主要用途就是另人类在大型动物用餐完毕,走进所剩无几的猎物尸体,敲开骨头吃唯一还能吃的骨髓维生。直到40万年前,几种人种才开始追捕大型动物,直到10万年前智人崛起,人类跃居食物链顶端,这对了解人类历史和心理至关重要。历史上食物链顶端的狮子、鲨鱼都经过数百万年演化,人类转眼就登上顶端,让整个生态猝不及防,很多生态灾难都是源于这场过于仓促的历史跳跃。


站上食物链顶端的路上,使用火是重要一步大约30万年前人类可以熟练使用火。火可以改变化学结构另原本无法吸收的成分得到吸收,同时发生生物变化,杀死病菌寄生虫。同时拒绝时间也大大减少。黑猩猩每天5小时咀嚼生肉,人类一小时足够。这扩大了人类可摄取的食物种类,缩小牙齿,减少肠的长度,降低了倡导消耗,给大脑供能量铺平道路。


虽然熟练使用火,吓走狮子,烹调食物,寒冬取暖,但是15万年前人类仍在食物链中间位置,人口数百万,对生态来说微不足道。大约7万年前,智人开始迁徙到中东,东亚,每到达一个地点,当地原生人类族群久很快会灭绝。尼安特人大约3万年前退出历史舞台,其他人种也先后退出,只留下了一些DNA在我们身体里,留下智人成为人类最后的物种。征服世界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独特的语言。


大约7万年到3万年前之间,智人发明了船、油灯、弓箭,针,以及第一个可以称为艺术品的雕塑,还有宗教、商业和社会分层。动物也有自己语言,人类语言的特别之处在于灵活性。有限声音组合无限多句子,储存和沟通惊人的信息量。大约7万年前,智人的语言体系可以让他们八卦数小时,在一个大约50人的部落中,了解谁更可靠谁不可信,称为发展出更紧密、更复杂合作形式的基础。


人类语言的独特之处,在于可以虚构。人类和动物都可以传递fact如“河边有只狮子”。在认知革命以后,传说、深化、宗教出现,因为人可以说“狮子是我们部落的守护神”。讨论虚构事务正是智人语言最独特的功能。虚构,让人类能够拥有想象,最重要时可以一起想象,共同编制出故事。智人的合作不仅灵活,还可以和无数陌生人合作,正因如此,智人才统治世界。


社会学研究表明,靠八卦能维持的团体大约是150人超过后成员无法了解团体其他成员的生活情形。今天人类团体仍然受到这个神奇数字影像。社群、公司、社会网络、军事单位30人一个排,100人一个连,都不需要正视阶层就可以正常运作。一个小的家族企业,没有董事会也可以经营的有声有色。但是越过150人门槛,创造出城市、国家,秘密可能就在于虚构的故事。


教会的根基就是宗教故事两个天主教信徒,从未谋面但是可以一起参加十字军东征,或者一起筹措资金盖医院。司法制度,也是基于法律的故事。原始人相信鬼神月圆之夜起舞,巩固了他们的社会秩序。现代社会,商人和律师就是巫师,设定规则建造社群,护着共同相信法律正义和人权从而为一位陌生人辩护。


公司就是一个集体想象在“有限公司“出现之前,创业需要思考再三。这个概念出现之后,公司是独立个体,不等于设立者、投资者和管理者,从而规避了风险。人类现在已经有奇迹复杂的故事网络,即使虚构,只要人人都相信,力量就足以影响世界。如果没人相信,就是谎话。自认知革命以来,智人就一直生活在双重现实之中,一方面是客观的树木河流,另一方面是神、国家、企业。


行为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基因,但是还取决于环境和个体的特殊之处。在远古,改变社会和生态结构都是依赖基因突变,但是认知革命之后,人类的基因和环境都没有巨大改变,但智人还是可以迅速改变行为,并且将行为方式传递给下一代。人类社会出现了不生育的社会精英阶层,如天主教神父、佛教高僧、太监等,这直接抵触了自然选择的最大原则。而欣慰传递依靠的不是生育,而是圣经故事。远古人类行为及万年不变,但现代只要十几二十年就可能改变整个社会结构、人际交往和经济环境。


所有动物里只有智人存在贸易网络,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类相信美元、联邦储备银行、企业商标这些虚拟事务。智人打败尼安特人,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这种合作机构可以构建出500人的网络攻击尼安特人不超过50人的社会网络。为什么现在我们有洲际导弹但是3万年前只有长矛?原因也在于合作网络,导弹需要从矿工到物理学家的上百万人合作完成,而人类生理上制作工具能力没有显着提升。


