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行走中的陈坤:“疑问是我最大的财富!”  

2016-09-22 07:02: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走中的陈坤:“疑问是我最大的财富!” - 王育琨 - 王育琨
 
 

坤哥出发前,不知咋的发给我一个信息:“等这次走完,8月底回北京见面。”


我向来是被动的人。安详地等坤哥的信息。一如几年前等他在新浪微博主动联系我,说读了我的《垂直攀登》,想把他《行走的力量》送给我,然后约了见面,然后他焚香,净手,沏茶。舒缓而简洁。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我轻啄一口,一股清香就顺着我的喉咙壁管,浸润着我的每一个毛孔。那是迄今为止我这辈子喝得最好的茶。


坤哥是个悟后起修的修行者。他的天真,他的随性,他的较真,他的嘻哈,在一次次行走中展现无遗。


我一直把坤哥看成是一个生命教育的老师。跟庄子笔下的至人王骀与哀邰它差不多。只要坐在他面前,你的心就会放松,清澈,安详,就会有一种新的生命契机被引动。我很期盼跟坤哥一起做生命教育,那会是一种怎样的生命交响!


“疑问是我最大的财富”!一如浩瀚的虚空,这句话以谦卑低下为表,以自性自在为实。每一个电闪雷鸣的当下,那种优雅的通透,安详的沉醉,潮涌的疑情,灵然的念头,好奇的创造,想想就让人痴迷。


可惜,少有人懂。坤哥孤独一身,一身孤独。当然,坤哥早就跳出了自己的苦,他发起“行走的力量”,带着一批又一批青年,走上荒野戈壁,就是深深走进内心的荒漠。惟其如此,才可以跳出狭窄的自我,才可以找到生命的意义——坚定地向世间的苦处行!


向世间的苦处行,孤独才有价值!


    “希望每个人都成为自己心灵王国的国王!”


    “我会成为我心灵国土的国王。我现在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往这个方向走。”


    坤哥的道深了! 自性本自清净,自性本不生灭,自性本自具足,自性本无动摇,自性能生万法!


——王育琨记




原文:行走中的陈坤:“你们不要嘲笑我是个演员!”

来源:新浪娱乐


  陈坤[微博]在2016年“行走的力量”结束的第二天一早,就飞回了北京,等着他的是密密麻麻的工作行程:第二天一早是广告商业活动、中午还有个直播……再接下来他会进组拍一部电视剧,这将会是他时隔九年再拍电视剧。

  在镜头前的陈坤自然舒展,处处流露得体妥帖的明星气场,拿着手机做直播,他熟稔的和直播前的观众做互动做表情,这是绝大多数观众眼中熟悉的陈坤。但在一个月之前的那场为期8天7夜的行走中,陈坤却有着与截然不同的一面。

  陈坤每年都会抽出一段时间,去做“行走的力量”的活动。这件被陈坤称为是一件“傻逼但是很有意义的活动”已经坚持到第六年。他把自己的转变归功于对心灵的锤炼,他希望能够把这种方法回馈给更多人,于是有了行走的力量。但他肯定的同时又否定,“其实行走的力量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有你知道你得到了什么。”

  8天7夜近乎与外界完全隔绝的行走,像是一个巨大的真人实验,在无法修饰本性的真空环境里,每个人被迫坦诚做自己,包括陈坤。他的敏感、焦虑、好辩常常不加掩饰地被暴露于人前,他自言的”坏脾气“无所遁形。但与此同时,他的细心、温和与虔诚又是切实存在的。这些交织成了一个区别于平日里被大众所看到的,披着光环的明星形象,或许这是只有在行走中才能看到的陈坤。至于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或许这些都是?


