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育琨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初哥,我是菜鸟

网易考拉推荐

王育琨&李昇明:中国人的有效思维   

2017-08-27 06:53: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育琨李昇明:中国人的有效思维 - 王育琨 - 王育琨
 


思维有效 = 同理心 + 交给 + 绝活


跟13岁的女儿去看《战狼2》

女儿观影后说

美国人拍不出这样的影片

因为他们缺乏同理心和慈悲心

他们不会想到非洲那些人的遭遇

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中国人可以有这样的同理心

其实,电影艺术只是载体

重要的不是形式

重要的是同理心和慈悲心


女儿在提醒了我:

思维的有效性不在于思维形式

而在于一个人的同理心和慈悲心

那是一切的灵魂

那是一切创造的真源

有了同理心

还要把生命交给拿出绝活

去解决那些在苦痛线上挣扎的人

同理心 + 交给 + 绝活

思维有效性的重要刻度





思维的有效性

这是人类关注的焦点问题

没有颠覆不破的范式

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律条

但是我们需要记住

没有人会为我们的幸福买单

除非我们可以缓解他们的苦痛

可以给他们送去最渴望的喜乐


每个当下我们需要保持警醒:

佛陀如是说: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老子如是说:

“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量子力学的创始人薛定谔如是说:

“每个人的世界图像是,

而且总是他的心灵的构造物,

不能证明任何东西是客观存在的。”


——王育琨手记



本文为2017年8月22日【兔子的客厅】第2期部分精华内容


静静地听一首安静的曲子。

主讲嘉宾:王育琨&李昇明

对话主持人:幸福兔

活动主持人:幸福堂主孙浩然

现场图片:幸福影像】刘辉

文字整理及编辑:航航TimeTraveler

来源:幸福+


幸福兔:欢迎大家来到【兔子的客厅】第二期活动现场,这一次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我非常尊重的王育琨和李昇明两位老师。


在我的人生和创业中走到谷底的时候,我在网上无意中看到王育琨写到他对一些人物的感受,如稻盛和夫和任正非,他们都是王老师近距离接触、坐而论道的人,让我产生了与王育琨老师连接的念头,因为这两位恰巧也是我非常崇敬的管理大家。王老师还经常分享阳明文化和《道德经》的内容,所有的一切都让我对他更加崇敬。


非常有幸去年我邀请到王育琨老师到四惠幸福空间做客,当时他的一席话如同当头棒喝,帮我从人生的各种困惑、思维和认知的局限中跳出来。而通过王育琨老师,我又认识了《中国人的自觉:费孝通传》的作者李昇明老师,李老师对中国的现状和文化的思考让我由衷地感到钦佩。


做为文化学者和大师,王育琨与李昇明都能把非常接地气的传统文化与商业、生活方式结合起来予以表达,在我看来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行为和成就。未来我希望能邀请到更多像王育琨和李昇明老师这样的大家到【兔子的客厅】做分享。




一、什么是有效的思维?


李昇明:大家好,我是李昇明,幸福兔在2014年3月创立了幸福社,而我也是从2014年开始举办【文化客厅】沙龙,中信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我写的书,《中国人的自觉:费孝通传》。


非常高兴到【兔子的客厅】做分享。我为什么会写《中国人的自觉:费孝通传》呢?到现在我还经常反复问自己。早在2004年,一个偶然的机缘让我开始整理费孝通先生的资料,那时我还不太明确如何表达这样一个人物,他带给中国的意义是什么?他带给中国人什么东西?


打个比方,民国时期的大师们所处的环境让他们的思维和思想属于小诸子百家时期,不是大诸子百家时期,那时我们已经走到了幸福的边缘,而今天我们要走向幸福的另一端。我们被重重“雾霾”包围着,能不能冲出去,这需要特别大的勇气。费先生把一股气贯通到今天,推动着我们这代人向前冲,也许我们这代人有冲出来的可能,让我们可以重新拥有一个幸福的时空;也有可能我们冲不出来而被湮没掉。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因为我看到大家还在成长、行走、冲刺,但是大家在思维上已经形成了一些错误的思维,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看到的、表达的东西,我们说的话,我们写出的中国人爱看的内容,中国人自己做的产品如何好等等,但是中国人相信这些吗?我们在世界上获得的地位是经由我们的产品而获得的吗?实际上,中国人自己对自己的评价是不算数的。我们要拿出像样的产品来发声,这是我在过程中的一点思考。