要了解人类天性、历史和心理,需要了解狩猎祖先的头脑,他们的很多思维方式、饮食习惯、冲突、性欲至今仍在影响我们。远古采集者,如果遇到高热量甜食为了生存最优选择是一直吃吃到吃不下为止,到今天物质盈余,人类仍然无法戒掉高能量饮食,导致普遍的肥胖问题。有些演化心理学家认为,远古部落没有一夫一妻制,没有父亲概念(直到现代胚胎学发展才找到证据证明一个孩子只有一个父亲,远古则认为是一群精子与卵子结合形成婴儿),因此一群人共同抚养部落小孩,“远古公社”支持者认为,离婚率居高不下以及大人小孩都面对心理问题,尤其工业化之后人类拥有超级城市、飞机、计算机但是却感觉到疏离。都因为一夫一妻制,脱离社群不符合生物本能。


到农业革命前夕,地球上有500-800万人类狩猎采集者,几千个独立部落,形成不同语言和文化,这也是认知革命的重要成就。智人采集的不止是食物,还有知识。为了生存,智人需要对栖息地了如指掌,植物生长模式,动物生活习性,在采集时代智人需要有超高心智方得以生存,然而农业革命以来人类脑容量在不断下降,分工使现代人只擅长一个小领域,低等分工的人只要能生存就可以传承一个平庸的基因。


采集社会大概每三天打猎一次,每次3-6小时就足以养活部落,比现代人工作时间短。同时采集时代比农业时代的人更没有营养不良等问题,主要缘于其杂食习性,如果不考虑儿童夭折情况,以及意外事件,多数人自然寿命可以活到60岁甚至80岁,然而农民大多依靠单一作物作为热量来源。同时远古采集者较少遇到传染病问题,传染病主要来自于家禽,农业革命之后才传递到人类身上。这是最初的“富裕社会”,但是也会遇到各种致命意外,人类关系虽然亲密但是也会残忍杀害老弱以维持部落实力。因此战争也并不是农业社会出现私有财产之后的产物,采集社会就有。


然而智人所到之处,都有大量的物种灭绝智人的殖民是整个动物界最大也最快的一场生态灾难。第一波是采集者的扩张,第二波是农民扩张,第三波就是现在工业活动造成的灭绝。


远古采集者多数是泛神论,即天地万物皆有灵,人类可以通过语言、舞蹈与他们沟通。采集社会对现代人影响深远,但我们又知之甚少。




第二部分 农业革命


第三部分 人类的融合统一


第四部分 科学革命


过去500年,人类力量前所未有的增长,公元1500年人口大约5亿,现在全球人口70亿。


现代科学体系与先前知识体系最大区别就是:1、此前知识体系都基于无所不知,而现代科学承认自己无知;2、以观察和数学为中心;3、运用理论取得系能力发展出新的科技。


比如伊斯兰教、基督教、佛教、儒教都假设世上所有事情都为人活着为神所知,因此学习就是学习《圣经》《古兰经》等,遇到困惑去请教牧师就应该获得答案,如果知识体系内没人知道代表这件事不重要,比如蜘蛛是如何结网的,圣经中没有答案。而现代科学承认无知,就比此前的知识体系更有求知欲。但社会缺少一直信仰如何保持稳定?那就是类似宗教信仰一般的相信科技和科学研究方法:收集实证观察(感官感受)并用数学工具整理。


1744年两位苏格兰长老会教士打算成立一个寿险基金为神职人员的遗孀和孤儿提供补助,他们分析了几千份死亡记录计算了不同年龄段过世的概率,有遗孀和有孤儿的概率,他们计算到1765年基金会有58348英镑,而到那一年实际有58347英镑,精确到不可思议,这些概率计算后来成了精算学的基础,也成了人口统计学的重要概念。


中世纪的欧洲,教学核心是逻辑、愈发、修辞,数学通常就是简单的算术和几何学,但是到了今天,修辞变成文学一部分,逻辑变成哲学一部分,神学乏人问津,但是数学称为各个学科的基础。


公元1500年,科学和科技是两个不同领域,到19世纪才真正接轨。到二次世界大战,科学的重要性一日千里。1944年德国节节败退,顽强抵抗的一线希望就是相信德国科学家能研发出新武器来利往狂澜。然而与此同时,美国曼哈顿计划完成,1945年原子弹制造完成。如果美国决定入侵日本则需要百万军队丧命战争将拖延到1946年结束,于是杜鲁门决定使用原子弹,日本无条件投降,战争就此结束。


19世纪以前,军事主要变革都是在组织而不是科技,比如古罗马军队并无先进武器,但是组织有效率,还有铁一般的纪律。中国道士很早就在炼丹时发明了火药,但是没有哪个王朝意识到去使用火药发明武器,而是发明了鞭炮。情况一直到18世纪才有王朝意识到需要投入资金做武器研发。一直到资本主义、工业革命登场,科学、产业和军事科技才开始水乳交融。