行走六年

  在今年行走的力量出发仪式上,活动发起人陈坤兴致勃勃,面对数十位参与行走的志愿者和直播镜头前的观众,雀跃地介绍这次行走的不同。这个被陈坤视作第二个儿子的项目已经做到了第六年,在以五年为界的档口,他决定对之前做一次彻底清算和归零,并对整个行走的力量项目做一次修正。

  第六年的行走力量从志愿者的选拔上就有了本质的改变。按照惯例,每年的志愿者都会针对某一个特定群体进行选拔,比如第一年都是大学生们,之后还针对过企业家、青年影像导演。

  今年,身份要求被取消了,不限职业不限年龄。准入门槛的放低吸引了75万报名者蜂拥而至,最终从浩浩荡荡报名者中筛选出了20名志愿者。在这些志愿者中有幼儿园老师、有警察、有私企老板、有报名了三四年却始终因为条件不符合而未能如愿的拥趸、也有慕名陈坤而来的学生粉丝。

  来自不同行业不同年龄不同阅历的人被同一件事物的感召而聚合在一起,在失去信号与世隔绝的深山里面,扎营露宿,同吃同行8天7夜,这听起来似乎是一件很乌托邦的事。

  而令他颇为得意的是,在他的改良计划中,这一次志愿者、媒体、工作人员们以及他自己将被打乱重组编分成队,并引入了拓展培训和游戏。通过教练的指引和设置,成员们不你我,不分身份差异,互相拥抱、换位帮助,并分享感受。他说他还曾想过接下来的行走计划,比如选拔一百对濒临分手的情侣或夫妻来行走,或许能够解决他们的感情问题。

  前几年已经开始小范围在行走中使用的禅修方式,在今年被放大。除了每天早晚一次禅修课,行程中还专门安排了两天扎营来上禅修,陈坤甚至千里迢迢从北京请来阿字活佛给志愿者上课。

  稍微了解过“行走的力量”项目的人大概会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活动:一群人露营扎帐篷,七八天不能洗头不能洗澡。在高海拔的山地不依靠任何现代化交通工具,每天徒步禁语行走几十公里。这个活动需要的是将肉体和精神一同放置在痛苦的环境和极限去熔炼,以身体极限的代价获得对内心的关照和省察,这注定了只能是一场自己和自己的对话和较量。

  行走项目的策划人熊猫还记得,最难的那一年在青藏的阿尼玛卿山,走了整整十天九夜,倒数第二天下山的时候碰上了下雨下雪,到了营地没法扎营,于是临时决定连夜下山。那一天整整走了四十五公里,走了两天的量。“好多记者一到终点,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电话就给家里打电话,边打边哭。有同事手都冻僵了要靠毛巾搓热。”那一年,甚至连陈坤本人都有一些崩溃,“他不停的埋怨我怎么选了这样一条路。”

  今年的安排看起来并不难,有不少参加过几届行走的媒体人纷纷感叹,今年是他们最轻松的一次。往年每天需要走留个六七个小时的路程,今年只需要走四个多小时。禅修的成分被放大,意味着今年分配给行走的时间并不如之前那么多。但陈坤显然很满意自己的设计,他解释今年行走难度减小,加入禅修部分不是背离初衷。

    “我真的很希望大家在行走后能带回去的,不仅仅是这七天的美景,行走之后因为疲劳很好的睡眠,而是真的可以有所沉淀收获,能够有些心灵的感悟,”

  项目进行到第六年,改变规则的勇气来自于陈坤自己的改变。“我从以前经常发脾气,现在觉得一天比一天好,我现在很开心做自己。这就是行走力量带给我的,我也希望能把我们想去拥抱这个世界的勇气去回馈给更多的人。”陈坤在直播镜头前阐述行走力量的意义。

  他的改变似乎有目共睹,柔和了许多。行走第四天,山里雨势来的迅猛,行进的队伍不得不暂停穿雨衣躲雨。有个摄像记者没有雨衣,陈坤看到了忍不住着急:“没带防雨罩,你竟然没带防雨罩?你是不是xx媒体的?音量大到部分人侧目。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很快他调整了语气,只是严肃的说了一句,“下次不能这样了啊……”语气竟柔和了不少。

  而第一年行走,因为大学生志愿者们在行走过程中没有遵照“禁语”的要求,陈坤气的砸断了一根登山杖,甚至在饭桌上,他因此和大学生志愿者发生了言辞激烈的争执,两者之间磕磕绊绊的对立与和解贯穿了第一次行走。