就《中国人的自觉:费孝通传》一书,我曾与育琨老师交流过。从2004年到2014年,我用十年的时间准备这本书,当然,我写这本书的立意是通过它不仅与中国人交流,也能与外国人交流,这本书的法语版和英语版即将出版。


今天我们所读的管理类的书,有中国内地和台湾地区的人写的吗?实际上他们的书很少有人读。现在有很多人说,儒释道拿来就可以用,我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需要不断适应这个世界的变化,我们适应变化还来不及,哪能有什么东西去盖棺定论呢?我是写传记的,当这个人走了之后,后面再写有关他的东西可以盖棺定论,在人还活着的时候你无法这样做。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你用一个碗可以装水,但用筛子装水水会漏掉,你连水都装不了,如何能用到、喝到那口水呢?这也是我今天想与育琨老师探讨的第一个话题:我们到底有没有有效的思维,到底要向哪里去借思维,把水引过来让我们能喝到?


买一本《道德经》很容易,佛教的书都是赠送的,《论语》满大街都有,有些人在百家讲坛讲的东西可能还存在争议,表面上看,大家都可以接触到儒释道,这些是中华民族的共同财富,但不是拿来就能用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没有把这些理论在自身上检验过,如果能用一代人来验证,已经很了不起了。实际情况是,我们学习并把《道德经》、《论语》运用于检验的时间太短了。


日本的情况完全不同,大量的家族企业转型为今天的现代企业,他们的家庭经验与企业经验完全打通了。我们中国的情况则要复杂得多,它没有一条可以从过去延伸过来的脉络。



今天有些人形成的一些有效的思维,大多来源于看过的几本书,然后就以所谓“大家”的口气给别人指点江山,错!我们连思维的建立都没有完成。有些人直接拿儒释道去指导他人,我想问:你背后的学问是怎么来的?是你们的家族企业一路实践得来的?还是你本人创办了一个集团,并且在创办的过程中尝遍了苦头后得出的经验?没有。他们只是说《道德经》上讲就是要这么干,但是,没经过真刀真枪地实践不可能形成有效思维。


关于思维的建立有三个层次:第一层一定要有现场信息,第二层是现场+讲道理(讲清楚背后的真、理),第三层涉及到哲理、哲学、潜意识、自觉层面。试问一下今天的交流,我们到达了第三个层次了吗?没有。大多数人在第一和第二个层次来回绕,要不就拿着哲理直接指向现在的具体行为。

我们要追求怎样冲出去一股劲。当我看到王育琨老师写的《地头力》这本书,我感觉到土地的厚重,土地能够带来一种新的力量,而今天你生活在城市的楼宇里,你哪有什么土地的力量?不过,你的父辈曾经拥有过土地,他们仍然生活在那片土地上,过去他们是还能打通传统的人们,他们的生活方式、信条是从老祖宗那里连接而来,尽管时代变迁,但毕竟他们的爷爷、父亲告诉他们:我们可以这样生活。


费孝通所著《乡土中国》对中国的基层社会的主要特征进行了理论上的概述和分析,较为全面地展现了中国基层社会的面貌,在这本书中,有我们的民族、承诺和共同的文明,有延续了4600多年的一种力量,一种柔韧的劲头,中华民族因为这股力量冲到了今天。而我们今天会为了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动辄破口大骂,两夫妻打架,吵一架就不过了,他们不好好想怎么把日子过好,不想想老祖宗传承下来的4600多年的文化,但孩子多可怜?他需要的是一个“阴”、“阳”相合的家庭环境,一个完整的、温暖的家。



所以我开玩笑说,大家的思维还没有建立。世界上各个民族与文化都没落了,中国人凭什么从古存活至今?因为中华民族炎黄子孙有一股柔韧的劲,这股劲我们从父辈那里能看到。我没见过我的爷爷,但我爷爷传承了一句话:要吃长远一点的饭。如果你为了吃这顿饭,不管前也不顾后,那是不行的。长远的饭子子孙孙都能吃,举例来说,长远的饭肯定不是我今天去炒股票赚到钱过几天的日子就得了,也不是说看到一个不好的形式过来就投降。中国经历了这么多的灾难与波动,为什么中国人能够活下来?