在科学革命之前,很多文化都不相信人类还会再进步,需要恪守祖宗智慧。直到现代文化产生,比如18世纪,许多文化中还认为闪电时神怒象征,但富兰克林验证了闪电只是一到电波并发明了避雷针。而18世纪欧洲能征服世界,很大程度也是得益于科技进步。而科技进步又依赖亿万的投入。


人类在公平交换的困境中走了千年,直到近代,基于对未来的信任,才发展出了“信用”这种金钱概念。于是1776年亚当斯密出版了《国富论》第八章创新论述:如果地主、鞋匠赚得的利润高于养家糊口所需,就会雇佣更多助手进一步提高自己利润。利润越高雇佣越多。民间企业获利时社会整体繁荣基础。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革命性的概念之一,意思是,“利己”和“利他”不矛盾,经济应该是一种双赢局面。当然,基础是利润用来建设新工厂,雇佣更多人,而不是把利润浪费在没有生产力的活动上。因此现代资本主义的重点在于一种新的道德标准:利润应该拿出来再生产,扩建、研发等均可,目的就是增加产量,转化更多利润和雇佣。资本即因此而来,资本是用来投入生产的各种金钱,而财富指埋在地下不投入生产的金钱。


因此科学就在这种理念下变化,投入之前会先问这项研究会提高产量和利润,以及促进经历成长吗?资本主义架设经济可以无穷尽成长,类似狼群认为羊群会无限扩张,本身与常识相悖。但现代经济指数级成长,就依赖于科学家每隔几年有一项新发明,比如引擎、基因工程。银行和政府印钞票,然后盼望科学家在经济泡沫破灭之前,创造出新的产业带来庞大利润。如果实验室脚步不敌泡沫破灭速度,经济前景堪忧。


荷兰成功脱离西班牙独立,还成为全球海上霸主,成功秘诀就在于信贷。第一,他们坚持准时、全额还款,降低借款人风险。其次,荷兰司法独立,保护特人权利特别是私有财产权。相比之下独裁国家不保护私有财产,资本就逐渐离开流向保护私产的国家。当时的银行家如果分别在马德里和阿姆斯特丹开立分行,借钱给西班牙国王和荷兰商人,如果不愿意还钱,西班牙法院会推测上意,免遭雷霆之怒,而阿姆斯特丹法院独立,可以直接判你胜诉。


西班牙国王不还钱的同时,还叛你有叛国罪,要求交钱赎人,于是银行家意识到这是抢钱,需要到真正法制的国家经营。西班牙逐渐失去信任,而荷兰逐渐赢得信心。西班牙出征采用不断加征税收方法,而荷兰采用出售公司股份方法,于是欧洲各大主要城市都设立了证券交易所,进行股票交易。荷兰东印度公司就用这种方法筹集资金,不断攻下各个提高关税的政权,并且与竞争对手开展,带回当地的货物贩卖,就这样攻下一个一个岛屿。


同时西印度公司为掌握哈德逊河,建立了一个新殖民地阿姆斯特丹,1664年落入英国人手中改名新约克new yor,因为york为英国一个郡,即现在纽约,当时为了抵御英美人,西印度公司筑起一道墙,即今天的wall street。


17世纪末,荷兰人自满一集战争成本高昂,英法成了最有力竞争对手。1717年法国成立密西西比公司,在美洲殖民,新奥尔良在此时开始成型。当时这里只有沼泽和鳄鱼,但密西西比公司谎称这里金银遍地,股价一飞冲天,两年内涨幅200倍,全民购买股票致富。直到1719年末,某些得利者开始抛售,因此恐慌,股价雪崩。为了维持稳定,法国央行决定买进,但耗尽了央行资金,于是只能印钞票,因此法国金融体系成了一个巨大泡沫。这也是当时法国海外领土主见落入英国手中主因之一,此后法国国王越借越多,债台高筑,1789看法国大革命揭开序幕。


与此同时,大英帝国类似此前荷兰帝国,由民间股份公司在海外建立殖民地,这些公司也都在交易所上市,首次打下印度大陆的,也不是英国官方,而是英国东印度公司。直到1858年,英国王室才将印度以及用过东印度公司的佣兵收归国有。资本主义和帝国的关系从未结束。


1840年英国东印度公司靠向中国出口鸦片发了大财,30年代后中国政府发布禁烟令,但英国以自由贸易为名向中国宣战,然而当时中国太自信,完全敌不过英国新武器,此后战败签订赔款条约,并且割香港给英国从事安全贩毒。在19世纪末,中国鸦片成瘾者大约4000万,全国人口的10%


资本与政治对信贷市场影响深远。一个市场得到多少信贷,除了资源更多事信用,比如政权更迭,或者是外交政策。


工业革命的核心,就是能源转换的革命。此前人类能源依赖植物,但是此后认为能源取之不尽只是知识不够,比如太阳能。过去200年,工业化生产成了农业支柱,动植物都被机械化,家禽的生物属性都被剥夺。然而正是以为如此,才释放了更多的人力,制造钢铁、建筑、以及各类产品。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生产超过需求。但是谁来买单?