  “他现在变得不那么在乎结果了”,跟了四年行走的摄影师孙辉说道。在他看来,早几年的陈坤会很在乎行走能否给志愿者们带来影响和改变,但这几年的他似乎不会了。陈坤自己也在行走中和分享中多次强调:

    “我们只是在回馈,只是在给予一种方式,埋下一颗种子,你们得到了什么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同行的媒体人华仔对陈坤脱了鞋子光脚淌在水里和向导们一起扶着志愿者们过独木桥这件事印象深刻,“我当时去摸过河水,确实很凉很刺骨。”他说。陈坤解释这是因为他很享受照顾人的感觉。他能清楚记住每天是谁走在最后面,然后鼓励她“你越走越好了。”在行程最艰难的那天,他在垭口等到最后一个掉队的人跟上队伍。

  行走中途,大部队在雅拉雪山下的圣湖边扎营休息了一天。在当天禅修课后的分享环节,有位来自上海的记者分享了他和父亲的对峙,并最终在父亲临终前达成和解的故事。屈膝环抱坐着听着分享的陈坤哭了,事后他找到这位记者,他说这个故事令他想起了他的姥姥。

  陈坤小的时候父母离异,他由姥姥带到了十多岁才回到母亲身边,母亲一个人拉拔了三兄弟长大。而至于他的父亲,他曾在书中写过,直到最近几年关系才有所缓和。

  当一个明星卸下身上的光环,跟所有人一样屈从于恶劣的条件,八天不洗澡不洗头,灰头土脸的一起走在海拔4000多米的山上。甚至他就坐在身边倾听你说话,坐在篝火边跟你分享他的故事,这对大多数的志愿者都留有了很深的印象。志愿者小J说:

    “我觉得他人真的很好,每天早上问早安,把我们当自己人,看不到任何的明星包袱,很好相处也不做作。”


“狂人”陈坤

  平易近人、放松、温和、这大概是大多数志愿者眼中的陈坤。但在另一个维度,他却以难搞和洁癖出名,据说他曾经因为一个logo的设计毙掉了上百个创意,最后选了最初的那稿设计。据说他即使在外拍戏,对行走的项目事无巨细都要过问。据说他无论多晚,只要他有了什么想法,他就会立刻马上发微信给同事。

  就在这次拓展的前一天晚上,他还拉着团队一直开会到深夜。否定了拓展教练提出的若干关于拓展游戏,直到教练告诉他一个关于“十二块石头”的项目,他眼前一亮,就是这个!然后,他看到教练团队如释重负的击掌喊yeah,”我真的有这么可怕么?”他在说起这个故事时,半开玩笑式的问到。

  因为自己而对旁人造成的巨大压力,陈坤是知道的,因为他也不止一次的说过,自己的脾气暴躁,自己修的很差。

  在C4营地的时候,陈坤和熊猫曾爆发了一次争吵,因为想在晚上的篝火晚会上给行走期间过生日的志愿者们集体庆生,熊猫用鸡蛋做了一个“蛋糕”。之后两人发生了一些口角,熊猫一怒之下把“蛋糕”摔了就走。尽管事后熊猫承认当时是因为自己脾气急,事后陈坤也找了他聊天。但两人的争吵还是吓到了不少人。

  群访环节,前一刻,陈坤还在娓娓叙述他关于行走的想法。下一刻,有记者问他“走完这六年,有没有什么改变”,陈坤突然发难,“你这个问题非常的normal,什么东西是真正能够用语言表达清楚的?我希望有一次高质量的采访,我把你们当兄弟姊妹,你们也在走,所以能不能稍微不问这么客套的问题。”如此直接的怼记者,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有媒体形容他是“屌真”,他对这个有点嚣张却又是褒义的形容词欣然接受,并在群访的时候主动的分享。“看上去屌屌的又很认真。”他喜欢这个词。