回到有效的思维这个话题上来,我们需要一种有效的思维带着我们往前走,我们还要面临很多挑战,还没有达到幸福的彼岸。



王育琨:李老师刚才用不到20分钟的时间给我们传递了很丰富的内容,其中有一个最强大的思想——什么是有效思维。有效思维不是你说了多少理论和道理,而是你能从当下的一个现场、一个具体事儿开始思考。我确实有这么一个偏好,当谁跟我说概念、说经典的时候,我天然会生气、抗拒;当谁在说具体的事儿、一个故事,我就会感到它非常有味道。


接着李老师的话说,他说你要有一个现场感,把现场的事儿说明白,现场的事儿的背后的理和真,你也要说明白,看清楚,然后你还能上升到哲学、儒释道三家来贯通。他讲了思维的三个层次,那咱们就借用昇明老师的说法,把今天下午发生在现场的事件还原。一开始,绘美姐带我们喝茶,我喝了几十年的茶,今天喝茶的感受很不一样,让我真的感觉到好像有一种什么东西让全身发热,甚至有一刹那,我感觉到天目也在往外凸,所以,今天的静心茶让我确实回归到平常心,而在那个当下的平常心,更多的应该是一种宽容、包容、接纳所有的东西,掌声送给绘美姐。



继续探讨思维的有效性。第一,你不能离开现场和当下发生的事。第二,你要洞见当下发生的这件事后边儿的真和理儿。第三,你要从一种哲学、从潜意识来觉知那个东西是什么。那不是耶稣说,克里希纳穆提说,不是老子说,而是:你自己在这个当下觉知到了什么?



二、什么是文化的功能性?

 

王育琨:李老师对我说,我看了《地头力》这本书,感觉到这本书里有一个内核。几十年了,还没有人能看出这本书里的思维的层次,但是昇明老师看到了,掌声送给昇明老师。


李昇明:我想与大家分享一点费孝通老师的智慧,总共12个字:抓得住(现场的东西),理得清,写得出,看得懂。费先生不是象牙塔里的学者,门下的弟子去调研的时候,他就告诉他们这几点。为了写《江村经济:中国农民》这本书,费先生到农村与农民同吃同住。他才28岁的时候,《江村经济》这本书就已成为西方的教科书。



费先生抓到了现场的历史信息,他在开弦弓村住了不到三个月,写出来的东西比一辈子生活在那里的农民还要清楚明白,就是说,一辈子生活在那儿的村长对于他的生活和各个方面的理解也不及费先生在《江村经济》这本书中展现出的那么丰满的乡村文明体系,这就是“抓得住、理得清、写得出、看得懂”,这本书的背后有学理。


费先生的老师马林诺夫斯基是西方人类学文化功能学派的开山鼻祖,一位波兰后裔,他是20世纪世界级别的10个文化大师之一。马林诺夫斯基通过经典的介绍,让大家看到不同的民族如何思考、如何生活,他认为,如果世界上的文化没有功能性的作用,文化是不存在的。马林诺夫斯基在英国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全世界的社会科学中心任教,他一步一步把费先生带出来,他的学说能在现场上升到理论上。而王育琨老师的《地头力》从现象开始叙述,所以我给他竖了大拇指,他已经走上这条道路,“抓得住、理得清、写得出、看得懂”。



王育琨:确实,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我的褒奖达到昇明老师的高度。昇明老师对我说,他觉得中国企业家无书可看,他们一开始读西方的经营管理理论,后来感觉西方的经营管理离我们的现实太远,后来,我们中国的企业家也看一些大师的书,也有一些来自日本的经营思路的书。所以,当昇明老师对我说:从你开始,我们就可以看中国人自己写的书了。我感觉昇明老师给予了我最高的褒奖。


昇明老师提到马林诺夫斯基,我特别有感觉。他说马林诺夫斯基说:我们每一个思维,每一个观念,都要在功能性中落地,并呈现它的功能性,如果没有,就是骗子,包括那些讲国学、讲西方管理,甚至包括那些讲华为的。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所讲的文化或理论没有突出功能性,这个东西就只是一个说法,一个理论,一个概念,在天上飘着,他随便拽下来就砸你。如果碰到像兔姐这样虔诚的人,被砸住了,他会说唉呀咱们了不起,实际上他什么东西都没有,而你却给他一砸一个准儿。包括有些人的演讲,完全缺乏功能性的支撑。



昇明老师提出了一个非常强大的概念:功能性,我真感觉这个概念、理念、逻辑特别伟大。当我们输出的文化、概念、理论不具备功能性的时候,我们要提醒自己:你是不是在忽悠人?你是不是骗人?你若不是骗子,你是靠这吃饭吗?你干嘛来了?


