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两个我的撕扯——觉醒的过程   

2016-05-07 07:1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个我的撕扯——觉醒的过程 - 王育琨 - 王育琨
 

女儿说两个我和大人自闭,让我理解了阿尔法狗胜利,也理解了灰色哲学。世界不是A和非A,要分分钟准备迎接新的可能性。


王育琨


女儿问:我怎么会有两个我?

  

两年前的一天,10岁的女儿很神秘地说: “老爸,我明天要问你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从三岁开始就一直在想,现在还没有结论。你要好好准备”。


      我问:“是否可以剧透?”


       她说:“是关于我的问题。你回去准备吧!”


      第二天一见我,女儿就把问题甩出来了:“老爸,我从3岁开始就有个问题一直在想,没想明白。当爸爸冲着我吼,妈妈冲着我叫,老师批评我的时候,我很纠结、很尴尬,难受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就在我最难受的时候突然有另外一个我会飞出来,高高在上看着眼前的一切。一个我在纠结,另外一个我欢喜地看戏。老爸,我怎么会有两个我?”


  这个问题让我惊喜,也让我为难。该如何回应?我不想把它回答成一个概念,大我小我。怕把孩子引到阴沟里面去。灵机一动,我这样回应:“闺女呀,我今天才知道,你看着爸爸在那吹胡子瞪眼,特别害怕纠结,我以为你在认真听,以为你记心里去了,闹了半天你设计了这个细节,在看着爸爸跳高,在看着爸爸玩是不是?”


  女儿哈哈大笑,连说就是就是。


  这个对话很有画面感:很像我们处在一个危机中,处在磨难中,处在巨大的挑战中,巨大的陷阱就在我们面前展开,企业马上要倒闭了,人生已走到尽头了:就在这种最纠结最难受时,记住你要跳出来从另外一个角度,从一个整体的角度来看这事,这样你有了一种压力的分解,就有了一种释然,哪怕被打疼也就是有限的疼了。就好像你在看一部话剧,你在看打你的人、骂你的人、折磨你的人,他还有什么可表演的,盛气凌人的他又是何等可怜!


  女儿说的这两个我,一个自信喜悦的大我,一个那种纠结有私欲的小我,在面对同一件事的时候,确实有不同的思维。当我们陷入困难时,不管是老板,还是那些想自杀的抑郁症青年,往往忘了另外一个大我,我们被猖狂的小我编织的谎言欺骗,被不可一世的情绪编织的牢笼给拘押了。这些已完全占满了我们的心脑,以为世界就是这么一些事组成的,而我们被那个小我的谎言、被那个妄想生生给拘押了。没想到我女儿从3岁开始就有了不被小我不被情绪拘押的这么一种能力。


  我这个偷懒取巧回应方式,反倒得到我女儿的肯定,她一高兴就给了我一个更大的奖励。


      女儿说:大人都自闭!


       女儿笑着说:“老爸我告诉你吧,其实你们大人都自闭。”


  我很奇怪:“我怎么自闭了?爸爸不是在认真听你说话吗?”


  她说:“假的,你们大人听不到小孩的声音!”


  咱们做爸爸妈妈的,做家长的,做领导的,一起想想,咱们真能听到孩子的声音吗?我们也当过孩子,回想小时候,你的声音,你的愿望,你的想法真的能被所有你信赖的领导、老板、老师、爸爸、妈妈听到吗?我们今天真的能听到孩子的声音吗?


  我点着头:“对。爸爸承认自己有时候听不到你的声音。”


  女儿又补上了一刀:“你们还听不到自然的声音!”


  我说这个不对,错了!爸爸喜欢登山、喜欢野外活动,喜欢到原始森林到大山听天籁,怎么听不到了?


  女儿说:“我不是说的这个。比如乌鸦,你们大人一听乌鸦就感到乌鸦晦气,你们就不理睬了,但是老爸你知道乌鸦一年吃多少虫子,能保护多少树木?”