  音乐人小河是这次行走中唯一一位艺人嘉宾,小河和陈坤的结识是因为之前举行过的狂禅live,一个由陈坤的公司东申童话发起的现场音乐项目。陈坤给小河的初次印象就足够深刻,当一群音乐人在台上即兴表演,陈坤坐在台下,混在普通观众中,后来唱嗨了,他在那大喊大叫,所有人的声音都没有他大。“他跟我们坐一起玩一块都嘻嘻哈哈的,他真的是一个很真实的人。很多明星他会很在乎自己的说话啊外表啊要漂漂亮亮的,但他完全没有,他是内心有力量的,否则他不敢这样。”小河说。

  跟陈坤工作多时的熊猫也对这样的陈坤很是熟悉:“我们有时候开会开着开心了,就给我们唱歌。他会这样,他很率真,随性,想到这个事儿就立马跟你表达,哪怕这个事儿说完他觉得还蛮傻的,他也会跟大家交流。”

  在这次的行走过程中,参与行走的志愿者、藏民向导、随行媒体,在小河的指导下,在雅拉雪山之下开了一场叫“回响”的音乐会。在音乐会上,陈坤时不时对着直播镜头,手舞足蹈,并努力带动着害羞的藏民们克服羞涩参与进来。

  陈坤的难以捉摸,不仅在于他突然而来的自我,还在于他会突然间“口出狂言”。在第一次禅修课分享会上,有人提到,来山里行走,刚好让自己躲过王宝强[微博]的离婚事件带来工作。轮到陈坤总结,他突然爆发:“我们既然都已经到这里来了,这么一个干净的地方,王宝强跟谁离婚,跟谁在一起,跟你们他妈的有什么关系?”

  在另一次禅修课结束,陈坤突然扯着自己的脸皮开始自我剖白,“我不就靠着这样的一张脸,大家要珍惜在山里的这段时间,等到回到外面,你们继续当傻逼的自己,我继续做我傻逼演员。”

  很少会有人直白的当着几十个人的面来戳穿自己,激烈的措辞还是令不少人面面相觑,但志愿者小A却力挺他,“我觉得他说的挺对的,我们每个人都是傻逼,是不愿意承认吧。他能做到,只是因为他的境界不一样。”

  但每次在他撂下狠话之后,他的态度又会很诚恳,他又软和地承认自己的脾气很差:“其实我还不如你们,只是我一张嘴巴会说的,我骨子里是一个非常嫉恶如仇的人,我是修的最差的人,我对喜欢和不喜欢特别明确,但起码这是我最真实的态度,我现在尽量已经看到每个人的好,我不是一个优质的人,你们不需要认为我是一个演员,组织了这个活动就觉得我好,很感谢我,不需要,你们只需要看到自己,我比你们糟糕多了。”

  这大概就是陈坤的“狡猾”所在,他自己也很清楚,“假设我欺负了你们,完了我还做出傲慢的样子你们当然不接受。你架不住我还老实,就是很真实的‘对不起啊,我确实欺负了你们。’”其实陈坤很明白自己。

  至于那个在群访时直接被他打断怼回去的问题的后续是,陈坤还是把场面圆了回去,他解释了刚才为什么会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是在排斥,我是在讲一个逻辑思维方式。行走对每一个人来讲都是完全密不可缺的。就像禅定一样,就像你的恋爱一样,你无法去跟别人分享。因为有些东西,有些感知的东西,如果我回答就成了宣传的效应,有的放矢,有数据的去跟你推广。”他还是没有回答这个normal的问题。


十二块石头与禅

  陈坤的脖子上一直戴着四串佛珠,其中一串坠着个玉佛像,陈坤说他一直都戴着这些佛珠,平时工作的时候会有衣服遮挡,所以外界并不知晓。每天早上六点在大部分人都还在睡梦中的时候,陈坤已经起床开始打坐,经常你打开帐篷门,就可以看到他独自站在天地间,朝向四个方向诵经。

  这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他曾在书中写道,他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打坐:

    “没有人教我,我天生就是会打坐的。”