李昇明:谢谢育琨,我在抛砖,你引了玉。关于西方教育到中国以及我对中国的学说体系的个人感悟,是与大家的一个交流,不能成为定论。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意,中国人的文化是“道德说”,“道”是隐藏的,“德”是显露的,是一种匹配关系。“德”是讲理层面、平衡层面,在“德”以下还有一个生活层面,即“利己”、“利他”,需要有一个人讲“理”,这个“理”就是孔子。


但是,孔子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他背后还有一个老子,老子讲“道”,其实老子的学说本身就是“道”。只不过,孔子专门讲“德”,但他讲的“德”背后也隐含“道”。通常孔子在跟学生对话的时候,你说一个说法,他说一个说法,这些都是从现场来的信息表达出来的倾向。



比如,孔子有一天与几个弟子讨论这个话题:怎么样才能幸福?那个时候孔子的弟子很多,有一个喜欢射箭的弟子说:如果我箭箭都打中靶心我就幸福了;另一个做生意的弟子说:发大财我就幸福了。突然有一个弟子站起来说:每天都能唱着歌回家,我就幸福了。孔子最后说:你的说法最接近我的意思,幸福应该就是每天唱着歌回家。在我看来,孔子与弟子们的这个话题的思维理论是不是正好体现出有效思维的三个层次?孔子要把“德”讲到位,但他的弟子们都在讨论各种各样的现场信息的感受,背后还有的老子的“道”,所以我理解中国人的文化是“道德说”。


王育琨:我来挑战一下李老师,你首先讲了中国人的文化是“道德说”。“道德说”是一个场,它还需要一个出口,需要一个有效的输出。然后呢?然后你给我们举了一个孔子的例子,再然后你就说了一种跟幸福社特别契合的生活观念——我们走在路上都唱着歌,这就是幸福。真是这样吗?真是这样吗?孔子所说的,究竟吗?李老师转述的,究竟吗?


上天赋予每个人不一样的天赋、天性、天命、潜能、潜质,如果你来到人世,这一生都无视你的天赋、天性、潜质、潜能,不去发挥它们,那你就辜负了你的生命,这很可惜!马斯洛需求层次的理论氛围六层次: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和归属感、尊重、自我实现、自我超越。


我把马斯洛六层次理论做了分解,构成人生三层楼理论。第一个层次生存,对应的是生理需求与安全需求;第二个层次是生活,对应的是爱和归属感,尊重,自我实现。第三个层次是生命,也叫灵性成长或自我超越。所以,从生存、生活到生命,你到底处在在哪个维度?不维次的生命,有不同的诉求,需要不同的激励方式。



昇明老师刚才举的例子,孔子与他的弟子说话,唱着歌回家就是幸福,我感觉这个幸福层级是一个比较低的层次,如果我们陶醉、满足于这个层次,如果幸福社陶醉、满足于这个层次,那就毁了。所以,今天借着李老师的话题,我真想带一个信息来。我们要思考:什么是幸福社,什么是幸福?任正非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你幸福,谁买单?你的用户绝对不会为你的幸福买单”!



所以,任正非又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深度的思维,一个维度,而这个维度我感觉符合昇明老师谈及的马林洛夫斯基大师提出的功能性的观念: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独一无二的创造是什么?我给他人、给更大的共同体、给社会、给世界到底创造了什么?如果这个东西没搞清楚、搞明白,就别被一些高调的、从天上飘来的经典、语录拐带到沟里边儿。



三、关于两个层面的共同体的对话


李昇明:对于共同体的文化解释有很多种,在此我说说自己的解释。共同体的概念分两个层次,一个层次是指生态链,一个层次是心理层面。在生态链里面,共同体是指共同存在,好比任正非创立的华为,有上游、项目、下游,共同形成一个链条,共同存在。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处在一个生态链里,这只是一种共同存在,也叫做命运共同体,但这种不属于高级的命运共同体。


王育琨:我们一直活在大自然的恩典中,可惜我们不自知;我们一直归属于一个个更大的共同体,可惜我们也不会自觉链接。《道德经》54章反复强调一个概念:你真想活得非常低,你真想建立一个世世代代传承的事业,那么你只有一个办法,你要找到自己的天赋、天性。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命教育只有这个指向,当一个人能把自己的天赋、天性、潜能爆发出来,那是何等的真!你要修你自己这个“真”,要把天赋、天性、潜能、潜质都爆发出来。



同时,它在说“真”的时候,我认为它说到了共同体的不同的层次:你后天具有七情六欲的小“我”,和先天的那个大“我”,是第一个共同体。第二个共同体是你血缘的家庭、家族,或者非血缘的公司、组织等等。你要修之以家,要对家族里的每个人都有贡献,你要成为家族的一个支点。这样你就会与他们真正连接在一起,这样会形成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这是家族共同体,比个人的共同体更进一步,这时候你的德可称为“余”。