  听了她的这一番说法,我被深深地震撼住了。


  女儿说的比第一层更深刻。她在说我们这些成熟的人,这些成功的人,有理论、有教养、有知识、有逻辑、有智慧的人,常常面对一个个活泼泼的新发生,往往就从经验、教条、理论、逻辑中把一个判断甩过去了。一旦判断甩过去了那个事就死了,我们开始不理睬了,那个活泼泼的发生就死了。


  过了两天,女儿又跟我说:“老爸,其实一草一木都有灵魂,你们大人能听见自己灵魂的声音吗?你们能听见一草一木灵魂的声音吗?能听到我们灵魂的声音吗?”


  女儿真是我的恩师。她在提醒大人,我们有可能听不到自己灵魂的声音,听不到客户灵魂的声音,听不到员工灵魂的声音,这就是自闭造成的结果,要破除自闭。


      “女儿说”,震撼到我了。让我理解了阿尔法狗的胜利,同时也理解了灰色哲学。


两个我的撕扯——觉醒的过程 - 王育琨 - 王育琨

  阿尔法狗的胜利与灰色哲学


       阿尔法狗大胜围棋棋王李世石,一时成为人们谈论的焦点。我更关注阿尔法狗后面所体现的哲学。在时空交汇的当下,西方思维的传统观念是有一个价值最高点A,其它都是非A。而东方混沌哲学则坚持,并不是仅仅有A和非A两个点。有若干好的价值点A、B、C、D……在那里风起云涌地变化着。抉择的关键是应时而变,不可以自负,要善于从不同的视角看世界。阿尔法狗所以取胜,他有了这样多元优化价值点的哲学,不见得每次都可以选择最好的价值点,而在于少犯错误。这样一以贯之,在动态中少犯错误,成就了他的胜利。


      阿尔法狗的胜利,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混沌灰色哲学的胜利。世界最优化不是A和非A之间的取舍,而是对一连串变化要做出灵然反应,要分分钟准备迎接新的可能性。


       灰色哲学是在说,在时空交汇万缘具足的当下,不在于选择了最高价值点,而在于灵然敏锐地面对一刻接一刻的变化,在于放下自负和自以为是,分分钟向新的视角和价值点开放、妥协、投降或包容。而当你恪守初发心,抱元守一,锁定目标定位,毅勇选择一个价值点,在对方下一步引发的巨变中,不断修正着自己的取向,这也就是灰色哲学作用的方式以及魅力所在。


        任正非曾经对灰色哲学做了简单概括:“开放、妥协、投降与包容,这实际上是让员工打破二元论的框框,要有觉性地生活、工作,不要就那么一根筋。要分分钟向着新的可能性开放,向着胜利前进。

  

        破除自闭,这是人类世世代代遇到的一个大课题。不是简单一个思维上的辨析,一个概念上的自我分析、自我批判、自我检讨,而是当真正碰到事的时候,能把自己生命置之度外。比如日本地震,福岛核泄漏时,日本人都在往外跑,因为核泄漏导致人被辐射罹患癌症;但华为董事长跟华为年轻员工背上背包就往福岛一线进发,因为那里有客户的需求,那里有那么多的生命受到了威胁,需要一种信号的保障。


  日本人对华为也是刮目相看。日本所有的大单都给了华为公司,华为在日本的材料研究所是全球最大的材料研究所,因为华为人在日本人最需要的时候可以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谁都知道对生命尊重,任正非因癌症两次动手术,重度抑郁症两次,他一直在叩问生命的意义。生命意义不可能只纠缠在自己小我,深陷小小私心的无底洞。从那里看这个世界还是太窄。你还是要跳出来从万世万物的真来看待世界,你还是要能担当起来,因为世界上这么多的生命等待你去拯救。华为团队里面散发着这么一种牺牲精神。


  华为的奋斗者有一种牺牲精神,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有个合理预期:他们做了A,公司必然会做出B,不会有另外的结果。那是一种建立在信心基础上的合理预期,那是一个公司以激励体系和体制安排作保障的,让员工不会做出另外的预期。这就是管理的奥秘!


  当每个人都能在团队中建立起合理的预期,哪怕他们还没有觉醒的生命,也会一往无前地往前冲!这就是人性。这就是华为之所以是华为的理由。

  

作者系地头力智库创始人,希贤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


原始出处:《上海证券报》


————————

两个我的撕扯——觉醒的过程 - 王育琨 - 王育琨

  评论这张
 
阅读(32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