  今年的行走,禅修部分被大大的增加,每天早晚一次禅修课,阿字活佛被陈坤请来给志愿者们讲课。令这趟行程充满神秘主义色彩。上师讲“九住心”,讲“缘来如此”,将轮回,讲因果。每个参与禅修课的成员都拿到了一朵塑料花,每次禅修课结束,都要进行一分钟的坐禅。开始前,要重重的吐三口气,寓意着吐掉“贪嗔痴”,然后凝视花朵不语。活佛说,等到哪天能做到这朵花真正做到无形,代表你心里的那朵花,那就成功了,你就真正能做到“心里开出朵花来。”点了这次行走的主题。

  除了行走中的禅,陈坤的公司还做了“狂禅”、“禅设计”等几个项目,都是和禅相关。尽管他在很多采访的场合曾表示自己特别讨厌被贴上标签,但“禅”似乎已经成了他的标签。每次禅修课陈坤都是最认真的一个,席地而坐在最前排,认真的记着笔记回答上师的问题。活佛不止一次的赞许:“他是个真正有智慧,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他比较没有明星架子,也不会有条条框框的人,行为上比较疯狂,比较疯疯癫癫。但内心是个非常定的。其实他很明确自己想要做什么,但他的行为可能是平常人有些接受不了。”跟他行走了多年的熊猫说道。

  在行走正式开始前,通常会有一次试走,以此来判断志愿者和媒体能否适应高原上的环境和高强度的体力消耗。今年的试走之前做了一个拓展,这也就是被他点赞的“十二块石头”。每位参与行走的人被要求在河滩上找12块符合要求大小的石头,并按照重要程度在十二块石头上写上人生的12个愿望或目标,背着这12块石头走完全程。山路崎岖难走,加上12块石头的重量确实沉重,不少人在行走的过程中选择丢掉了石头。陈坤背着12块石头走到了最后,但他却说他有了不一样的感悟:

    “十二块石头就是我们内心的欲望,那两三个小时的路程就像是我们的人生一样。当我们放进背包里的时候,我就发现,原来我的心里有这么多的欲望,如果让你人生只留下一块石头你会留什么呢?我终于知道了要留什么。你在旅途中放下的势头不是放弃,是放下,让你不要那么执着。不然你就变成了它的奴隶。”

他说他在石头上写了财富、创造力和好奇心,但他拒绝透露最后那块被他选中的石头上写着什么,“太矫情了,你们看着会觉着恶心的。”

  无论在什么时候陈坤的表现都足以称的上虔诚,在活佛讲完课后,有时候听课的志愿者会有疑问甚至反驳,他总是会在禅修课的最后分享自己的理解。这个时候的陈坤说话带有强烈的煽动性和感染力。他让大家“用心去感受,不要急着去否认。

    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做自己心灵国土的国王,主宰自己的内心。”有时候他会激动的向志愿者们呼哈:“我会成为我心灵国土的国王,我一定可以。我现在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往这个方向走,走不走的到,你们没有资格评论,只有我有资格有评论。我希望你们每个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我们骄傲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一次,我们属于我们自己(拍着胸口),我们他妈的不属于这个世界你们抨击给我的名号和标签,破了框架的是我自己。”

  他说“希望大家能好好的享受当下,因为这个moment永远不会再来。”他说“回到城市我会包上所有想扔掉的标签,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是最干净的。”甚至有一次,他主动地给大家唱一首《心经》,因为他在唱这首歌的时候内心是最纯粹的。

  在他唱歌的时候,有几个女生哭了,来自香港的志愿者小A被这一具有“神性”的时刻所打动,“我被他那瞬间的庄严和慈悲的感染力震撼到了。”她说。

  陈坤对心灵话题的笃信,经常令他陷入形而上的索求,他抱歉的跟记者坦诚,自己并不是一个很合格的采访对象,会让记者很难写稿。他太容易陷入自我的逻辑和迷思里,这令他的回答有些“神神叨叨”的。

  和他分在一个组的小J跟他的交流比较多,在她眼中的陈坤会和人说很多道理说他的经验之谈。他问过她:“你真的爱笑吗?你的笑是发自内心的吗?”“他是不是问的很直接,他真的就是认真在和你聊。”小J说。

  但这经常会令采访他的记者感到挫败,因为往往在长达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里,陈坤与其说是在回答问题,不如说是在陈述他的迷惑和思考。甚至你感觉,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令他陷入迷思,“凭什么我拥有了呢?就我为什么会成功呢?”“我因为什么而生呢?为什么是我呢?”