这还不够,你要往前走,连接这片土地、你所在的区域,因为这片土地养育了你,你要报效这片土地,那么你的“德”才真正叫做“长”。


你还必须连接国家这个共同体,你要修,为国家做贡献,与它同喜大悲,共呼吸。在这样的过程中,你的“德”才会真正地丰满、丰富起来。


但是,这样还不够,你还必须与天地、宇宙万物连接成一体,当你与天地、宇宙万物连接在一起的时候,你叫“和光同尘”,你真叫那个苦啊,你会渗透在每一个事物中。你的德,这时候才算“普”。


各种各样的共同体是载体,最重要的还是一个人的同理心和慈悲心,一个人的宽容、包容、慈悲、和光同尘、平常心,这些是一个人成为不断扩展的共同体支撑最为重要的砝码。




四、关于中国家族以及文化传承的对话


李昇明:中国要生产优质的产品,首先要生产优质的人才,而人才是从家庭、家族中培育出来的。一个人在出生以前寄养在母体中,由母体供给他丰富的营养,他才变成一个生命。但人从母体出来之后,他要成为一个人,就需要家庭做为摇篮,一个主要的供养环境,为他提供养份、生命力,引导他成长的方向,训练他成为一个优质的人才。


费先生的父母育有四男一女,他们的教育成就以费先生为龙头,费先生年龄最小,却成为了中国社会学界的泰斗、开山鼻祖。费先生的二哥是中国法律界的前辈,曾留学德国,回国后曾任东吴大学法学院的院长;费先生的姐姐是中国丝绸业复兴的最早的引路人,东渡日本学习新的桑蚕种子培育、缠丝工艺的机械化,复兴了中国的丝绸业;费家老四是一个桥梁专家。一个民国的经济未达中产的家族就培养了这么优秀的五个人才。育琨老师说,他的母亲靠着“地头力”把六个子女送上大学,你看,民国时期已经有人走在你前面了。



那么,费家的“地头力”在哪儿?在江南小镇,小桥流水人家,他们靠着小船绕着弯弯曲曲的河道前行,靠着稻田、手工业、以及重视科考的传统。他们就要解决一个问题:中国与西方有文化冲突也好,合作融合也好,必然发生这场对话,必然要培养一批新的人才出来,负起民族转型的使命。这个转型必然伴随着很大的痛苦,会引发社会疼痛,所以,费先生选择学习社会学而非去当医生治病救人,让一代、两代、三代人在转型中减小社会疼痛。


费先生家庭的教育制度值得我们深度思考。费先生完全明白一个道理,人为什么要生小孩?因为生小孩就是为当下的社会制度培育它需要的人才。当我们处于纯农耕文明的时候,他为农耕文明下的制度去造人;当我们要走入工业文明的时候,或者说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型的时候,他要去培育转型的人才。费先生的父亲母亲有这样先知先觉吗?小两口很早就能明白民族大义吗?不会。但是他们很幸运,费先生的外公、清末学人杨敦颐先懂得这些,他曾编写上海商务出版社出版《辞源》,也领悟到中国与西方需要对话,所以他的几个儿子也就是费先生的舅舅们都曾留洋,先起飞了,因为以上种种前因,费先生的父亲与母亲自然领悟到,他们的使命就是继续培养优秀的人才。



实际上,费先生的家境很一般,连中产都算不上,五个孩子没办法都上私立大学,但基本上他们五人都进了大学学习。费先生的母亲在他18岁的时候去世了,临终的时候留下遗言:我对我的孩子都充满了爱,我唯独不放心的是小儿子。费先生的母亲传承了自己父亲的经验,什么都向父亲学习,一路追、一路赶,累到病倒,长期卧床。她在家里把孩子召集在一起,列出家庭收支表,从文化功能性上来说,在他们家,教育的投入优先于其他任何花销,这是一条指导原则,所以教育的费用高于其他费用,比如食物。费先生的家庭教育出材率太高了,今天有几个家庭能达到这样的情况?