因此为了避免无人买单局面,新的伦理观出现,消费主义。消费主义鼓励善待和宠爱自己,抛弃节俭。而后果就是过去农业社会的饥荒,被现在肥胖所取代。资本和消费主义就像硬币的正反面,有钱人投资,其他人购买。


今天地球上居住70亿智人,工业革命以来人口成长处于前所未有的高峰。但与此同时带来的是其他物种的减少,以及自然栖息地的入侵。工业革命为人类带来了时刻表和生产线的概念,工厂采用后,其他地方也采用。1830年英国第一条商业铁路启用,10年后首次公布火车时刻表。1880年,英国政府迈出前所未有一步,立法规定英国时刻表以格林尼治时间为准。现代人每天都会看几十次时间。


工业革命之前日常生活的核心是核心家庭、大家庭、当地社群。家庭负责照顾生病的人,以及赡养老人。而工业革命带来了国家和市场,将很多家庭和社群功能由国家取代。这个过程,就是解放个人的过程,代价就是很多人悲叹家庭和社群功能不在,社群和家庭只留下了情感功能。


我们这个年代歧视比起过去更加和平,虽然还是有战争,但是战争的死亡人数已经远远低于过去而现在因为车祸、自杀死亡人数比战争牺牲更大。


1945年英国还统治地球面积25%但30年后就只剩下几个小岛,1989年苏联解体,帝国退出后而独立的国家,对战事兴趣都不大。有了核武器之后,超级大国如果开战,等于集体自杀,武力征服全球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因此战争成本飙升,利润下降。过去的财富就是天地、牛、奴隶、黄金,而今天变成了人力资本、知识,以及银行这种复杂的社会结构,想要抢夺和占领都十分困难。比如加州,也从淘金地变成了硅谷和好莱坞闻名。相比战争,和平更加有利可图。


现代四大因素从今了良性循环:核子末日威胁促进了和平主义;战争退散贸易兴旺;贸易成长和平比战争利润更高;国际网络日益紧密,国家无法全然独立之外,任何一国片面宣战的机会大幅降低。


在人类心理上,现代人与1800年人类相比快乐不一定更多。比如自由,虽然可以自由选择拥有,对方也可以自由选择离去,社群和家庭凝聚力下降,这个世界上个人感觉越来越孤独。快乐不在于客观条件,而在于客观与主观期望是否相符。快乐是数百万年演化的生化机制所塑造,包括血清素、多巴胺和催产素。而演化机制让人类的快乐只是短暂奖赏,不然不会有心情做其他事情。人类心理就像一个恒温系统,所有正向和负向的波动都会回到正常水平线上。


因此佛教主张,所有主观感受都是瞬间波动,追求瞬间体验是徒劳。无论追求什么,持续的不满来自追求这件事本身,因此主张保持心灵平静。虽然这种主张与现代自由主义文化追求物质的文化不相融合,但这种说法与现代生物学不约而同。


现代有三种方式令智慧设计取代自然选择:生物工程、仿生工程、无机生命。


生物工程就是人类对生物的干预,比如阉割的公牛叫做ox,未阉割的叫做bull。大肠杆菌经过基因改造来生产燃料,改造奶牛乳腺炎问题带来的牛奶病菌,改造猪肉中的不健康脂肪。


仿生工程,类似助听器,人造视网膜,以及大脑就可以控制的外骨骼。其中最具革命性的就是脑机双向借口,计算机读取大脑信号并且传输回大脑,大脑也可以连上网络形成脑际网络,可以读取记忆,届时人类将面对新的问题和挑战。


无机生命,则是可以模仿基因遗传演化,自我复制并且繁衍的程序,届时如果能够构建一个数字个体心灵,计算机里面构建出人工大脑,虽然不是所有科学家都同意二者运转方式一致,但是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现在的文化已经挣脱了生物学控制,越来越多行事方式已经大幅改变,无法守旧。虽然很难接受科学家不仅能改造身体,还能改造心灵。未来的数字物种,没人能预测准。如果智人即将谢幕,那么我能能做的就是开始思考我们究竟想要什么?




                                                               (“哲学与艺术”微信公众号 夫莽)




————————


  评论这张
 
阅读(461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