  他说他想做一个有智慧的人,但是四十岁的他还有很多烦恼。“经历完全不同但为什么要用一个等量代换就是四十岁就不惑了呢。我就是在对我的“凭什么我拥有了呢?就我为什么会成功呢?生命提出一些疑问而已。我才发现到了四十,我依然有很多更深刻的迷惑。我是从哪里来嘛,我都不知道我能活到几岁嘛。我怎么能不惑呢?”他说。

  “一回到世俗层面,我又回到我很惯性的演员身份回答的时候,我回答的非常有条理,非常有套路,装作非常的自然,表演出非常的从容,装作很多事情都明白。其实我还有很多的事情不明白,这个疑问是我最大的财富。”他说。“我还没找到答案和结果,还在过程里。你们愿意采访我就讲呗是不是,但其实我也时好时坏时雾时明。我们的生命是非常的荒诞的。非常的荒诞就是意味着他没有结果。”


别嘲笑我是个演员

  在行走开始前,有个志愿者在拓展时分享:“其实吧,当明星啊有钱人没什么意思,我不想要。”陈坤直接问她:“你当过明星吗你当过老板吗?妹妹是这样的,话谁都可以说,但你没当过你怎么知道你舍得,反正我舍不得,我当明星现在也没下名和利,只是我现在比年轻的时候,看的更轻了。”他解释为什么会这么问她。

  这是他站在一个明星的角度做出的回复,这是陈坤最广而告之的形象,他是早年偶像剧里的忧郁小生,是现在的性格演员。

  陈坤曾经在小说《鬼水瓶录》中写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明星和粉丝们合影,但在照片中却发现明星的位置是空的。他解释说这是在讽刺有些明星人在心却不在。这样直白的嘲讽,对于同样是演员的自己呢?“我不是时时刻刻都在,起码现在我跟你们在。”他说。

  在这里,我不希望你们当我是个演员,”陈坤多次强调。他在不同场合对于外界给予他诸多标签表达出了抗拒,忧郁小生、明星、演员……他说他想要打破标签,回到本真去谈谈最终极的需求。

“我希望我心里很柔软,有好奇心有创造力,因为这些品德我不具备,所以我渴望。你们不要嘲笑我是一个演员,以为大部分时间就在家里做面膜,不是这样的,我对我的生命有很多很多的疑问。”

  在采访中,他说他每年只有在行走的这几天可以抛却明星身份,不用思考由心而说,“我很快会回到城市里面,也会又变迷惑。”所以他希望在这段时间里,不要以明星的身份来探究他:

“我做的很多事情有可能大家会觉得蛮好奇的,但不用来探究我,应该探究大家共同的问题,大家可能会觉得我神叨叨的,但这就是我真心的话。”

  他会有意识的弱化自己的存在感,因为“强化自己的存在感,会给自己增添许多不必要的烦恼,会让我堕入很没有必要的痛苦。”

  “演员这个职业,真的是让所有人都羡慕的,莫名其妙的那么多人喜欢我们,我都不知道他喜欢的是电视上还是生活中我的人。演员多么美妙啊,在现实,我们很容易拥有财富拥有关注,就好像是天上飘着的七彩祥云。但演员有多么多的担心啊,担心自己不会被别人真正的尊重,担心别人只是把我们当成娱乐的工具,担心他们很快就会流失掉对我们的喜欢,转化到下一个人。”