王育琨:每一代人有每一代的故事,昇明老师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家族。2013年,我与任正非对话交流的过程中谈到过这个问题。我说我在研究家族企业、家族文化,他说中国有家族吗?中国没有家族。从历史上,我们一代一代推翻王朝、灭掉家族,一代一代富起来就均贫富。他甚至比较苍凉地说,新生代又有几人知道什么是姑姑、什么是叔叔的含义?因为我们都是独生子,所以就不懂这些称谓的含义。接着老先生就跳出来了,他说中国文化实际上是靠非血缘的家族或组织传承的。


刚才昇明老师的话提醒了我,其实中国文化有两条文脉与传承。一条文化的传承是我们的理论、经典,另外,从中国人的生活上,世世代代中国人的生活的传承从来没有停止过。昇明老师说的费孝通的家庭环境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父母亲、爷爷奶奶的传承,也是我的家族的传承。我们从小没东西吃,吃不饱,但就知道要上学,对此老娘说:我头拱地,也要你跟我们活得不一样;头拱地,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是人不要管,用管不是人。



我感觉中国人的生命的传承恰好与昇明老师提到的马林诺夫斯基的理念、王阳明的知行合一以及老子的《道德经》经典第一章概括的核心思想是一致的。老子说,你真想知道大道是什么?知道那生育万物、生育天地的大道?那你只有到至隐至微处的绝活,在它特殊功能、功效性中你才能发现“道”,它们两个是一体的。用道德用的原话就是,“恒无,欲以观其妙”。“恒无”指空的,空无所空,你会看到“道”的奇妙的作用;“恒有,欲以观其檄”,观到至阴至微处的不同的创造,不同的觉悟,就在至阴至微处的交点,这两个是同出而异名。那么老子在说什么呢?你什么事你都不可以离开真实的功能的有效性。所以,你会发现它们是一体的。


我的老娘说,“是人不用管,用管不是人”,“哪有那么多顺心的事,自己把事划拉过来头拱地做好就是了”,“头拱地拿出绝活”,“车到山前必有路,出去才看到出路”等等这些话并不是我老娘的创造,而是她听到了口头禅再加上了一两句自己的话,而这正是这片土地上中国人生生不息的密码,我们一直在传承。所以我同意任正非说的,我们对土地要有敬畏。


李昇明:人的一生就像一颗种子。经过大自然淘汰后,留下来的都是优秀的种子,它肩负着使命:传承。而人类中有一批优秀的种子,肩负着传承优秀文化的使命。人活于世,当积累了对世界的认知后,每个人在50岁之前都应该聚集自己全力的力量、愿力拼一把,你没有拼过,没有让生命绽放,没哭过、笑过、成长过,你以一种原始的状态生活着……不完全燃烧生命,等于你浪费了上天赋予你的天赋、天生、潜能、潜质。



思维有效性的一幅全息图



任正非给出的华为30年成就全息图


王育琨:现在时间不多了。前边都是李昇明老师提出问题。现在我要提出一个问题,这里有一幅思维有效性的全息图。我想请幸福社的每个人来回答,也请李老师点评。任正非说,他看到这双芭蕾脚,就想流泪,感觉这不就是在说我们华为人吗?!华为30年就靠这双烂脚走到了今天,还要靠这双烂脚走向未来。我看这双烂脚,也是今天讨论的主题——有效思维的全息图。从这幅图中,您又看到了什么?每个人都试着回答!



在场朋友们的回应


“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所有的成功都要经历痛苦、坚忍不拔,世上从来没有不困难的事。”


“美与丑,真实的力量。”


“一个艺术界顶级舞蹈家在追求极致的过程中乐在其中的精神,她在发挥她的天赋、天性,在绽放的时候,那是巨大的喜悦。”


“真实,这就是我们的人生。这是幸福社不能避开的真实,苦乐、美丑都在一起。”


“这片土地养育了我,我必须活出天赋、天性来回报它。”


“我到底拿出了什么绝活,我创造了什么?我到底有没有辜负老天爷赋予我的天赋?”

“极致。凡事到了极致的程度,美与丑浑然一体。”







王育琨老师的部分解读精华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为自己的幸福而活,但是,如果你只为自己的幸福活着,你哪里也去不了;我们必须归属于幸福社,一个超过家庭的共同体;我们必须归属于超过幸福社的北京市,归属于中国,归属于地球,我们有一个不断扩展的共同体。什么时候确认你归属于这个共同体,在于你到底有没有真正为这个共同体做出真正的贡献。在这个共同体中,你有没有利他的绝活儿?”