  所以他会扯着自己的脸皮说自己是傻逼的演员、说自己没什么了不起。这些都是为了弱化他内心的傲慢和存在感。“因为我骨子里面太这样了,不平衡的时候我要用更惨烈的方式让我平衡下来。因为我不是特别有智慧的人,我就用这种笨的方式一点一点练习。以前我最害怕别人说我戏子,对于名跟利来讲我更希望得到的是尊重,但我根本不是特别的在意你们尊不尊重我,我在意的是我尊不尊重我自己。”

  而另一种方式是选择跟贪婪保持距离,他给自己定了个目标,等到卡里的钱少到一个标准线了之后就开始拍戏。而接下来他接了一部电视剧。“总的来说我很开心,因为我接受我现在的不是那么完美。”他说。

  尽管,陈坤很想在行走过程中剥离自己身上的明星、演员的标签,但在很多时刻,他又不得不面临被观看和被特殊对待的尴尬,但对于这种特殊,他显然有些抵触。“我做慈善但别把我看的很高尚,也许我也有沽名钓誉的成分,也许有也许没有,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想去宣传自己有多高尚。”

  回到那天,他突然兴致而至的发表完“傻逼言论”后,有几个志愿者女生笑着夸他好帅哦,“我骂自己傻逼的时候你们觉得很帅?”陈坤不解的问道。志愿者立马表示,这是一种可爱。“这不是可爱好吗?哎呀,不要喜欢我,一会把大家都吓到了”,陈坤的语气开始有些撒娇。

  “讲真话都这样啦”

  “你怎么知道我讲的是真的假的?”他说。

  整个大部队在雅拉雪山脚下的圣湖边上驻扎的那天,当天晚上湖边篝火升起,陈坤兴致很高的开始给大家唱歌,从《寻龙诀》的插曲唱到《我的家乡在日喀则》,“有没有tfboys的歌?我没听过他们的歌,有没有李宗盛的《山丘》?”然后和志愿者们嘻嘻哈哈的笑作一堆。

  第二天拔营即将离开雪山脚下,有志愿者纷纷要求和陈坤能以雪山为背景拍合影,他没有拒绝,志愿者们排在一列,陈坤成了一座固定的合影坐标,他的笑容恰到好处,专业且完美。

  他仍不可避免的成为团队中的焦点,山里行程的最后一天,每个小组表演节目并做了一次总结性分享,不少志愿者都在说行走给自己的改变。陈坤被要求做最后的点评,但他仍旧不按常理出牌,拒绝做出点评,“你们可能会认为我不像个项目经理一样说些客套话其乐融融。我最讨厌的一种方式是,做完一个节目,所有人都在鼓掌,啊陈坤做的真棒,我就想‘oh shit’,我最讨厌这种虚与委蛇的方式。”

  行程的最后一天是庆功宴上,晚宴上志愿者、记者们伤感地互相告别,志愿者们纷纷鼓起勇气去向陈坤敬酒拥抱合影和道别,人渐渐在陈坤的身边聚集。但这看上去很伤感的氛围又被陈坤戳破了,“我本身是个人,再是男人,然后再是明星,我不是很喜欢社交和喝酒,所以我不是很喜欢你们过来跟我喝酒,来谢谢我,这让我像个傻逼一样。”他被要求上台说几句。

  在庆功宴的最后,他开始拉着团队的人一起乱舞,背景音乐是一首前两年流行的edm歌曲。台下有记者、志愿者拿出手机影像,经纪人喊着“别录别录”,似乎无济于事。但最后陈坤一个个的把媒体、志愿者拉上舞台,让他们跟着节奏一起乱跳,“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上过舞台,每个人都是观察家,但等到你上了舞台就是被观察被放大,不管你是设计师还是企业家,每个人在某个时刻都是被观察的,”舞蹈结束,陈坤解释了为什么做的原因。

  “2016年的行走结束了,明天要各奔东西了,大家吃好喝好。”站在舞台中央的陈坤为今年的行走划下了句号,但最后的最后他又无厘头的加了一句,“新婚快乐”。


——————

——————————


  评论这张
 
阅读(91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