“这张照片呈现了利他,‘地头力’,当下……我刚刚跟90后、95后就从这幅照片互动。他们从中读出了更加丰富的信息,甚至读出了修生命的真,读出了在于每一个当下的觉醒和洞见。他们说:


芭蕾脚说出奋斗者修成的次第:


1、找到支撑点,找到立足点

      在事上磨,脚踏实地

2、个体的残缺支撑整体的完美

      个体找到在共同体中的意义

3、极度的清静,心静天地归

         真常应物,真常得性

         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4、领袖是一个居下清静而大写的人:

      无形,空无所空,如如不动

      有形,妙有妙用,刻刻不停


“我想起2013年任正非给我看这幅照片的情景。当时他说:你为什么老说我的昨天?我昨天吃了一顿饭,老挂在嘴上,这么重的包袱,累不累?今天、未来还有更大的挑战呢。老先生在每一个当下,勇猛精进。这位芭蕾舞者已获得了顶级的成就,要什么有什么,可以过上‘走路唱歌‘的幸福生活,但是她在这样的成功之下,依然要撕碎自己的双脚,要把昨天的成就扔掉。”



“这位芭蕾舞者,是一个普通而伟大的生命,这幅照片呈现了生命的律动,她在生命的每一个当下勇猛精进。对于摄影师史宏伟来说,别的力量感染不了他,只有这一种力量能感染他,所以他眼中有泪,而做为摄影师,不在于被拍摄对象的POSE有多么美,而是要把一个人魂魄的东西呈现出来。”


“每一个当下,都要撕裂自己的肉体,撕裂自己昨天的成型的思维,要进入一个新的角色,要有一个新的顿悟。每一个当下,撕裂自己的灵魂,不停地迭代,不停地涅槃。这幅照片在说,一个高贵的生命在不停地迭代、不停地涅槃,不停地创造美,你有吗?


一个高贵的生命在不停地迭代、不停地涅槃,不停地创造美,你有吗?






五、结语 

 

《你的产品是什么?下一代的教育,你准备好了吗?》

 

李昇明

 

每一个人都生活在现场中,都在观察、思考,我们与不同的国家、民族相比,中国人、日本人、美国人都是不思考的民族,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思考的质量、思维的有效性才能推动我们走向幸福。我们在一个对话里必须建立框架,即包含哲学层次的、讲道理层次、现场的信息层次这三个层次。如果我写一本书,里面没有这个三个层次,那么这本书可以不写,因为它毫无价值如果我们的对话里没有这三个层次,我宁愿不对话;你没有把自己的思维变成一种力量而总是重复一些简单重复的东西,就无法穿透这个世界。

 

你必须形成思路。你有什么样的框架?出发点是什么?就像育琨老师说的那样,你借助了哪一种力量,你要把它推向哪里?你要创造什么?你要否定什么?这个思路里包括:今天我们不要跟中国人自己比较,我们要与世界比较,新的目标的是对的,别人已做到世界顶级,你就不要拿着2.0的东西还在那里沾沾自喜,因为2.0的东西没有生存空间。

 

我们想要制造一些优秀的产品,就要先把我们这一代人、下一代人制造成优秀的人。我们要有步骤,任何东西不能代表我们的地位,你的作品、产品才能代表你的定位,其余一切都是空谈。任正非不能带领华为创造好的产品,任正非也就只是一个普通人;任正非不能带领团队冲杀到世界上其他国家攻下一半的市场,华为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民营企业,所以,他的今天是一步步踏踏实实走出来的。

 

你的思路最终还要经过深度思考,落实到产品上。今天我们在这里分享的内容是否有价值?我们是否收获了一些感动?你们的感受代表了真相,让我感到今天的时光是有价值的。所以,我希望你们进行有效的思考:自己的作品是什么?下一代的教育,你准备好了吗?



《女儿说:大人都自闭!我们如何逃出自闭?》


王育琨


(一)


女儿10岁的时候,找到我说:“老爸,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我从3岁的时候就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


我一听,头皮有点炸,3岁的时候就有一个问题到现在想不明白,要问我,这一定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说:“女儿,你问吧。”

 

女儿说:“这是一个关于‘我’的问题。在3岁的时候,爸爸妈妈骂我,老师批评我,我很纠结、很不舒服、很不爽,但就在我最纠结、最不舒服、最不爽的时候,突然,有另外一个‘我’飞出来了,在看着这个纠结的‘我’在笑。老爸,我怎么有两个我?一个在纠结,一个在看着纠结的‘我’在笑。?”


美妙。怎么回应这个问题呢?我是这样回应的:

 

我说:“我终于搞明白了,闹了半天,平时爸爸妈妈惹你不高兴了,你就故意折腾出点事儿,让爸爸在那儿跳脚蹦高,在那儿骂人,当时你表面上看着打着哆嗦、很害怕的样子,闹了半天你在看着爸爸,在玩儿爸爸,是不是?”


女儿说:“就是就是!”她高兴坏了,我终于说到他心里去了。

 

我说出了真相,这是我认为幸福思维必须要具备的东西。我没有说她有两个“我”。 你有你那个七情六欲的“我”,同时你还要有一个大“我”,一个客观的“我”,一个能够连接到万物一体的“我”。


我在回应女儿的时候,把她放到了一个高度,这时女儿就给我发了一个大红包。




女儿说:“我告诉你吧,实际上,你们大人都自闭。”


我说:“啊?爸爸也自闭?我不是总喜欢听你说话吗?!”


女儿说:“你们听不见孩子的声音!”


摸摸自己的良心,我们真的听得见孩子的声音吗?

我说:“这个成立。”


女儿又说:“你们还听不见自然的声音。”


我说:“这个不对,爸爸最喜欢去西藏爬雪山,穿越戈壁、草原,穿越无人区,最喜欢在那儿听天籁,怎么会听不到自然的声音呢?”


女儿说:“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比如,乌鸦。一提乌鸦大人就感觉晦气,但老爸你知道吗?乌鸦一年吃掉多少虫子,保护多少树木?”

 

女儿在说一个天大的道理,我们这些所谓有知识、有才学、有地位的成年人,用一大堆的经验、逻辑、预设判断,一个事情发生,一大堆的判断就甩过去了。当你的判断一甩过去,这个事儿就死了。你已经给它判了死刑,你就开始关注其他的事儿,而这个当下还有很多的事情在发生,我们却不知道——我们常常处在这种状态。

 

女儿说我们听不到自然的声音,是在说我们成年人的惯性思维,听不到孩子的声音,听不到员工的声音,听不到同伴的声音,听不到自然的声音。

 

这两点是阻碍我们走向幸福思维的非常重要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不是理论,也不是教科书能教给我们的,而是与老天还未断连接的零零后的孩子教给我们的。我希望大家回家后找到真正的老师并向他们学习,别学那些经典,在他们身上,你会体会到生命的丰富,你会幸福。


谢谢!





《幸福连接万物》

 

幸福兔

 

每一次请王育琨老师出山,我就知道,他会给我带来一部分觉醒。


最开始创立幸福社的时候,用于宣传的照片配的文字是:幸福,你敢吗?照片的寓意是:你敢不敢穿过那扇破碎的、可能划伤你的玻璃门?就像芭蕾脚照片里的那只满是伤痕的脚一样,你来幸福社,是要面对人生的真相。那时我对幸福社的定义是:幸福社不是你来寻找幸福的地方,而是你挑战自我、来搞清楚“我是谁、我一生的使命是什么”的地方。


我想起王育琨老师第一次棒喝我的情景。他说:你不要讲上帝怎么说,克里希那穆提怎么说,不要被别要尊称为教练!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要创办幸福社,是因为我无惧,是因为我想告诉大家幸福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


幸福社第一年的Slogan是“让人人拥有幸福力”,个人要幸福,家庭关系要和谐,彼此讲爱的语言;第二年我们讲“重构幸福与商业的关系”,让企业成长,我们也做到了。到了第三年,幸福社的Slogan是“有幸福,有未来”,需要 “心里有光,带着爱工作”,像稻盛和夫那样做出极致产品的人加入,所以我们开始挑客户。


等到幸福社进入第四年的时候,我发现这样做也没什么意思,所以我把幸福社的Slogan升级为 “幸福连接万物”,今年330年会上,我曾说,当我提出这句口号的时候,我必须跨在上帝面前请求原谅,因为这个口号太大、太不谦卑了,你凭什么、拿什么连接万物?事实上,我们也必须连接万物。


当幸福社的Slogan升级为“幸福连接万物”的时候,我知道,做为一个平台,幸福社必须完全开放、连接,让更多比我有思想、有文化的人进来,成为共荣的共同体。



一个人与一种文化的伟大,是以它的开放性来衡量的。生命的提升与超越,只能通过不断交流才能产生,若是自己在房子里照镜子,永远不能超越。很多人以为,受外来的影响会失去自己的灵魂,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灵魂。相反,只有更丰富自己的灵魂才有意义。比如,你与一位西方或东方的圣者谈话,怎么会失去你的灵魂呢?相反他的光照只能发扬你生命中最好的一面。如果你身上有点光的话,也只会发扬他身上最优良的一部分。


感谢两位老师精彩纷呈的分享,感谢所有到场的朋友们,谢谢!




(The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7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